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全飞翼乌漫画

“真想听?”

“你想说,我就想听。喜欢网就上”手指轻轻一勾,将她垂在脸颊边的头发绕到耳后。又俯身过去,在她白皙的侧脸留下一枚亲吻。

周遭没什么旁人,促狭的小空间里,这个淡淡的吻猝不及防就拨动了计言十的心弦。

她微微侧目:“我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

“好。”他眯着笑眼,点头答应。

“前阵子,有个小学同学邀请我参加婚礼,我答应了,还补了一句,不过到时候我可能会肚子痛。”她试图放下心结,跟他开口,“谁知道,后来就真的肚子痛了……”

“……然后?”

“然后我就去看医生啊,嫌大医院人多,就去了家附近的私立医院。结果那医生一个劲的问我,大姨妈来没来,还非要我去检查有没有怀孕。”

“……”慕衡抿着唇,屏住呼吸。

“我那时候真的晚来了好久,被她这么一说,腿一软,差点都昏厥过去了。”

**

“小姑娘,你想好没有?”那个穿着白大褂一脸严肃的女医生,目光锐利地注视着她。

“想好什么……”

“如果有的话,是要,还是不要?”

“蛤?!”

“蛤什么蛤,这是很严肃的事情!”女医生抬了抬眼镜,手持钢笔敲了敲桌子,“你得告诉我你的选择,我才能给你转到相应的医生。生孩子的,还是做人流的。”

“可是,我不一定是怀孕了啊……”

“这个待会儿做完检查就知道了。”医生语气冷冷的,似乎是见多了,“你们这些小姑娘啊,就是脑袋糊里糊涂,连要不要都想不清楚,结婚了没?”

“没啊。”计言十迷茫地狂摇头,被她说得没了头绪,最后弱弱地反驳了一句,“我怎么可能怀孕啊!”

“上一次同房,什么时候?”

“蛤???!!!”

“什么时候?”医生冷声重复道。

她憋红了脸,独自坐在那稍显简陋的科室里对着个凶巴巴的女医生,忽然有种想遁地而走的冲动。

底楼角落的化验厅,计言十一脸悲催地坐在长椅上,看着玻璃后头忙忙碌碌的医务人员,手指都快被自己掰断了。那一刻,她满脑子都是医生的那句“要不要”。松开手,下意识把手掌贴在肚子上,心里五味杂陈。

先前送悦姐去产检的时候,她还言之凿凿地说自己不要生小孩子,可如今问题真就摆在眼前,她倒是犹豫了。

如果这个孩子不存在,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可如果存在呢。

如果存在,那就是她和慕衡的孩子,慕衡喜欢小孩子吗?不知道。

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事,他又会怎么做?不知道。

他会想当爸爸吗?不知道。

再想想她计言十自己,她做好抚养一个孩子的准备了吗?并没有。

她想要打破现在的生活格局吗?并不想。

她喜欢孩子么?并不喜欢。

那么,要,还是不要?

问题回到了原点。

**

“张玉梅,张玉梅在哪?”护士喊了一声。

“这儿。”计言十旁边的女人站起身上前领化验单。

“你怀孕了知道么?”大概她原先并不是专门来查hcg的,所以护士特地提醒了一句。

“怀孕?”那个叫张玉梅的女人似乎不怎么诧异,倒是淡定地答了句,“哦,不知道。”

“自己怀孕了都没感觉的?”

“没感觉。”

“……”护士有些无语,把单子递给她,好心问了句,“要么,这孩子?”

“要来干嘛?自己都养不起,还养孩子?”张玉梅冷眼瞧了瞧化验单,冷不丁地哼了声,“真倒霉。”

护士尴尬地笑了笑:“别这样,回去跟孩子他爸好好商量一下。”

“孩子他爸?”张玉梅冷笑着,“鬼知道孩子他爸是谁!”

计言十在边上听着两人的对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直到那个叫张玉梅的女人走远,护士小姐才摇了摇头,对计言十说:“怎么会有这种女人,你说是吧?”

她讪讪地点头,小声答道:“是啊……”

护士小姐闲得无聊,又问她:“诶,你来化验什么的?”

