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禁忌校医

回想起刚刚动手的场景,唐水清貌似一开始就没把对方放在眼里,只是她的性格所致,所以感觉她是用尽全力跟对方抗衡。

想到此处,唐天无奈又摇了摇头,本意想引蛇出洞,可没想到被自己这个姐姐全打乱了节奏,把自己也顺带搭了进来。

不过这样也好,有她回来吸引别人的注意,那自己的行为便也少了一些关注。

“筑灵后阶!”唐天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由升起了一股热切。

实力!不管在哪个世界,只要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去捍卫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

………………

一夜安眠,翌日,天还未亮,唐天便早早就从自己房中醒来。

昨天见识到唐水清的恐怖后,唐天内心已然把这姑奶奶划入极度危险名单上,虽说模样是翘楚动人,但若是只看外表,恐怕到时候被啃得连骨头渣都没掉。

深深吸了一口气,唐天更是坚定他昨天的一个想法,琢磨着去唐府别苑避避风头,先把生生造化决练他个两三层再出来,越想越有道理。

此刻他也急不得给那混蛋三少报仇了,自己修为未至,而且明显有小人暗中准备对自己这个三少下黑手,还是能量不小的那种。

府里这个魔女姐姐估计也是回来避难,现在又无聊的开始盯上自己,到时候事儿一大堆,唐府正处于漩涡中间。便宜老爹修为是强悍,但人家既然都动手了,那就证明有绝对的后手可以制钳他。

“哎!”

唐天是不怕事儿,也狂,但他并不鲁莽,不然即使他修为再高也不会有那个机会进入魂剑部队,还当上队长。

此间最重要的事便是提升自己的修为,只有修为上去了,哪怕到时候唐府真出了什么事儿了,他也有办法保全。

来到这个世上短短一月余数,唐天已经对这个家有了感情,冷言寡语的唐战,清纯可爱的丫鬟小玉,还有这个魔女姐姐,包括这周围的一切…

两世为人,已经死过一次了,唐天对于活着,比什么都看中,他不想再冒险,也不想再让爱着自己的人担心,只想安安稳稳的活着。

吩咐下仆人备好去唐府别苑的马车,唐天也难得换了着装,披上绒甲,收起了平日伪装的纨绔之色。

唐家以战为名,功勋家族,到了唐战这一辈更是达到巅峰,军风盛行。

唐府别苑正是唐家在京都郊外的一处隐蔽练兵基地,里面汇集了大部分年轻时候跟唐战一起征兵打天下的老兵。

如今天下太平,少了战事,他们那群人自然很多不能继续留在军中继续效力。

唐战是个十分念旧的人,不想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最终四散东西,一点谋生的手段都没有,朝不保三,因此便在他们退役时买下了这块儿地,供他们吃住,培养成唐府的府兵。

唐天也是一名军人,对于同样曾经在前线奋勇杀敌的他们,更不用说还是自己这个父亲的兄弟,哪能不带着尊敬。

东方升起鱼肚白,马车缓缓驶向京都郊区的西边,唐天坐在车里一言不发,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也查看了很多关于这个别苑的资料,但无一不让他皱眉。

本来唐天的目的是想培养一批属于自己的尖刀,但别苑里的那些人普遍年龄都偏大,最小的都三十好几近四十,大部分都在五十附近,这让他很是为难。

基本上到了这个年纪,修为想再进一步不说难如登天也相差无几了,而且年纪大了身子骨也不如年轻那般好用,胸中的那腔热血也都渐渐平淡,只想安度晚年。

看着马车越来越接近别苑,唐天的心也逐渐放了下来,想太多又有何用,到了之后看一眼自然便知。

不再去想,趁着时间,唐天也拿起生生造化决开始研究起来,外练皮肉筋,内练骨与血,第一层……

一边研究,唐天也一边引导体内灵力的运行,他的修为在凝气六品,只要进行一个周天循环便可踏入凝气七品。

这对别人来说或许很难,但对唐天来说却不是那么复杂,如果想突破,或许只要一到两周时间便能成功迈入七品,但是他并不愿意这么做。

这个身体还不够强,虽然基础已经在这段时间被唐天调理的很好了,但在他眼里还是不行,远远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既然是修炼,那他便要做到同境界最强,达到最完美的时候再去突破。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唐天不断消耗灵力去温养血窍筋脉。凝气五品,凝气四品……短短时间内,唐天的修为竟又倒退了两品,脸色也变得惨白。

“少爷,我们到了!”

