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浪到飞起 穿书

周励在江宸家里住了两天,这两天过得风平浪静,反倒让江宸有些不适应。【全文字阅读】

孟雨凡也在江宸家守了两天,周励的病情才算是稳定了下来,至于那天亲周励的事儿,江宸每每想起,都恨不得薅头发撞墙。

怎么就能做出那么脑抽的事儿来呢?

难道他在嫉妒以前的江宸吗?

嫉……妒?

江宸慌了,是真的慌了,嫉妒代表了什么,他心里比谁都明白。

就这么纠结了两天,江宸想,肯定是这次周励救他,他觉得感激,所以才会产生了一些古怪的情绪。

嗯,绝对就是这么回事。

周励为了救江宸而重伤的事情,本来孟雨凡是不知道的,江煜川和周桐都不希望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自然也就封锁了消息。

不过看眼下这个形势,孟雨凡还是能猜出个大概,八~九不离十。而且江宸的脸那么黑那么臭,孟雨凡不敢再刺激他,也就没多问什么。

在这期间,周励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反正不管清醒还是迷糊,宗旨就一个,就是死拽着江宸不放。

第二天晚上,孟雨凡就被江宸轰走了,他前脚刚走,后脚周励就醒了。

周励睁开眼,看见江宸斜倚在椅子里,脸色不怎么好,正望着窗外发呆。

“江哥。”

也不怪周大少激动,江宸现在这个表情,有些迷茫失措,又有些孤独无助,真是跟原来一模一样。

江宸扭过头,眼神立刻变得冰冷,“你醒了,我这不欢迎你,醒了就赶紧滚吧。”

周励心中一阵钝痛,嘶声道,“我不走,我在这里,我爸就不敢动你,我走了,你就不安全了。”

江宸猛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瞪着周励,“姓周的,你给我听好了,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你别以为你救了我一次,我就欠你的了。哼,你现在马上滚,滚远远的。”

周励闭上眼,把头转向另一边,“我不走,我救的是江哥,不是你。”

这句话真是直直戳进了江宸的肺管子,他气得脸一下就红了,“我不想听你废话,麻利儿给我滚!”

江宸吼完,跪到床上去揪周励的衣服领子,结果正碰到周励的伤口上,疼得他浑身一哆嗦。

“唔。”

江宸怔了怔,“怎么了?你少装死,要死的话你他妈早就死了。”

周励使劲喘了几口气,“对,我死不了,反正我不走,我饿了,江哥你给我弄点饭吃行吗?”

江宸踹翻椅子出了屋,“滚你妈的蛋,让老子给你做饭,想的美!”

十几分钟后,周励靠墙坐起来,吃着江宸端进来的西红柿手擀面,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笑了。

就这样,周大少在江宸家里又跟癞皮狗似的,赖了足足一星期,江宸天天轰他,就是轰不走。

这天早晨,江宸手机里的日历提醒响了,他拿起手机,看着那一行小小的字,心中一动。

周励看见江宸站在那不动弹,好奇地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江宸叹了口气,道,“今天是我妈的忌日,我要去祭拜她,你也要跟着去吗?”

周励愣了几秒,点头道,“好,我跟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江宸没再说什么,打电话叫助理买了扫墓需要用的东西,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周励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但是走太快了还不行,两人驾车驶出市区,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了郊区的陵园。

江宸的母亲占据了一个很好的位置,可越是这样,在江宸看来越讽刺,人都没了,占多大的墓地又有什么意义?

江宸摆下一捧白菊花,望着墓碑上的照片,忽然间很想哭。

他对母亲完全没有印象了,一丁点都没有,可是他心疼她,压根就不敢去想她,因为一想起她,他心里就难受。

“妈,对不起,我把你忘了。”

江宸跪在地上,头垂得很低,周励站在他身后,看不见他的神情,但通过声音能听出来,他非常痛苦。

“我怎么就把你忘了呢?我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妈,你放心,你不会白死的,我要替你报仇,整死那个老东西!”

江宸喃喃骂着,双拳紧紧攥起,眼前一片猩红,此时此刻,如果他手里有把刀,肯定毫不犹豫地去找江煜川玩命。

江宸说的话,周励其实并没听清,他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中,有些茫然若失。

以前江哥最在意的就是他妈妈,今天来祭拜一场,会不会也是一个刺激,能让他想起些以前的事儿来?

周励想到这,又觉得自己有些龌龊,江宸那么难过,他却还在惦记着这个,其实他早就明白了,不管是从前的主人格,还是现在的第二人格,他们都是江宸。

换个说法,如果没有他那么逼江宸,伤他的心,也许第二人格根本不会出现。所以这个世界上谁都有权利讨厌现在的江宸,就他周励没有。

他现在要做的,不是贸然刺激他,让主人格回来,而是守护在他身边,不让他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周励望着江宸,默默攥紧了拳头,没错,等他的伤好了,他就带江宸离开b市,一天都不能耽搁,不然肯定还得出岔头。

江宸正闷头絮叨着,突然听见“噗通”一声,周励也跪下了。

“你这是干什么?赶快给我起来。”

“江哥,你妈就是我妈,反正以后咱们也是要结婚的,我就提前先拜了吧。”

周励说完,俯身磕了三个响头,江宸瞪着他,好一会儿都没说出话来,气得都无语了。

“你,你……我……”

周励磕完头,伸手把江宸也扶了起来,柔声道,“江哥你别难过了,以后有我陪着你,每年都回来看咱妈,好不好?”

“好个屁!”

江宸甩开周励的手,视线飘到他身后,陡然间僵住了,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完全傻了。

周励一怔,忙转身望去,几米之外,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面目狰狞地瞪着江宸。

她手里拿了把水果刀,双眼血红,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啊啊啊!江宸你这个死同性恋!你害死我的孩子,我杀了你!”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