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无遮无挡动态图

脑子里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团藏一宿也没睡好,提前知道未来的结局,却并未知道整个发展进程的情况下,许多事情团藏都只能推导个大概,只能根据现在的情况去揣测未来可能出现的走向。 章节更新最快

时间在团藏翻来覆去间慢慢流逝。

第二天拂晓的时候,团藏躺在床上完全不想起来,最终等不到小伙伴来训练的日斩带着镜,直接冲到团藏家里来,将还在床上做懒人的团藏一把拉起,日斩和镜驾着团藏,二话不说就往他们的训练小基地跑。

在路上买早餐的时候,三个人又听到了最新的消息。

岩隐村的土影向云隐村送了一封公开信,信上的内容简化一点的说就是再次否定自己是偷袭云隐村二尾祭坛的人。

而且在信里土影指出,虽然他们已经拥有了木叶送来的关于制作人柱力方法,但他们没有成功制作人柱力的经验,云隐村自己有尾兽,偷二尾来并无大用,没多的祭坛来放,偷来也是个不定时的炸弹。

在公开信的结尾处,土影隐晦的向大家指出,整个大陆拥有偷取尾兽动机的只有木叶。

因为只有木叶才有成功制作人柱力的经验,尾兽在其他忍村手里只能封印在祭坛,但是在木叶手里,可以成为战斗力。

听到这么个消息,懵逼几秒后的日斩扭头恶狠狠对小伙伴说:“可恶,果然是岩隐村的人吧,居然倒打一耙,太过分了。”

说完,日斩还点点头煞有其事的说:“而且这么明显的挑拨手法,云隐村的人怎么可能会上当啊,雷影又不是脑子被雷劈了才成为雷影的!”

团藏撇了下嘴角:这的确是个土影挖的坑,但并不代表这个坑会没人去跳,更何况这个坑看起来那么诱人,操作得好,说不定会让其他忍村联合起来将炮火对准木叶。

一对一的打不过,一对四输的就很有可能是木叶了,打赢了木叶,他们可以分的东西太多了。

想到这里,团藏愣住了:或许这才是扉间为什么说要糊涂,现在危险的不止是漩涡国,强大的木叶同样也危险。

——木叶需要尽可能把自己从里面摘出来!

“可是......”镜想到大长老对这件事的分析,大长老的意思是不管最后是谁,现在必须推一个大家都认可的出来抗。

不太明白大长老意思的镜皱眉道:“我觉得就算云隐村的人知道这是假的,他们也很有可能会假戏真做。”

日斩“咦”了声,完全不知掉为什么云隐村的人即便知道是骗局,依然愿意被骗:“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嗯......”镜顿了下,对日斩解释的说:“我族里的人都说,为了得到人柱力的制作方法,云隐村的人一定会装糊涂的。”

日斩张了张嘴,整个人惊呆了,他不傻,只是没人指导,很多事情不会现在这个高度来想。镜的这番话,就像是给日斩打开了一道门,让他见到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个以棋手的身份来思考的世界,那是全新的层面。

日斩很清楚,镜说的这种可能很大,人柱力的吸引力有目共睹。

眨了眨眼,日斩还是抱着一点的幻想:“不应该的,他们是影,他们不可以这样。”

“这是政治啊,日斩。”团藏看了眼日斩,打破了日斩最后一点幻想:“为了自己村子的利益,影们装糊涂,已经是比较有节操的了。”

说完这话,团藏吐了口心中的浊气:不过说起来,扉间也没安好心,只给了其他村子制作方法以及过程,却没告知他们为什么让漩涡水户来做人柱力。

怕各国在得到方法后,在未来人柱力的制作上,失败无数次都不会知道,九尾人柱力之所以能成功,还得益于漩涡国人的体质。

而漩涡国如现在唯一害怕,或者也是曾经他们以为可以仰仗的,就是他们特殊的体质。

当九尾人柱力水户夫人出来后,漩涡国一定很失望,因为水户夫人的实力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强。

空有影的查克拉和破坏力,却没有影的实战能力,虽为影级,却次与影。

这样一来,一旦这件事被泄露,并不能迅速获得影级忍者的漩涡国的人民,将面临灭顶之灾。为了获得稳定的人柱力,其他国的人肯定会搜捕漩涡国的人,将之作为制作人柱力的试验品。

团藏不知道,之前幻想着通过人柱力制作方法以及与木叶的同盟,从而一跃获得忍界话语权的漩涡国现在是不是后悔了,没有相应的实力参与政治的博弈,无异于是在鸡蛋上跳芭蕾舞,表面看着漂亮,实则步步惊心。

“啊~~~~~~~”日斩捂着头大喊道:“可恶可恶可恶!”

“政治怎么这讨厌人啊。”

说完日斩居然站起来,指着火影崖的方向大声的说道:“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火影,要让政治光明起来!”

“加油哦,日斩~要想成为火影,你可要打败我和团藏才行。”镜应景的拍起了巴掌,顺便给日斩提个醒。

“喂喂喂,不要这样啊,镜。”日斩瞬间一脸阴沉的垮下了肩膀,不过没几秒,这家伙又满血满蓝的复活了:“说起来,火影大人现在多久教导你们一次啊?”

“一周一次,这周就是今天下午。”

“咦?”日斩眨眨眼,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们组也是今天下午!”

镜和团藏愣了下,三个人看着彼此,心里不约而同升起了一个猜测,这个猜测很快便在下午被证实了。

“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组在一起训练。”难得比自己学生还早的扉间对着几乎是踩着点,只提前一分钟来集合地点的六个学生这么说道。

“是!”