计言十挠头。

她已经快被吓cry了,别再问她问题了好么……

经过这么一段小插曲,计言十就更乱了。

不知怎么的,开始同情起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小孩子。它还未出生,来不及看看这个好玩的世界,就得被人剥夺生存的权利。

这时候她倒有点想自家爸妈了,虽说他们没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可毕竟,他们赋予了她生命。

能好好活着,比什么都要好。

“计言十。”护士拿了张化验单,开始喊她的名字。

“计言十在吗?”护士小姐干脆从屋子里出来找人,看了看坐在长椅上的计言十,“你是计言十吗?”

“不是。”她佯装莫名,淡定地摇了摇头。

“哦。”护士只好回去,把单子放在一边,“咦?不对啊,这后面没别人的化验单了,你真不是计言十?”

当她重新开门的时候,外头的长椅上已经没了人影。

**

“wow~~~fin的这波开雾很关键!!直接把plu.m打了个措手不及!”wendell激动地大吼,伴随全场的掌声和欢呼声,“这一波打得太漂亮了!让我们好好记住这位年轻的小选手,他叫3q,去年才进fin一队的19岁少年!”

“nice!!”玻璃房里响起热烈的赞叹,3q被大家夸得脸色通红。他第一次参加这样世界级的比赛,竟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发挥得这样完美。

bo5的比赛,胜者组plu.m拥有1局不战而胜的特权,所以第一局比赛后比分被扳平至1:1。

“再赢两局,打得他们说不出话来!”noir激动地说。

大伙儿原本紧张的心情现在也稍许平复了一些,起码现在他们和对手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了。接下来要做的,只是平常心,和趁胜追击。

“mul神,你那波野区被抓反杀两人的操作实在太吊。”叉立方仰着脑袋灌了几口矿泉水,接着说道,“noir也是,你刚才那口奶,真tm把老子的眼泪都给奶出来了。”

noir隔空朝他笑道:“你小子就只管打钱,别把自己玩死了就行,其他的有咱们在。”

慕衡听着队友们热闹的讨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短暂的休息时间,又把他拉回了现实的世界。他又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刚才和她的那番对话。

**

“所以你到底……”慕衡的话未出口,后半句就吞进了肚子里。

他想问什么,问她有没有怀孕?看她这几日跟着自己奔奔跳跳大吃大喝的模样,哪里像个孕妇。

可如果……当时真的有呢?这个问题很可怕。

他还未来得及细想,旁边的人就笑道:“当然没有!你都不知道,我逃回家以后几天没睡好觉,好几次梦到小孩子。我还上网查了很多怀孕的症状,不过都是模棱两可的,越看跟自己越像。那时候我有种错觉,我肚子里真的有个孩子。”

“你傻吗?当时为什么不看化验结果?”

“我不敢啊!!我怕真有了的话,那个护士也跟凶医生一样,逼着问我要不要。”她皱着眉头苦笑起来,“我再也不去那家医院了!”

慕衡轻笑出声:“笨蛋。”

“你说了不笑话我的!”

“好好好。”

**

“这太惊人了!事实上,从bp结束以后全场就已尖叫个不停,玻璃房里的两队选手一定没听到。”wendell激动地锤桌子,把他之前千方百计整理好的衣冠都给弄乱了,“谁会想到,一个来自中国的solo位天才会在这么重要的一场比赛里玩圣骑士!!!谁都知道圣骑士的定位,是打野和辅助。”

“这场团战对fin来说岌岌可危,如果守不好这一波,他们很有可能会失去下路高地。”五十分钟,wendell神态焦急地盯着屏幕,“噢天哪!!!圣骑士带了一个班子过来!!!”

“圣骑士带着他的野怪大军,配合痛苦女王把对面打了个五人团灭!!这波团战太精彩了!”wendell难以置信地感慨道,“比赛开始前,我在后台遇到过mul,当时我和他聊起中国战队通常的打法,都太过保守。这下可好了,他竟然用一个圣骑士证明了,中国人也可以打得很飘逸,完全不输欧洲选手!!”

“哦对了,别忘了圣骑士在dota里的名字是成龙,那同样是属于中国的英雄人物!!”

