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惩罚拧喷了

顾知深虽然没有说话,却将自己的脸凑到了她的面前,薄唇微勾,意思不言而喻!

“哇呜!”郁靳久笑着吹了一个口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这一幕。

白长安不屑的撇嘴:“你就可尽虐杀我们这些单身狗吧!看以后还有谁给你做牛做马!”

原本在唱歌的顾安阳似乎察觉到什么这边有好玩的,立刻跑过来,屁股不客气的坐在莫傅卿的身旁,主动道:“四哥,我也给你一个luckykiss吧。”

莫傅卿紧绷的轮廓线没什么表情,阴厉的眼神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顾安阳,她立刻低下头,讪讪道:“开个玩笑嘛!”

莫傅卿没说话,眼神射向了顾知深和云简月,似乎也在等看好戏!

气氛一时间变得微妙,玄之又玄,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是怎么都做不到主动去亲顾知深,没熟络到这步,也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这么多人,她也不能让他在好兄弟妹妹面前丢脸吧!

云简月脑筋一转,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在自己的手指上亲一下,再用手指亲他的脸颊,“给你好运!但先声明,我可没有赌博的运气!”

几个男人没看到云简月主动亲顾知深,既失望又高兴,因为能看到顾知深欲求不满的样子!

顾知深墨眉微敛,虽然不满意她这么敷衍的“幸运”,但也知道她的胆子比芝麻还小点,能做到这步算不错了,应该是顾虑到他的面子,否则她断然做不出来这样的举动。

薄唇一勾,握着她的手去摸牌。

一时间几个人的呼吸都屏住了,面面相觑,白长安瞪大眼睛紧张的看着顾知深的和云简月的手,“应该不会这么邪门!”

“要真这么邪门,你把麻将给吃了!”顾知深睥睨他一眼。

白长安很是自信道:“吃就吃!我赌你们没这么好运!”

话音刚落,顾知深的眼睛一亮,握着云简月的手麻将往桌子上一放,声音低沉却充满气魄:“自摸!”

一瞬间整个房间都安静的很诡异,坐在莫傅卿身边的顾安阳惊讶的嘴巴张成很不优雅的“O”型!

经理敲门将白长安点的晚餐送了进来,顾知深大掌紧搂着云简月的纤腰,在她完全不明白什么情况下,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下,“宝贝儿,你真是我的幸运物!走,吃晚餐。”

云简月反应过来,耳根子倏然滚烫起来,伸手捂住被他亲过的脸颊,心里莫名的小鹿乱撞。

分不清到底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害羞!

他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亲自己啊!

顾知深算是半抱着云简月去餐厅吃晚餐,临走前还对呆若木鸡的白长安道:“记得把这副麻将吃完!”

白长安反应过来,看向郁靳久与莫傅卿,顾安阳,皆是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相信居然会有这么邪门的事发生!”白长安去拿顾知深桌面上唯一没放下的麻将牌,拿过来一看,手指一松,麻将清脆的摔在干净的桌面上。

他绝望的差点厥过去。

郁靳久起身,经过白长安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珍爱生命,远离大哥,这句话说了很多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

叹气,离开!

莫傅卿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两字:“保重!”

顾安阳步伐顿了下,看着白长安的眼神里写满同情,“连我姑妈都不敢轻易惹大哥,你居然敢在老虎屁股上拔毛,二哥,你真是好样的!”

给白长安竖大拇指,点个赞,真是勇气可嘉!

所有人都走了,独留白长安一个人,看着桌子上的麻将,“咣当”一声趴在麻将桌上,挺尸装死。

云简月和顾知深先走到餐桌旁坐下,很自然就挨着坐,云简月压低声音和他说:“你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亲我啊!”

顾知深剑眉一挑,反问:“没人的时候就能亲了?”

“……”

云简月无语片刻,扭头不搭理他了。

大总裁,我真的和你没办法沟通啊!

用餐的时候顾安阳挨着莫傅卿坐,眼神似有若无的扫向云简月,像是在打量她什么。

顾知深察觉到什么,一个冷光过去,顾安阳立刻老实的低下头了。

“多吃点。”顾知深觉得云简月太轻了,给她夹了一些鸡肉。

有人在,云简月不好拂了他的面,说了谢谢,乖乖的吃饭。

顾安阳见此,抬头对莫傅卿道:“四哥,我想吃鸡肉!”

莫傅卿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反问:“你没长手?”

“我想吃你给我夹的鸡肉嘛!”顾安阳撒娇道。

莫傅卿完全无视她的撒娇。

“啪”顾安阳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任性道:“你不给我夹,我就不吃了。”

饭桌上的气氛略显尴尬,云简月有点窘然的看向顾知深,顾知深和郁靳久却都是习以为常的神色,顾知深继续给云简月夹菜:“吃饭。”

云简月不放心的看向莫傅卿和顾安阳,真担心他们会吵起来!

郁靳久压低声音和她解释道:“嫂子,你放心,他们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要吵架的!”

给了云简月一个“你懂的”眼神!

云简月囧:我懂什么啊我懂!

莫傅卿眼底余光扫了一眼云简月,剑眉皱起,看着顾安阳,沉冷的嗓音充满警告:“顾小五!”

因为顾安阳是他们几个人当中最小的那个,名字又偏男性化,很多时候,他们都会喊她顾小五,或小五。

“莫!老!四!”顾安阳不甘示弱的吼回去,不就是比谁的声音大嘛,谁怕谁啊!

莫傅卿额头的青筋已经若隐若现,气氛也快到剑拔弩张的地步,突然有一双筷子递到她碗里,“不就一块鸡肉嘛!来,二哥把整盘鸡肉都给你!”

白长安及时出现,打破僵局。

顾安阳看了一眼白长安给自己夹的鸡肉,再看看莫傅卿依旧冷若石头的样子,洁白的贝齿咬了咬粉唇,一句话没说,起身就跑了出去。

“安安……”云简月起身想要去追,被顾知深抓住了。

“坐下。”

“可是……”

“有人去追了!”

云简月抬头看去,只见起身去追人的是白长安,而莫傅卿坐在那,无动于衷。

唯有郁靳久还好胃口的继续在吃。

好尴尬!

“我去上一下洗手间!”

不等顾知深说包厢里有,云简月已经起身跑出去了。

但如果云简月早知道跑出来会遇到苏叙,她想,她会更愿意和顾知深呆在一个空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