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放松喷出去

不同于韩紫宁和许迷夏,校园报给金俊熙带来的是意外的惊喜。

他无视别人的指点、闲语,欣喜地在校门口等韩紫宁,希望可以送她回家。

很快韩紫宁就出现在他视线以内。他快步走上前,小心翼翼地问道:“紫宁,我送你回家吧。”

“金俊熙,你够了!”韩紫宁烦厌地扇了他一记耳光,震惊了所有人,包括金俊熙。“我想我i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接受你的。不要让我厌恶你!”

皇雪看着冷艳的韩紫宁,心里莫名的有些抽疼。面对好姐妹的未婚夫的纠缠和好姐妹不相信的断交,其实,她也挺可怜的。

“呀,原来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啊。”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惊讶。蓝诺辰和程梵一起走至韩紫宁面前,手酷酷地插在口袋里。

蓝诺辰欣喜地说:“还真的是你啊,宁儿。”说着他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只耳环,在韩紫宁眼前晃了晃,“你看,这是你上次不小心落在我那的。找着急了吧,总是丢三落四的。”说完,还宠溺地刮了刮韩紫宁的俏鼻,轻声笑了笑。

四周响起一片吸气声,原来韩紫宁这么快就甩了金少是因为辰少啊,看样子她和辰少的关系不简单呐,有奸情!

“别碰我!”韩紫宁不爽地拍掉蓝诺辰的手,“还有,别叫得那么肉麻,我认识你吗?”

“你是谁?”金俊熙沉着一张脸,这个男人刚刚和紫宁亲昵的举动刺伤了他的眼球。

“小宁儿,你怎么可以说不认识我呢。那天晚上我们可是。。”蓝诺辰无视了金俊熙,委屈地向韩紫宁控诉。

“我和你不熟!”韩紫宁当然记得这个自恋的大明星,她可是和他共睡过一张床的,记忆深刻。

但他这话也太引人瞎想了,很容易想歪。

“一回生二回熟嘛,我们当然很熟啦。”蓝诺辰嘴角挂着痞痞的笑,秉着我就是无赖,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想法,坏笑地看着韩紫宁不停变换的小脸。

他旁边的程梵也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听听这话扯的。

“真是无赖!”韩紫宁鄙视地看着他,咬牙切齿地挤出这句话。无视还在他手中的耳环,径直转身离去。

“哎,真是没礼貌。”蓝诺辰看着那抹孤傲的俏影,不满地撇了撇嘴,抱怨。

随后,金俊熙在众人无视中阴沉着脸离去。程梵一会儿要去酒吧工作,顺带也拉着蓝诺辰走了。

※※※※※※

酒吧,依旧充满迷情的灯光、刺激的尖叫、轻佻的言语和混合着酒香的糜烂气味。

今晚的韩紫宁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上灌酒,买醉。面前不知何时早已摆满了一排排的空瓶子,她却浑然不知。

断交?呵,许迷夏,你以为你是谁?我韩紫宁不稀罕!

她又往嘴里猛到了一口酒,来不及吞咽的酒水沿着下巴滑下,滴落。

“哇哦,如此香艳的场面。”蓝诺辰走了过来,斜倚着吧台,站在她面前,调笑。

韩紫宁觉得声音有些熟悉,抬首看去,突然感觉胃部有些抽痛,难受地皱起眉头。接着华丽丽地吐了?污物中还带着些血。

蓝诺辰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我就这么让你感到恶心?还恶心到反胃了。”

瞥了眼被溅到的裤子,蓝诺辰欲哭无泪,他有洁癖!

韩紫宁却没有心情理会他,胃疼得她直冒冷汗。她弓着身子,用手紧按在疼痛的位置,想要以此缓解疼痛感,却没有作用。

“喂,你。。”蓝诺辰看着蹲在地上的韩紫宁,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弯腰抱起她,收起不爽地情绪,正经地说:“我带你去医院,再忍忍。”

※※※※※※

医院,总是充满消毒药水的味道。韩紫宁醒来便闻到了这难闻的气味,她皱了皱眉。昨天晚上,她去酒吧买醉,好像喝了很多酒,然后。。胃很难受,貌似还吐了。接着,蓝诺辰送她来医院。。蓝诺辰?!

韩紫宁环视了病房一周,入眼的几乎只有白色,并没有那抹身影。他走了?

正疑惑间,随着香味的飘进,蓝诺辰提着早餐走进病房。见她醒了,蓝诺辰将早餐摆好,平淡地开口:“先喝点小米粥,垫垫胃。”

此时,韩紫宁的肚子早已吐得空空的。她没有拒绝,道了声谢,便默默地吃起来。

“喂,你不知道你有胃病吗?”蓝诺辰将检查报告递给韩紫宁,“为了许迷夏买醉,连命都不要了?”

韩紫宁结果检查报告,也没什么胃口再和粥了。见上面写着“急性胃炎”,沉默了一会儿,说:“不是绝症,死不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