“太漂亮了!fin成功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

慕衡当然没听到外头解说的声音,偶尔抬起眼的时候,看到玻璃房外的灯火辉煌,也会觉得不真实。

当然了,今天最不真实的那一刻,还是计言十带给他的。

她说的那个乌龙事件,对他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震撼。

他没想到,自己不在的这几个月里,计言十居然还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

可,如果真有了呢?

**

“如果真有了呢?”她把脑袋轻轻枕在他肩头。

他知道她主意多,就没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先问问她的想法:“你从医院回来后那几天,想到答案没有?”

“我想到了。”计言十点点头。

慕衡侧过脸,看着肩头那个貌似心事重重的姑娘:“怎么想的呢?”

“孩子是无辜的。”

“是啊。”他莞尔笑道,觉得她是真长大了。

“所以我会把他抚养成人。”

“……”这话听着不对啊……

“那我呢?”慕衡沉闷地问了声。

在她未来的规划里,难道就没有他吗?

十根青葱手指绕绕弄弄的,没给他正面的答复,“你什么你……”

“我……”

“到时间上场了,你快去吧。”计言十突然起身,急急忙忙就推着他往外走。

慕衡的目光掠过不远处的台前,唇畔微抿,“可是我还没说完。”

“不能一会儿再说吗?”她可真快忍不住了,巴不得他赶紧离开。

他迟疑了片刻,从她泛红的脸颊察觉到一丝诡谲。

偏偏站稳了脚步,不由着她把自己推出去。

慕衡一手搭上她的腰,稍作使劲,就把这个躲躲闪闪的姑娘带进怀里。另一只手轻轻抚过她柔软的秀发,“言十,我们好好说,好吗?”

计言十没说话,点了点头。

她不知道慕衡要说什么,只觉得他要是再不走,自己心里的话恐怕也要憋不住了。

他低下头注视着她,目光缱绻而温柔。

“你想不想结婚?”

“你想不想结婚?”

“……”

两人同时出口,竟都把对方给怔在原地。

慕衡最先反应过来,眉梢微飞,“你先说。”

计言十憋红了脸,不敢看他的眼睛,言语间却仍旧满是倔强:“凭什么我先说?”

他在她耳边低声笑道:“你可想清楚了,如果我先回答的话,那求婚的人可就是你了。”

“……大神,你的逻辑也太清晰了吧,是在下输了。”她哭笑不得,实在佩服他的大脑运行速度。

“还有呢?”

“阿衡?”由远及近传来峰哥的声音,见两人正黏一块说悄悄话,识趣地没再往前,“内个,该上场了啊。”

“听见没?快去。”计言十推了推慕衡,倒退一步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他很烦,是真的烦。

世上哪有这种人,好巧不巧地非要赶在别人求婚的时候出现。

**

“混沌骑士!!好多混沌骑士!!!”wendell吼得嗓子都沙哑了,“劣单mul的混沌骑士刷钱速度太快了,完全把劣势路变成了优势路!他今天是要将‘骑士’进行到底啊!!”

“我天,3000血的屠夫在mul面前一秒躺!!mul神,他必定是今晚的mvp!!”

“这让我想起了那句经典的rickroll——mul's never gon you down!!用来形容这一刻的情境再适合不过!!”

“让我们屏息以待这最后的时刻!从败者组打进总决赛的fin,这个来自中国的老牌强队,在一局劣势的情况下扭转乾坤连续拿下两局!现在,此时此刻,他们正在创造新的奇迹!!”

“plu.m的队长mc终于打出了‘gg’!!让我们恭喜fin拿下第六届dota2国际邀请赛全球总冠军!!!”

与此同时,屏幕上还出现一条来自mul的消息。

[all]mul_fin_a:gg

gg,good game,意味着这场长达一周的角逐终于尘埃落定。

他没急着起身,坐在电脑前舒展开了悠然笑意,身边是队友的狂欢和尖叫。

而他的脑中却相当安宁,唯一的声音是刚才上场前仓促的对话——

“你先答应我。”

“你先赢给我看。”

计言十,这回你逃不掉了。

**

镜头切到主舞台,两支队伍走出玻璃房,纷纷与对手拥抱握手,相互祝福。

那个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观众热情的小队员3q还激动得抱着noir哭了,领队姚峰也眼含热泪,接过鲜花和属于冠军的不朽盾。

姚峰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们要把这个冠军,分享给不能来现场并肩作战的flr,分享给熬夜坚持看比赛的每一位粉丝,分享给所有热爱这款游戏的电竞爱好者!”

