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声浪语

唐曼焦急不安。可她却只能等着,完全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他们。在蒋公子宅院待了一宿,第二天直到中午也没人来。她放心不下,想了想就留了张纸条,接着跑去沈珀住处蹲守,结果那里竟然人去楼空。房东告诉她沈珀的房子已经被人退了!

这还不到一天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唐曼心急如焚。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才有个陌生女人来找她。那女人长相极为妖魅,眉眼让唐曼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你是?”她不认识。

那女人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竟然没说一句话就走了。

让唐曼莫名其妙。她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不知怎么的觉得有点像施奕,但又长得一点也不一样。乍一看时,还以为长得像自己呢。

唐曼苦笑,觉得自己一定是等出幻觉来了,所以看谁都像施奕。等了许久,还是没人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施奕没有出现,沈珀不知道去了哪里,蒋公子也完全没有踪迹。她自己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寻谁都寻不着。最后,实在没办法,走投无路去找了冯简。

冯简额角贴了张创口贴,嘴角还净是淤痕。唐曼尚未来得及开口,她倒先告状起来,“陆鸢是不是个疯子!!”

原来是陆鸢打的。

唐曼没心情听她这个,“你离她远点不就好了。”

冯简哼哼着,却没有说要离开陆鸢的话。

“冯简,你有施奕的消息吗?蒋家呢?”唐曼十分急切。

冯简说,“施奕?死了啊。”

唐曼浑身一震,“什……么……”

“瞎说什么!”就听到陆鸢的声音,唐曼还没回神,就看到冯简被陆鸢踹了一脚。

冯简大恼,“你不要动手动脚!”

“我就动你了,怎样?有本事离我远点啊!”

唐曼失魂落魄,连忙抓住陆鸢的手,“陆鸢,施奕……施奕她怎么了?朵拉呢?沈珀怎么也不见了?”都没注意到陆鸢手腕上被冯简咬出的牙印,以及颈上都是手抓的伤痕。

“唐曼你先别急——”陆鸢面露难色。

唐曼急的直摇头,“你快告诉我!”

冯简不耐烦地看唐曼一眼,“你自己去医院看看不就知道了?”

“医院?哪家医院?”

陆鸢道,“唐曼,施奕根本没住院,你不要听冯简乱说。”

“那她在哪儿?”

陆鸢吞吞吐吐。

“你们都不告诉我……那……那我去找amy,或者……或者濮元思!”

“都没用。”冯简有些幸灾乐祸,“濮元思昨天被查出有问题,已经吃牢饭去了。至于什么amy,濮元思出事,她自己还能不跑路?估计早就出国了。”

陆鸢狠狠瞪她一眼,“闭嘴!”良久,她才叹口气,“这是沈珀的新地址,你去找她吧。”

沈珀——唐曼马不停蹄赶了过去。正巧,看到不久前见过的那个陌生女人,她急忙上前,“你好,你知道沈珀在哪儿吗?”

“沈珀?”那女人皱眉,“你说我妹妹?她在里面罚站。”

唐曼狐疑地看她一眼,“你是谁?”

“你好,我是沈珀的姐姐,我叫沈静。”她朝唐曼伸出了手。

唐曼望着她的眼睛,总觉得有些熟悉。可沈静只是安静地笑着,并没有什么别的反应。唐曼一心牵挂着朵拉和施奕,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连忙奔到房间里去找沈珀。

没想到沈珀竟在墙边倒立,小脸憋得通红。

“沈珀!”她急忙道,“你知道施奕在哪儿吗?朵拉呢?”

沈珀看见她,终于松了口气,“我原先让沈静去找了你,她没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那算了。”沈珀叹气,“我带你去。”

&

唐曼终于见到了施奕,竟然是在蒋家。

“施奕!”她急忙走过去,焦灼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

沈珀在背后默默看着。

可等唐曼走到跟前时,顿时难以置信地停住了脚步——施奕的脸,大半边都被毁了。两只小腿上竟然全是灼伤的伤疤!

“施奕……”唐曼只觉得心头被什么堵上了,一下一下抽的她发疼。她握住了施奕的手。施奕茫然地看着她,“你是?”

唐曼恍遭雷劈,“是我啊,唐曼,施奕,我是唐曼啊!”

“唐曼……”施奕想了想,“有点耳熟。但我记不起来了。”

唐曼脑子一轰,险些被打垮了。她猛然转身,“沈珀!到底怎么回事!”

沈珀抿唇,“她救了黄静,但是自己受到严重损伤。不仅电流伤到了身体,让她小腿失去知觉,毁容,而且……神经受损,她有点神经衰弱……”

“……”唐曼恍若被一记重锤砸中了心脏,“怎么会这样……”又忽然回神,“那……朵拉呢!”

