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木麻衣快乐大本营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虽然情况紧急,但是事儿还是得按着规矩办,林青山带着一溜尘烟,叮叮叮叮的就往灵山上跑,结果刚冲进大门没几步,就被两位师兄拦了下来。

林青山的名头在灵山虽然还算不上人尽皆知,但也足够响亮了,起码今天当班的这两位师兄都认得她。

认得归认得,还是那句话,事儿得按着规矩办,所以林青山只得乖乖的跟着师兄们去填好了表格,按下了手印,确定了身份之后,才领了自己的牌子上山。

说起这个按手印,林青山还真是挺好奇的,在这个没有可以说是零科技的时代,他们到底是怎么甄别指纹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吐槽的时候,办正事要紧。

陈占东和林霆震其实还是有不少相似之处的,比如他们不笑的时候都很威严,为人都很护短,以及。。没事儿的时候就在屋子里缩着喝茶,哪儿也不去,所以有事儿的时候基本都不用担心找不到人。

回到久违的体宗(其实才不到一个月而已),林青山也没来得及跟师兄们打个招呼,风风火火的就从一群肌肉男中间穿了过去,只留下一句:“各位师兄,我现在有急事,回头有空了咱们再叙旧!”

林青山把一群师兄整的一脑门问号,但她自己也是一脑门问号。虽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师兄们吃完饭之后竟然都在加练,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精神。

陈老头这时候显然也是正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喝茶,这老头除了喝茶和喝酒之外,整个人生中似乎就没有别的事儿了。

听到那一串叮叮叮叮的声音,陈占东就知道是林青山回来了,血色獠牙的声音没有谁比他更熟悉了,所以当林青山敲响他的房门时,他已经把茶壶茶杯撤掉了,并且换了套装备,正在倒酒。。

不管林青山提前回来是因为什么,跑的那么急是不是有重要的事要说,总之一边喝酒一边说总是不耽误事的嘛。

林青山敲了第一下就知道陈占东没锁门,所以她敲了两下门之后就直接推门而入,刚进屋,就闻到一股只有在这糟老头这儿才能闻到的浓郁酒香,勾的她差点把正事儿都给忘了。

“师父!别喝酒啦!带我去找掌门!”

陈占东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死丫头恐怕是又跟那个什么护国仙人闹矛盾了,受了委屈回来搬救兵来了。

“你那事儿我跟掌门师叔提过了,很快就解决了,你急什么,来,喝酒。”

林青山一愣,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就解决了啊,啥事儿你给解决了啊?

“哎呀不是那事儿,是关于魔修的事儿,都城里出现魔修了!”

林青山也没工夫去想陈占东说的那事儿是什么事儿了,先否决了再说,虽然一副急得要死的模样,但她却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的伸手过去,把桌上的那杯酒拿了起来。

“什么!魔修!?”

陈占东猛然拍案而起,咣当一声,桌子都给拍烂了,把林青山吓得一口酒还没咽下去,就全都喷了出来。

只见陈占东一脸怒色,抓住林青山就要走,不过眼尖的林青山却注意到,他在拍烂桌子以后的瞬间,就以迅雷不及下载之势闪身仓木麻衣快乐大本营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弯腰抓住了即将落地的酒壶,收进了他的戒指里,及时保住了这一壶美酒。

林青山实在憋不住吐槽的**了,“既然您老人家都这么着急了,桌子都拍烂了,一副正义的小伙伴的模样,就不要那么在意一壶酒了好不好,高大的形象瞬间就被那小家子气的行动破坏了啊喂。”

陈占东一瞪眼珠子,“正义的小伙伴就应该铺张浪费吗,给老夫闭嘴,有话到了掌门那儿再说!”

陈占东说完,也不给林青山回话的机会,扯着她嗖的一声就开始闪现。林青山被他拎着走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不管多少次还是感觉很受不了,她扭头看着自己飘扬的秀,无力的吐槽着,这特么纯粹是风力拉直啊。

闪现。。不对,是风力拉直,也不对,总之,陈占东的移动度可不是盖的,如果林青山的生物钟没有紊乱的话,他们应该是在三息之内就到达了张唤折的屋门口。

张唤折这个掌门当的也算是悠然自得,一年到头也没有几件事真的需要他来处理。

灵山几万年的传承,一切都早已走上正轨,除了一些重大决策必须他出面拍板之外,别的也真就没什么需要他做的。

算起来,陈占东师徒这几个月来给他惹的事儿,就比他往年一年里需要出面处理的事儿还多了。

再次见到这对师徒,张唤折眼里满是深深的无奈,老子就只想安静的修炼,划水混日子而已啊,你们为毛要一直给我找事。。

换做以前,真逼急眼了,他还敢脾气,或者闭门不见,可是见过陈占东单手虐杀任净的残暴行径之后。。张唤折表示宝宝好方好害怕。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混熟了之后,张唤折在林青山面前也就不再装什么温文尔雅了,而本性毕露之后的张唤折。。怎么形容呢,咳,大概就是,比林青山还要标准的逗比。

打开房门之后,张唤折也不跟他俩打招呼,回身打着呵欠就往屋里走。

随手一个弹指,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法术仓木麻衣快乐大本营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就见那油灯自己亮了起来。

林青山一瞪眼睛,嚯,这比前世的电灯还方便啊,都不用找开关来着。

两个老家伙沉得住气不吱声,被陈占东夹在腋窝下边的林青山自然也是憋着气不出声。

直到张唤折坐在桌前,又看着对面的师徒俩也坐下了,张唤折才瞪着一双死鱼眼,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俩一出现我就知道没有好事,说吧,尽情的说吧,老夫承受的住。”

林青山斜着眼睛瞪他,眼里的意思也很明显,你是掌门哎,稍微注意一点形象好不咯?

还没等她用自己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完整的表述出来,陈占东就抬手一巴掌拍到她后脑勺上。

“是关于魔修的事儿,她看到的。”(未完待续。)8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