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和秋道取风并不像团藏他们三个一样,因此一起训练,消息共享,所以提前有了猜测,被扉间突然这么一宣布,都忍不住好奇的去打量另一个队的队员,这可是以后的同伴。

转寝小春他们不过才瞥了对方两眼,便听到扉间这么说:“这一周的训练内容是对自身力量的控制。在忍着的分级中,下忍与中忍最大的区别就是对于自己每一份力量的控制。”

扉间伸出一根指头:“以□□术为例,如果□□术所需查克拉为1,那么下忍使用一个□□术消耗的查克拉一般来说会为3,而中忍则会将之缩小为2。”

将查克拉数据化后,团藏他们顿时表示明白:越是强大的忍者,对力量无必要的消耗越少。中忍同下忍比,力量的总量不一定大多少,只是消耗要少许多,所起看起来中忍会比下忍更厉害。

扉间停顿了几秒,继续道:“在战斗中,力量会不断被消耗,而我们细胞的活性,会让我们的力量以一种比消耗速度更慢的速度在恢复,这时候谁对自身力量控制更精准,谁的续航能力也就更强。”

“基本的爬树踩水你们应该都会了,如果有不会的等会私下请教自己的同伴,好好练习。”说这些话的时候,扉间在自己几个学生的脸上扫了下,面对听得一脸懵逼的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顿了下。

平民出生的转寝小春和孤儿出生的水户门炎果然不知道任何训练方法……

扉间暗暗叹口气,对平民和孤儿出生的忍者,他果然还需要更大力度的倾斜资源才能让这些人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成长起来,达到可以与小家族一起,同村子里的大家族并驾齐驱。

这些想法在扉间脑海里只是一瞬间,扉间便沉声对自己几个学生说道:“现在我要说的是更高一级的训练。”

抓鱼......

团藏他们呆若木鸡的看着河里的鱼跟犯了痴呆症一样,在扉间的手接近的时候,这些鱼一动也不动,让扉间轻松的将它们抓了起来。

控制着手里的鱼,扉间给团藏他们近距离观看了下,鱼的四周包裹着一层像是凝固了的水:“将自己的查克拉注入水中,操控查克拉的流动方向把鱼裹包后,将你们控制的水以一种凝固的姿态让鱼无法动弹。”

说完扉间松开自己查克拉是输送,他手中的水一下就落了下来,鱼掉在地上跳得“啪啪”作响。

“你们现在的日常训练就是抓鱼。”有些微洁癖的扉间擦拭着自己的手,对团藏他们安排道:“其他训练参照上一周的要求,从今天开始,你们之中如果有人能在一天内抓十条鱼,你们就可以来找我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

“咕——!”

团藏他们六人纷纷咽了咽口水,别说是十条,依着扉间这个要求,今天能抓起来一条就谢天谢地了。

等到扉间走后,日斩“嗷”的一声,就想直接跳到水里。结果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这两个从来没听说过爬树踩水的人联手拦住团藏他们三个人:抓鱼对我们来说太遥远,爬树踩水是什么个鬼,从来没听说过,快点给我们解释一下。

只有秋道取风,他一个人默默的在岸边找了颗看起来非常结实的树,然后开始吐槽:为何他走家族秘术的人,还需要练习查克拉控制啊......他们的秘术只要有肉就可以了……

从团藏他们三个人那里获得何为爬树踩水,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对视一眼:妈|的,难怪日斩喜欢和团藏与镜一起训练,感情有小灶啊,这以后绝对不能落下了,必须跟上去。

想到这里,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对团藏他们三人道了声谢,赶紧跑到秋道取风那边。

——既然一个人插不进去,那么他们三个达成统一战线,插不进去不要紧,只要能跟上了有小灶开就可以。

整整一天,没有被安排任务的六个人都在进行着自己的训练。

期间亚希来送了一次爱心便当,是她所在饭店老板提供的,为了感谢团藏他们三个前一天免费帮他打扫饭店的谢礼。

第一个投降的是镜,除了宇智波斑这个怪物,宇智波一族的人查克拉普遍偏少。

镜第一个将自身查克拉耗完了,他站在水里晃了晃,像是站不稳一样,他踉跄的扶住河边大石的镜恶狠狠的说:“我要是抓起来一条,就立刻把它炖了!”

“好!”抓了一天,依旧碰不着鱼的日斩眼都快绿了:“我们不管是谁先抓起来,都把它炖了,大家一起喝汤!”

同镜一样,一点查克拉也不剩的团藏闭了闭眼,挣扎着往河滩走:“行!”

“哗——!”

一条鱼从河水里跳起来的声音,跳出水面的鱼摇摆了下自己的尾巴,又欢快的落回河水里,顺着河水游远了。

最后一丝查克拉用完,依旧没有挨着鱼边儿的日斩直接坐在河水里:“可恶,又让它跑了。”

“我之前一直都是,查克拉还没接近鱼,鱼就已经跑了。”镜靠着河滩上的大石,不停的喘气,原本偏白的肤色显得非常红润,看起来倒像是比往日更健康一些。

团藏也是毫无形象的瘫在河滩上喘气,汗水不停的从他脸上滴落:“......”

这种查克拉的训练方法,是对爆发力和控制力的一种全面的办法,,甚至还带了些查克拉的形变,比爬树和踩水高出了不止一级,他该说不愧是千手扉间吗。

一旁还在训练踩水的转寝小春,心有戚戚的控制着自己脚下查克拉的输出:现在她才到踩水,获得了来自日斩和镜他们踩水经验,开了挂的训练就已经这么难了,等到了抓鱼,她该怎么办啊?

而在河边训练爬树的水户门炎打了个冷颤,对一旁休息的秋道取风问:“你怎么又休息了。”

靠着树干休息的秋道取风厌厌的说:“你瘦得跟竹竿一样,爬树多容易啊,我这么丰满,怕一次等于你爬五次,我当然要多休息一下。”

水户门炎:“......”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