“你已经见过她了。”沈珀垂眸,“她现在叫沈静。而且,她忘记了过去。”

唐曼怔怔的,“沈静……可她的样子……”

“是施奕。”沈珀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理,但是和黄静处于同样时空的施奕,用自己全部的能量做载体救了她。现在的施奕……之所以神经受损,应该也有未来施奕强行离体导致的机体损伤。”

她又补充了一句,“现在,沈静是我的下属,她不记得你们了。而且她也不和我们完全一样,她的情况就和原来化成猫形差不多,徒有实形但并非人体。所以,她不能留在这里,但国安局会收留她。”

正说着,蒋公子推了坐轮椅的蒋父出来,沈珀见状说,“蒋家的实验室上交给了国家。蒋父遭受打击,如今中风瘫痪。”

唐曼发怔。这意思是说,来自未来的施奕牺牲自己救了黄静,黄静却忘记了这一切。但是对唐曼来说,她只知道,她不仅失去了朵拉,竟然连如今的施奕都不记得自己了。

蒋公子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别怕,施奕这些都不是大问题。等她休养一阵,做个手术,脸和腿都能治。”

“可她不记得我了……”唐曼怔怔的望着施奕,“她不记得我了……”她走到施奕身边,眼泪簌簌落下,“施奕,我爱你啊。”

施奕皱眉,望着她半天,一脸漠然,“你跟我很熟?”

唐曼擦了擦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抱住了她,“你人都是我的了!你说我跟你熟不熟!”

施奕身子一僵,脑子里刷刷翻过一些模糊的记忆,可看不清。她目光锁在唐曼身上,冷笑道,“我如今这个样子,你竟然说爱我唔——”

唐曼不管她说什么,用力地吻住了她。

“我爱你。”

施奕又想说话,唐曼就堵住了她的嘴,“我爱你。”

就看见施奕的眼泪落了下来,“我这样,你还爱我吗?连我自己都不爱我了。”

唐曼心疼地要裂开,“我爱,我爱。你别怕,你还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吗?”

施奕怔怔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离开我。”

“你记得?!”唐曼大喜,“你记得!施奕,你记得我!”

施奕扭过头去,“你真的还要我吗?我……”

“我爱你!我要你!”唐曼抱紧了她,“你没事就好,只要你还在就好。”

“曼曼……”施奕终于抱住了她,“不要离开我……”

唐曼又喜又伤,“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施奕确实记不清很多事,但是看到唐曼时,那些事情就自动浮现在了眼前。所有经历过的事情都不会被遗忘。她觉得自己失去了一部分,可又得到了更重要的一部分。不属于她的,都随着那跳出她身体的“施奕”一起消失了,可属于她和唐曼的,却仍然都牢牢印在她心里。

半年后,唐曼陪着她去做了手术。

现在的医疗手段那么发达,施奕的脸虽然没法像以前那么美丽,但至少也无碍观瞻。只是双腿有些行动不便,但这已经不再那么令施奕难过了。

毕竟,无论她变成什么样,身边都有一个不离不弃的人。

唐曼跟欧雅学服装设计。大概她本就不是个工于心计的人,把天赋值都点在了自己热爱的这项事业上,所以进步神速,连欧雅都大加赞赏。师从名师,又有天赋和热情,唐曼终于找到了可以和施奕比肩而立的支点——她成了优秀的服设,她和施奕的生活也简单了许多。

黄静,不,现在叫沈静,就跟沈珀一起回了研究院,谁知道没过一年时间,就做了沈珀的上司。更令沈珀郁闷的是,沈静因为有控制磁场的特异功能,整她简直没商量。

大概是,善恶到头终有报。沈珀欲哭无泪,难道因为当初在蒋家她曾经想要放弃沈静,所以如今就让她一辈子被沈静花样折腾来偿还吗?可是沈静本来就武力值超标了,谁知道腹黑值竟然更超标,两个腹黑的合体让沈静在研究院里几乎所向披靡,沈珀深感无望,大概一辈子都逃不出这个妖孽的手心只能做她的奴隶了……

就像冯简折腾了那么多人,结果最终落到了陆鸢手里,竟再也翻腾不起水花来。

风波过后,唐曼再也没见过沈静和沈珀。好像那只是一场梦,只是偶尔她会回忆起自己家中曾有过那么一只神奇而又可爱的蓝色胖猫。而施奕,似乎完全记不得那些奇奇怪的事情了。但总归她对唐曼一直眷恋着。

不过,无论如何,她们都有了各自的人生。

<完结>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