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你把我弄湿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谭明骁独自徘徊在洞前,多年来,他一直在守护这个山洞,里面住着他心爱的女人,盛冰清。千年之前,谭明骁魔性失去控制,误将盛冰清杀死。他一直对此耿耿于怀,然后带着盛冰清离开青魔苑,来到魔世纪空间,他试图通过南坞镜的教授返阳魔法救醒盛冰清。

然而南坞镜告诉他,魔法不是巫术,不能让死人复生。谭明骁听后魔性再次发作,南坞镜制住他,并帮助他驱出邪魔意念,重新种植七彩意念。

谭明骁千年之身被南坞镜发现,南坞镜为了驱逐谭明骁蕴藏体内的邪念,特别针对谭明骁研发了一套意念魔法-----七彩意念。

谭明骁望着万象谷方向,他很想再去看看,一晃已经近百年没去过万象谷了。正在这时,一股幽暗的邪气从谭明骁头顶飘过,谭明骁即刻挥动金拐杖,幻化出灵鹤,飞身骑上,追赶着邪气而去。

邪气在万象谷的幽暗森域消失,谭明骁稳稳落下,灵鹤拍拍翅膀,变回原型。谭明骁伸手握在手里,拄着一步步向森域走去。

“你终于来了。”斯戈狄暔的声音在森域伸出低沉地传来。

谭明骁立住脚步,从怀中掏出一把“读心粉”撒于空中,顿时一个黑色心脏器官悬浮于空中。

“看吧,这就是你的心,暗黑腐朽,万恶之渊的幽暗之地。我能洞悉你的一切想法,并能阻止,你还是趁早躲回你的暗黑森域吧。”谭明骁看着渐渐逼近的一团黑墨流烟,他只知道那就是斯戈狄暔的影罩,斯戈狄暔就躲在那里面。

斯戈狄暔嗖地现身谭明骁跟前:“上次魔世纪元大门前的大战还未有输赢,这次,我不会再让你活着离开万象谷。”

谭明骁:“我既然敢来,就不惧怕你的《蔽日谱》,只要你敢使出蔽日谱,我就让你万象谷永远消失于魔世纪空间。”

斯戈狄暔:“你能看穿我的内心,你知道我是不会使用蔽日谱的,它是用来对付宇宙森域的,对付你,就用我的暗黑饮血人偶足够。”

谭明骁将金拐杖在读心粉显示的黑色心脏上用力戳了一下。黑色心脏瞬间消失,斯戈狄暔忽感一阵剧痛,嘴唇念念蠕动,暗黑饮血人偶吱吱作响,一只巨型黑色异兽凭空而下,直扑谭明骁。谭明骁借助金拐杖为支点,飘身而起,一声轻喝,将迎面而来的异兽踢出数丈,跌入森域中。

斯戈狄暔怒眼圆睁,一挥人偶,顿时四周千万巨型蛉兽朝着谭明骁围堵过来。谭明骁淡淡一笑,金拐杖一挥,原地画出一个圆形透明七彩气罩,折射处七彩光束,所有巨型蛉兽应声而倒,化成树叶,纷纷落在地上。

“七彩意念?”斯戈狄暔一惊。

谭明骁化去七彩气罩,看向斯戈狄暔:“上次因为有风谷苏教授在,让你逃过一劫,这次,我要用七彩意念封印你的魔法,让你永久做回你的千年乌鸦。”

斯戈狄暔哈哈一笑:“你以为七彩意念就能封印我?笑话,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杀手锏法宝。”

说罢,斯戈狄暔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盒子,打开盒盖,一只黑色蟾蜍一跃而出,落在斯戈狄暔手上。

“黑裂蟾?”谭明骁顿时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斯戈狄暔竟然拥有这种稀罕的万年一遇的天然灵魔法器。

“没想到吧,洛矶魔禅师的唯一法器竟然在我手中,这可是万年一遇的圣器,你想问我如何得到的吧?如果你束手就擒,自己走进黑玄机炼狱度过余生,我就告诉你。”斯戈狄暔看着谭明骁吃惊的表情,很是得意。

谭明骁:“你的黑色心脏告诉我,你杀了洛矶魔禅师,盗走《蔽日谱》和黑裂蟾,我只是没想到,黑裂蟾居然还藏于世上,我以为那次魔世纪空间混战,魔灵王摧毁了它。你虽然有着空间第一魔法器,但也未必能赢我,邪不胜正。”

斯戈狄暔阴冷一笑:“那你就等着去炼狱吧。”

说完,将黑裂蟾抛于空中,瞬间,蟾身高速裂变,黑粒子铺天盖地,网结成一张粒子巨型追踪网,朝着谭明骁头顶罩下。谭明骁挥动金拐杖,一跃而起,平弹出数十丈,再次使用七彩气罩抵挡追踪而来的黑裂蟾。

黑裂蟾收紧缠缚于七彩气罩壁上,气罩裂开,发出一声巨响,谭明骁被弹出数丈,口吐鲜血。斯戈狄暔迅速飘到谭明骁跟前,看着嘴角鲜血流淌的谭明骁,冷冷一笑,一挥手,一条巨型黑口袋临空而下,罩住谭明骁,斯戈狄暔一声轻喝,一只硕大的飞象落在斯戈狄暔跟前,斯戈狄暔将口袋扔在飞象背上,轻身跃上飞象,驾着飞象腾空而去,渐渐隐入万象谷森域。

