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色苍茫,铅色的乌云低垂在半空,透出几缕惨白的月光。

丁阳望着铅云背后那隐约可见的三轮残月轮廓,怔怔出神:“果然,这已经不是在地球上了啊……”

丁阳是地球华国的一名神道修士,因为以一己之力延迟一轮大火山爆发的时间而耗尽神力陷入沉眠,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来到了这片陌生的土地。并且化为一枚胚胎,孕育在一颗缭绕着赤金色火焰的巨卵中!

是的,一颗横放在石台上的三丈来高、两丈围圆的赤金巨卵!

当时一群腰披兽皮的原始人正在向他跪拜祷告。稀稀落落的香火愿力,或者说信仰之力落在火炬里,才让丁阳恢复了一丝神力,从而苏醒过来。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信仰之力一点点累积,在促进丁阳本体孕育的同时,也慢慢滋养着丁阳的神魂。而直至昨天,丁阳才有了神魂短暂出窍,离开本体的能力。

“呜——呜——呜——”

一声声尖锐短促的呜咽声从远方传来。夜幕下,上百道灰黑色的影子渐渐往丁阳所在的原始部落飘来。仔细看去,这竟是一群成形的怨灵!

这些怨灵一个个面容扭曲,有的狰狞诡笑,有的怨声哭泣,贪婪地盯着部落里的棚屋,像是见到了最鲜美的食物。

忽然,一抹红白交织的火光一闪而过,几只怨灵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成了一抹青烟消散。

其他怨灵像是见到了最可怕的天敌,一哄而散逃开了。

“何苦要来自寻死路呢?”丁阳的神魂无奈摇头,望了望身后孕育本体的巨卵。

巨卵上,原本熊熊燃烧着的焰火稍微黯淡了几分,那是丁阳布下的守护结界被引动之后消耗了部分神力所致。

尽管按照丁阳的预测,自己出世的日子已经不远,但受到巨卵本身神力的干扰,自己尚在孕育中的本体到底是什么,丁阳不得而知。

但巨卵上由赤色火焰描摹出的形状——那九枚交织在一起的火红色的符文——丁阳却不会陌生。那是他前世凝聚成的一道火属性神道符诏,妙用不少。

“可惜来到这个世界后有些货不对版,暂时派不上用场!”

丁阳微微腹诽着,将神魂投入了部落中唯一的一座土坯房子。那是部落巫师的居所。

巫师是一个半边脸上刺着图腾、胡子拉碴的老头子,名叫拉姆。在这个职业分工还不十分明确的原始部落里,他不仅掌管着祭祀的权力,还能制作一些简单却有效的巫药,是整个部落最有威望的人。

丁阳将拉姆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太满意地摇了摇头:“可惜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随即,丁阳的神魂化作一抹红白交织的光晕没入了拉姆的额心。

恍惚间,拉姆那混混沌沌的意识海洋中,延绵出一片赤红色的火海,火海上空是灿烂的白光。

光与火之间,丁阳化作一个模糊的人影端坐在青铜宝座上,俯瞰着这意识海的主人拉姆。

“我最虔诚的信徒啊,醒来吧!”

随着丁阳那威严中透着亲切的呼唤声,拉姆的灵魂懵懵懂懂地抬头,在瞥见丁阳的那一瞬间,福至心灵一般跪拜了下来:“神啊,您终于愿意回应我们的祈祷了吗?”

丁阳明白,这是拉姆循着冥冥中的联系,感应并认出了自己付诸信仰的神,所以并不觉得惊讶:

“我虔诚的信徒啊,我已经从长眠中苏醒,要在这世间撒下我的恩赐,展现我的威严!”

拉姆诚惶诚恐地低下头,眼中是无法掩饰的狂热信仰:“我的神啊,请宽恕我的无知,您已经沉睡得太久,部落已经忘记了您的神名……”

丁阳心中早已经有了成算,望着跪伏的拉姆,发出庄严的宣告:

“我是火焰的化身,

我是光明的源头,

我为给世间温暖与救赎而来,

黑暗终将落幕,

邪恶必将退去,

我是光与火的神灵,

我名——泰伊伊斯特!”

就在丁阳准备宣告自己“丁阳”的神名时,一股莫名伟力干扰了他的表达,神名自动化为了契合本世界的音节。

丁阳清楚:泰伊伊斯特,这就是他以后在这个世界的名字了。

拉姆闻言越发地兴奋,急切地叩首:“伟大的泰伊神,您的信徒随时听从您的指引!”

泰伊的声音越发地宏大威严:“十二天后,我将降临部落,你须带领我的信徒前来觐见!”

他顿了顿,思忖了下,接着吩咐:“若有不信我的,也无需勉强,随他去吧……”

拉姆恭敬地回应道:“谨遵您的吩咐,伟大的泰伊神!”

泰伊满意地点点头,随手一指拉姆,赞赏道:“你的虔诚令我欢喜,我将赐予你青春常驻的身躯,以及驱逐邪恶的能力!”

随即一抹赤金色的火光将拉姆缠绕,温暖而明净的气息让他不由得发出舒适的闷哼。与此同时,一道深奥的信息也深深印刻在了拉姆的脑海里。

不待拉姆谢恩,泰伊蓦地起身,光与火骤然收起,整个意识海洋复归于原来的混沌。

恍惚间,泰伊的声音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切记我的吩咐,信仰无需勉强,有不信我的,都由他去吧……”

“遵命!伟大的泰伊神!”拉姆迷迷糊糊地应了,下意识地一个躬身。

随后只听得“咚”地一声,拉姆将头磕在了土墙上,顿时一个激灵,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难道这只是个梦?!”他疑惑地皱起眉头,正寻思着,忽然感觉浑身比往常轻快了许多,完全没有了年老体衰的不适感。

“果然是真的,桑莱特神显灵了!”拉姆兴奋得不能自已。随后,一股玄奥的气息在他心头闪过,拉姆下意识地摊开了双手。

奇迹出现了!

一团柔和的光辉,一抹跳跃的火焰,分别浮现在他的两掌之中!

而在光与火的照耀下,拉姆清晰地看到,自己那早已枯槁的双手恢复了年轻时的活力,强健的肌肉,紧绷的皮肤,赫然是回到了年轻时的状态。

而在外界,当泰伊向拉姆宣告自己神名的那一刻。

伴随着“轰隆”的炸雷和金色的闪电,供奉于部落石台的巨卵上,赤金色的火焰燃烧得愈加旺盛,陡然升腾而起,几乎将整个部落照得宛如白昼。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