终于,在唐天修为降到凝气三品时,前面赶马的仆人开口道。

“嗯,我知道了!”

唐天眼睛睁开,面无表情,不知内心喜悦。

吐了一口浊气,收功,唐天撩开垂帘,眼睛望向车外。

绿树成荫,远方群山萦绕,四处透着勃勃生机,偶尔一两只巨禽飞过,遮天蔽日,也有声声兽吼好似从洪荒中来,震撼人心。

“这里就是唐府别苑!”唐天口中低喃。

随即,他便一个纵跃下车。

没有巍峨的城堡,也没有岗兵驻守,眼前只有一望无际的翠绿,若是不知情的人,根本就不会认为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纨绔三少小时候来过几次,所以唐天也知道眼前一切都是假象,唐府别苑正隐藏在那片翠绿之中,只是那会儿他年幼,又觉得无趣,便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去通报吧,就说我三少来了,速来迎接!”

唐天淡淡说道,语气有些惆怅。

“噔噔!”

没让唐天就等,不多时,仆人便跑了回来,只是面色有些难看。“少爷,里头的士兵说了,少爷您想进直接进去便是,他们正在训练没空!”

“你再去一趟,就说少爷我非要他们出来迎接,叫他们管事的出来!”唐天说道。

“瞪瞪……”

“少……少爷”

“说!”

“他们士兵又转告说…国有国法军有军规,勤卫期间不得擅离职守。”仆人脸都黑了,生怕自己一个说的不好,惹怒了三少。

“哦,我知道了!”唐天面无表情,眼睛细细的盯着远方看,许久许久。

“我们自己进去吧!”他说道。

“嗯!”仆人见唐天并没发火,内心也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在对边半山腰的一块高地上,两道身影负手而立。

“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太过了…”其中,有一个人说道。

“唐景兄,我也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好,但这是王爷的嘱咐。”另一人撇嘴道,看着唐天走来的身影,既头痛又无奈。

“我们唐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二世祖,哪怕他有他两位哥哥的一半好,哎!”

想到唐凌唐军两兄弟,唐景也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

“既然这小子想来军营里锻炼锻炼,那我们也干脆不要管他了,随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听到后面那么疯狂的叫声,唐天也不敢应答,慌不择忙的赶紧回府,不然恐怕第二天帝国就会传出唐府三少在独秀阁与人争艳最终被打身亡的消息。

一夜平静,也不去管后面被人跟踪的事情,回到府上唐天就美美的睡了一觉,虽然没成功去问那头牌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有了生生造化决才是最大的收获。

凡人一生数十载,普通修炼者也顶多添加个十多年的寿命,只有修成金丹才算是成功脱离凡人行列,从此与天同辉,寿元增加。

而这一天,唐天也一大早的就出了他的院子往唐族校场走去,他想看看这异世的军队是怎样子的,是否与自己脑海深处的那个地方有相同之处,前世做为军人他并不算合格,但胸中的那股子铁血之情从未变过。

面色严肃,唐天也难得的换上着装,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来,哪怕是见到这个父亲他都没有这么正式过,因为这是他的信仰,军人,服从命令忠心于民保家卫国,不需要对任何人假言辞色阿谀奉承。

往校场的路很远,从唐府内院走出后还要经过杂役区,连续翻过两个山头并渡过护城河才能到达,到了这里基本上也算是离开了唐府,直接连接到了城外。

原本唐族校场也不再这里,只不过自从唐战晋升为镇山王后,整个唐族就破例可以拥有一支六千人的私家军队,原先唐族的校场太小,所以干脆就整个移到这里来,这样一来也可以跟唐府守望相应,若是有外敌入侵也能更好的防护。

整整走了有两个小时的路唐天才到了唐府校场,这里也是大部分唐族子弟的驻扎之处,

目光一凝,唐天突然很想就地修炼生生造化决,若是自己修习了一段时间,达到铜皮境界,那自己或许就不用再惧怕唐水清了。

回想唐水清刚刚动手的细节,唐天眉头跳动,回忆了会儿不由又(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