我忽然停下魔法意念种植和清除练习,她感觉到黑子侵入脑细胞,眼睛看到什么都是黑色,幽暗阴森。斯戈狄暔所说的魔咒转化,其实就是洗脑。首先给他们植入暗黑粒子,以魔法的形式悄无声息地控制他们大脑神经,这才是斯戈狄暔的真实意图。所以,我停了下来,并作出反抗。

我示意山虎他们也停下,引来吉克耽美的注意。吉克耽美迅速走过来,披在身上黑色袍子迎风舞动,像一股幽暗旋风,直逼我。

“你竟敢肆意违抗圣主的意念种植,看来你是不想活着回到地球了。”吉克耽美狠狠地一巴掌过去,山虎一闪身,挡在我跟前,接住吉克耽美扇过来的手。花蛇挥动手中法器,准备朝着吉克耽美头部击下,被山虎叫住。荆珞也迅速围拢过来。

吉克耽美迅速挣脱山虎紧握的手,从头顶拔出银梳子,默念咒语,瞬间千万只翎箭射向四人。我等人不懂魔法,面对密密麻麻而来的翎箭,四人抱作一团,花蛇惊声尖叫。

就在这万分危机时刻,一块巨型黑布掠过我等人头顶,卷走所有翎箭。黑布落下,化成一片荷叶。翎箭落地,变成千万根松针。

来人飘落在我等人跟前。身着黑色斗篷,背对我,面朝吉克耽美。

吉克耽美:“努比泽浩,你居然想背叛圣主?”

努比泽浩:“我没有背叛圣主,只是他们还不能死。圣主回来了,要见这四个人,把他们带回去。”

努比泽浩脱下斗篷,变成一只黑色大口袋,罩住我等四人,驾着异兽腾空飞翔。吉克耽美怒气未消,哼一声后,也变出一只巨大麻雀,跃上背,腾空追踪努比泽浩而去。

森域炼狱密室。

斯戈狄暔将谭明骁扔进幽暗水狱,把金拐杖扔进熔炉,千斤铁链锁上,吩咐属下精心看守,随后走出幽暗水狱。

斯戈狄暔快速走入一间石室,石室中烛火通明,这是他的练功房。他从墙壁上取下一个药瓶,倒出几粒蓝色颗粒服下。再将黑裂蟾取出来,浸泡墨汁一样石缸中,然后默念咒语,开始升级魔法。

少顷,斯戈狄暔练完功,走出石室,可以看出斯戈狄暔脸色更加黝黑。他径直走向外面的大厅。

大厅里,努比泽浩和吉克耽美分立于堂下,等待斯戈狄暔。

斯戈狄暔走出来,扫了一眼大厅:“他们练习得怎么样了?”

这句话分明是针对吉克耽美问的,吉克耽美立即回答:“回圣主,四人抵抗黑子种植,练习毫无效果。”

“是吗?那就启动另一套方案,催眠种植。”斯戈狄暔道。

努比泽浩上前一步:“圣主,催眠种植对以后的魔法更新有极大影响。”

斯戈狄暔:“我知道,不用你来教我做事。”

斯戈狄暔转身取下祭祀杯,倒满一杯血,淋在人偶身上,不一会,血渍全部消失。

“照我说的去做,然后把那姓盛的女人给我带来。”斯戈狄暔吩咐完,转身走入另一间屋子。

吉克耽美白了努比泽浩一眼,径直走出大厅。努比泽浩强制压住心中不快,将黑色斗篷盖住脸,疾步走出大厅。努比泽浩迅速赶往另一个大厅,那里是青羽乔的领地。

青羽乔正在梳妆打扮,努比泽浩在门外敲门。

“进来吧,我知道是你,你的脚步我太熟悉了。”青羽乔一边梳头,一边道。

努比泽浩轻身进屋,轻轻关上门,上好栓,来到青羽乔身边,在青羽乔耳边低语几句。青羽乔大惊失色:“真有这事?”

努比泽浩:“千真万确。”

青羽乔迅速穿好衣服,顾不上头发蓬乱,打开房门快速小跑出去,努比泽浩随身跟上。

斯戈狄暔卧室。我站在室中央,斯戈狄暔坐在一只大鹰背上,大鹰伏地,双眼不停眨着。斯戈狄暔看着我:“我并没有想要拦截你们的记忆,只是想统一化你们的思维,以便日后教授你们练习《蔽日谱》魔法。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我是好人,善良的好人,你们也是,你们将是改变地球多元化种族的圣主,所以你们必须接受黑子种植。”

我说:“我们地球人力求多元共存,不需要单一圣主独裁,我不喜欢黑色,也不喜欢幽暗阴森,我喜欢光明七彩,绚烂和平的世界。所以,就算死,我们也绝不接受你的种植。”

斯戈狄暔嗖地从大鹰背上跳下来,舞动手中的人偶:“别以为我喜欢你,就不会让你死,为了更新和主宰,我会不惜代价再寻找适合的地球人。”

我说:“那你就动手吧,我只求一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