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若是常人有机会进无极观修炼,别说是以侍从的身份,就算以家奴的身份肯定也愿意,但含笑不同,他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曾经自己的侍从变成主子,这么大的心理落差,很难接受。

“公子,不是你想到那样……”含香开口解释。

“好了。”含笑开口打断道:“你若有心,在梅兰竹菊里挑两个人随你前去吧!我又不能修炼,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这宝贵的名额。”

虽然对修道界不是特别了解,但也知道这种侍从的名额肯定很抢手。只因凡俗想要踏入修道门派简直难如登天,如今含香这里有捷径可走的消息如果流露出去,很多凡俗界大家族的子弟都会不惜代价的争抢,含笑怎么也要为自己身边的人争取下。

“公子……”含香刚要开口,便见天空中,陡然划过一道如流星般的神虹,由远及近,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出现在眼前,“原来你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混蛋小子啊!”

来人是一个不修边幅的老道,穿着衣衫褴褛的道袍,下巴上的胡子和头上的灰发,如枯草般杂乱横陈,宛似脑袋上顶个鸡窝。

含香看着邋遢老道大惊失色,赶紧放开含笑的手臂,不敢置信的捂着小嘴,道:“师傅,你怎么来了?”

“还我怎么来了。”邋遢老道冷哼一声,气呼呼的瞪眼道:“翅膀硬了是不是,竟然敢称老夫酒中下药,反了你了。”

“师傅。”含香眼神有些闪烁,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明显是有些心虚。

她本以为把师傅迷倒,在偷偷跑出来把含笑带回去,到时候就算邋遢老道发现也为时已晚,但哪知道出现含笑受伤这个意外,耽搁了不少时间,而今才被抓个正着。

见含香如此可怜模样,邋遢老道好似心中不忍,瞪了一眼,怒道:“小子,敢勾引老夫的徒弟,胆子够大的啊!。”

“师傅……”含香口中发出娇嗔,脸色红如苹果般娇艳。

“你闭嘴。”邋遢老道脸色一板。

“勾引?”老道的用词,让含笑感觉有些汗颜,明明就是含香回来探望自己,怎么反倒成勾引了呢!

邋遢老道挠着鸡窝般的头发,围着含笑转了两圈圈,仔细打量一番,口中发出啧啧两声,变得笑嘻嘻道:“凡俗之身长成这幅模样确实少见,也难怪小丫头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含香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师傅哪都好,就是说话有些不着边际,不怪被称为喜怒无常的邋遢老道。

“呃!”含笑傻眼,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心情,这老道的思维跳跃方式太快,连两世为人的自己都跟不上,只能暗自感叹,不愧是修道界的高人前辈啊!

“可惜只是肉-体-凡胎,不然跟这丫头结成道侣也是不错的选择。【文学楼】”邋遢老道自顾自说,转而伸手油腻发黑的手掌,向含笑额头探去,“让我看看你小子的资质如何?”

“呕!”

含笑有心想多,却发现身体受制,额头被老道的手一碰,他差点没吐出来,那手上的味道实在怪异,跟死猪肉一般难闻,让人闻之欲呕。

老道掌指间,游荡出一道光束,仿佛绳索般,急速缠绕含笑全身。

含香见老道为含笑检测根基,心里有些紧张,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师傅说话办事虽然有些不靠谱,但对其实力和见识还是很肯定的,此时由他出手,再次帮含笑检测一边根基再好不过。

半晌,邋遢老道才收回手掌,皱着眉头自语,“丹田坚如神铁,稳如磐石,牢牢不可撼动,根本没有修道根基,但怎么会有一丝道韵流转?奇怪,奇怪!”

身体再次恢复控制,含笑顾不得其他,赶紧撕开衣袖,用酒水浸湿来擦拭额头,身有洁癖的他,实在忍受不了额头上散发的怪味,和那种油腻的感觉。

含香见邋遢老道的样子,心里隐隐已经有了答案,估计检测的结果与之前两次无异,脸上不禁露出失望之色。

含笑擦拭一番,将袖布远远的扔在一边,他对老道的检查结果没什么期盼,曾经检查过两次,都说没有修道根基,此时再次检也肯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结果。

邋遢老道琢磨一会,突然前后不搭的问道:“小子,你的愿望是什么?”

“啊?”含笑再次怔住,他现在严重怀疑,这老道是不是那根神经搭错了,好好的问自己的愿望干什么?

“啊什么啊,问你话呢!”老道瞪着眼睛,看含笑的目光有些怪异,就好似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件不知年代的宝物一般,满脸探索求知的表情。

“修道。”含笑反应过来,成为修道者,可以说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愿望。

“修道?”邋遢老道嘴角扬起,笑的如枯槁的胡子乱颤,“我可以满足你这个愿望,不过需要你用东西来交换。”

“什么?”含笑大惊失色,听老道这话中的意思,他还可以修道?这怎么可能?

“师傅,你是说公子也可以修道?”含香瞪大双眼,有些不敢置信,明明没有修道根基,怎么可能修道呢?

邋遢老道下巴张扬,不置可否道:“当然。”

“可是公子不是没有修道根基吗?怎么可能修道呢?”

“谁说没有修道根基就不能修道了?”邋遢老道高深莫测的道:“大衍之数五十,其中四十有九,余一线为变数,这也就是所谓的天道留一线。”

“天道留一线?”含笑细细体味这句话的含义,疑惑道:“这岂不是说,任何人都可以修道?”

“孺子可教也。”邋遢老道点头,实话实说道:“不过凡俗没有根基,如无根浮萍,纵然踏入道途,成就亦不会太高。”

“你不是说天道留一线吗?难道无根浮萍就不可能有很高的成就?”含笑对邋遢老道前后矛盾的话,有些不解。

“呃!”邋遢老道一怔,也感觉自己说的话好像前后矛盾,讪讪道:“按道理说,天道也会给无根浮萍留一线机缘,只不过这么多年,我也没听说过有哪个凡胎在修道上有所成就,可能是我见识浅薄吧!”

“见识浅薄?”含笑知道,老道这么说,也只不过是自圆其说罢了。

“师傅,那据您所知,凡胎修道最高的上线在那里?”含香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邋遢老道回想一下,道:“说不好,有的终生止步开丹境,有运气好的也能达到窍境,在高就没听说过。”

“窍境?”含笑露出憧憬之色,这个境界对凡俗来说,已经是神仙般的人物了,玉虚洞天的华天飞,不就是这个境界吗!

此时此刻,含笑心中喜悦的无以复加,但并没有被这巨大的喜悦冲昏头脑,能让他这种没有根基的人踏入道途,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一介凡俗,有什么地方值得邋遢老道下心思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