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张开腿无遮无挡图

气氛有点沉闷。txt全集下载/</strong>

韩夏朵板着脸把头转开。

她的手还痛的厉害纺。

祖荣希在她旁边坐下,看到她红肿的手,靠过去问:“手痛不痛?沿”

“你说呢?”韩夏朵很低气压的问他一句。

“要不我给你揉揉?”祖荣希看她虎着脸,讨好似的戳了戳她的脸颊。

“揉你个老木,别动我!”韩夏朵暴躁的吼过去,拍开他的手。

“那我给你吹吹!”

“祖荣希,你妈的烦不烦啊!”

韩夏朵拿起桌上什么就砸了过去,她现在烦的要死,气的要死。

她现在有跟他们同归于尽的心,可没有同归于尽的胆,所有只有愤怒的份。

“丫头,我这是关心你。”祖荣希接着她砸过来的东西,一看,竟然是个铁盒,还真是什么都敢砸。

韩夏朵把整个身体都扭过去。

超级不想理他。

要是关心她,真的喜欢她,那他就该救她出去,助纣为虐算个狗屁关心。

“夏朵——”祖荣希在她眼前打了两下响指。

韩夏朵直接整个人靠在桌子上。

祖荣希哄不好她了,叹气,拿了毯子给她盖上。

对面的人看了这半天,早已经看无语了,他冷笑:“一个女人值得你这么费心?你还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为一个女人费心对我来说是件奢侈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错过了,还会不会再有,所有我决定,好好为她费心。”祖荣希摸了摸韩夏朵的头顶,那种感觉,就像把她当成自已的宠物。

“可笑!”他嗤之以鼻。

“对于你这种天生没有心的人来说,是挺可笑的。”

“早知道我抓了她那天就该尝尝她的味道看,即使味道不好,不也能让你别那么白痴嘛!”

祖荣希不再笑,俊美的脸阴冷了下来:“如果你那么做,我会杀了你的。”

男人的气场也绷得足足的:“你可别激发我的***!”

“这件事情结束了之后,以后就不要见面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祖荣希表情变的很冷漠。( 800)

“我曾经以为你不会被任何东西牵绊,荣希,你变了——”男人很失望的摇头。

“别说废话了,要不是爱弥儿,我才不要管你。”祖荣希掏了掏耳朵。

趴在那里的韩夏朵听着他们的对话。

爱弥儿这三个字,让她心里惊跳。

这不是日记中的名字嘛。

祖荣希认识这个女人?

可他才几岁,按照日记上的日期,当时祖荣希还没有生出来吧。

而且听起来祖荣希跟这个男人的关系也很深厚,不像是单纯的朋友,更像是家人一般,即使很讨厌对方,可还是在乎的感觉。

这次的飞机时间很短。

大约半个小时就降落了。

随后她被押上了一辆房车,在凌晨的黑暗里一路的前行,在天亮的时候,到处一处宁静的小镇。

韩夏朵看到窗外的商店跟周围的建筑。

他们带着她来到一处小别墅,感觉像是用来度假,周围没有人家,风景很好,前面还有湖。

车子停下。

车门打开,祖荣希先下去,之后让韩夏朵下来,还允许她在外头呆一会,

破天荒的,另一个家伙也没有反对。

他们是觉得,她一定逃不掉的是吧。

韩夏朵鼓了鼓腮帮子,安慰自已,有放风总比没有放风时间的好。

他们进屋去。

一会,祖荣希出来叫韩夏朵进去吃早餐。

而韩夏朵在这半个小时里,站着湖边,什么留线索的办法都没有想出来,这周围连一棵树都没有,除了草地还是草

tang地,连个脚印都留不下。

她进去,看到餐桌上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相当的俊美,不输郁锦臣的那种男神容貌。

“你是谁啊?”

韩夏朵忍不住问。

男人看她一眼,没说话,自顾自的吃。

祖荣希从后面上来:“就是那个开抢射你的啊,我跟他说,反正你不认识她,然而有朝一日,有注定会因为郁锦臣而知道他是谁,那又何必带着面具不让你看到呢,他有很多名字,你就叫他堂堂就好了,是他的小名。”

“糖糖~~~~~”

什么鬼?

韩夏朵恶心的发抖,叫他砒霜还差不多!

“对啊,就叫堂堂,多叫叫他,他开心了,自已就不会杀你了。”祖荣希笑眯眯的说。

他的话惹来那人的一顿冷眼:“别叫那么恶心的名字。”

韩夏朵发觉这人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她没发跟他们愉快的玩耍说笑,她没忘记自已是人质,没忘记自已随时会没命,毕竟,人家糖糖的银色手枪里还装满了子弹。

她坐下来额,默默的用一只手吃着早餐,另一只还是痛的没法动。

“想要活着离开你还有一条路可走。”堂堂用手里的叉子挑起韩夏朵的下巴。

祖荣希要去推开他的手,却被他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韩夏朵自已只不敢跟这个男人造次:“什么路?”

“荣希这么喜欢你,要是你跟了他,我可以考虑让你活。”

他的话让韩夏朵颇为吃惊,祖荣希也感到意外。

“你这算是哪门子路啊,牺牲自已,成全我们,你以为你的希希会很感动吗?”韩夏朵用手指推开叉子,起身离开餐桌。

祖荣希目光一沉:“夏朵,你又调皮了,别胡说!”

韩夏朵想起上次差点被掐死,心里一阵害怕,也不想吃什么早晨了,撒开步子逃上楼。

也不知道郁锦臣能不能再找到这里。

***************************************************************************************

下午。

打探清楚的地形,郁锦臣带人从岛上的防御缺口强行登岛。

可一上去,没人反击,立刻投降的架势让郁锦臣心里大叫不好。

恐怕是扑了个空,

宅子里,有人金发的中年男人出来迎接。

“这位先生,不知你到我们这座岛上来有什么事?”

“你的主人呢?”郁锦臣问他。

中年男人回答:“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郁锦臣面色冷峻的逼视:“你撒谎!”

“我没有!”中年男人镇定的摇头,脸上带着微笑。

郁锦臣管不了那么多,强行上楼去搜。

这个号称是主人的中年男人派人阻拦,也都被一一制服。

二楼的房间搜了一遍,没有发现韩夏朵的踪迹,不过郁锦臣发现了其中一间房间里有女性生活过的痕迹,长头发,换洗的衣物。

从头发的长度跟颜色,他断定是夏朵没错。

他还在一张桌子上,发现了刻痕。

找来了纸跟铅笔,他印下上面的刻痕,显示出来是三个字:爱弥儿!

“爱弥儿!”郁锦臣读着这三个字,脑中哗然一亮。

是那个爱弥儿!

是她!

事情难道跟她有关?

只是爱弥儿早已经去世了,连那个人也死了,他们母子都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为何还会把他们牵扯进来?

难道是他们的家人在报复郁家,在报复他?

郁锦臣似乎是找

到了事件的源头。

“郁先生,在天台发现那架飞机,不过白凡发现,这里昨天后半夜离开过一架飞机,他已经确定了着落的位置,我觉得他们一定是发现了,连夜转移了。”博亦进来,在郁锦臣的耳边小声的说。

“立刻出发过去!”郁锦臣拿着纸离开房间。

他们火速的离开岛屿,赶往下一个地方。

目前可以肯定夏朵没什么事情,不然也不会急着连夜转移。

两个小时后,他们就到达了那个地方。---题外话---3000字!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