掌声和欢呼声久久不散,四面环绕的聚光灯照得慕衡看不清楚台下。

一直面带微笑却没开口的mul终于被主持人盯上了,他可是压轴戏,主持人拉着他问了不少问题。

慕衡耐心又冠冕堂皇地回答完每个问题后,出人意料地对主持人来了句:“可以请你把话筒借给我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主持人还是极配合地把话筒交给他。

“谢谢。”慕衡诚恳地点头致谢,微眯起眼在台下搜寻了会儿,终于在某个角落看到那个满脸诧异的姑娘。

他笑着,这才缓缓开口:“在这里我想要感谢一个人。在我迷茫、失落、自我否定的时候,她总会刚好出现,点亮我的整个人生。仔细想来,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一声谢谢。谢谢你,言十,请上来一下好吗?”

台下大多是外国人,语言不通,一头雾水又急得跳脚。幸好有热心的中国解说被请上台充当起了翻译,把这段婉转的话统统省略了,直接脑补剧透道:“这位慕先生似乎想要求婚。”

“wow~~”全场的激情再度被点燃,“mul!mul!mul!……”

而那个躲在角落地小姑娘显然被吓懵了,贴在墙边,皱着眉头冲他猛摇头。

“站在那儿的工作人员,麻烦帮我把那个穿黑色t恤长头发的女孩抓上台好吗?”这话慕衡是用英语说的,那两个美国小伙被mul授了意,激动地点头,还做出撩袖子跃跃欲试的样子瞧向计言十。

她这才哭笑不得地举双手投降,自觉往台上走。

他这人吧,野路子怎么就这么多呢。

**

计言十无奈地站上台,被这阵仗吓得瑟瑟发抖,聚光灯下,总觉得像在做梦。

慕衡笔直地站在眼前,拿着个话筒,和他以往低调的形象截然相反。

她不敢说话,只听见他温柔的声音,对着她一个人娓娓道来:“我可能不是最好的人,但我想为你变得更好。让我照顾你,言十,嫁给我。”

说着,他居然就单膝下跪了,引起全场惊呼和尖叫:“yes!yes!yes!……”

眼疾手快脑子活的兄弟们知道他八成没准备戒指,就把冠军盾牌递给他。

慕大神脸一黑,服了。

服得跪倒在地_(:3ゝ∠)_

哪知道这姑娘居然还一脸兴奋地接过盾牌,嘴角的笑意再也藏不住。

她试图让自己看起来还算冷静,缓缓点了头。

现场又是一阵狂欢。

难不成他慕衡真会用一块盾牌求婚么?

他皱着眉头轻叹一声,唇畔却仍噙着笑,接过她的一只手,又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为她带上。

尺寸刚刚好。

末了,他低头,在她的手指留下一枚轻吻。

计言十瞪大了眼,惊愕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竟然……

早就买了戒指。

在这个新人辈出的年代里,没有了mul的中国电子竞技,所有的荣耀或许才刚刚拉开帷幕。

而计言十的观察日记,终于在此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她向来不信天命,只拜过一次佛。对她来讲,这世上没那么多因缘际会。

如果非要有的话,那应该是在机场的那天下午。两三点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她站在人头攒动之中,一把揽过他手中的本子,也不问缘由,就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

他的眼底是明明灭灭的眸光,在她仓促离开后转为辄然笑意。

那时候风轻云净,日子总是千篇一律。

在此之后,所有虚空的辉煌与光环渐次隐去,他的生活天翻地覆,物换星移。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这回真的有话要说:本来想写番外来着,结果礼拜四一整天都在码字,现在凌晨两点趴在床上想问一下各位,肾透支了怎么办?

还有挺多内容想写,又怕写多了会啰嗦,所以就在这里结局了。

在这里表白一番小天使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注,无以为报,只有写更多暖文给大家了。

还有一些作者朋友们给我很大的帮助,圈儿,墨墨,颇然,桑桑,二毛,夜微阑,希望大家越写越开心。

还有就是流言榭语小胖友,大婶要结婚了,你怎么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