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恺威 马雅舒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项少龙却是不知道自己在纪嫣然心中的印象已经成了这样了。【手打小说之家_新^思^路^中^文^网_新版网址_ ww.zww.Com】△¢,

若是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大声冲着纪嫣然喊冤枉。

看了项少龙一眼之后,纪嫣然便将目光重新转回了场中。

虽然那夏琉在她看来非常可恶,可是经过这片刻间的思索之后,她觉得还是不能叫她死在这里。

毕竟这是自己的地方,真要是因为这样死了人的话,传出去也不好听,对自己的名声不好。

更何况这里是自己的家,若是有人死在这里,那也够糟心的。

不过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那家伙也是不好的。

还是等连晋将那家伙好好教训一顿之后,最后关头自己再出手,这样的话,既能叫连晋出一口气,也能叫那家伙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自己有多无知,正是一举两得。

想到这里,她的手也不动声色的按在了剑柄之上

只等关键时刻到来,自己拔剑相救。

这一刻,连晋嘴角的笑容,依旧勾勒出了狰狞的痕迹。

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的长剑撕裂对方脖颈时鲜血喷射的样子了。

是以,他笑的无比灿烂。

而这一刻,夏琉也在笑,笑的比他还要灿烂。

面对连晋横空刺来的一剑,他没有半点闪避的意思,就站在哪里,当对方长剑来到身前三分之际,当即吐气开声,反掌怒拍而下。

对于夏琉的出手,连晋都想扬天长笑几声。

用肉甚之躯硬抗自己的长剑,这是人能想出来的办法吗?

你以为你是谁?曹秋道吗?就是曹秋道也不敢这样猖狂!

他心中充满讥讽的笑着,手中的长剑却是没有半点留手,反而将留下的三分力道,全部加持在了这一剑之上。

他要毕其功于一役,一剑将之干脆利落的斩杀当场。

可是,他没有看到项少龙此刻的脸色。

否则的话,他绝对就不会做出这种选择了。

这一刻,那信陵君跟魏嚣牟,已经开始纵声长笑了。

不仅是他们,便是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谁觉得夏琉能够接下连晋的这一剑。

别说是一只手,便是两手其上再加上两条腿,都不可能。

肉身之躯,无法与刀剑相抗衡,这早就是三岁孩童都会明白的道理。

开始,在此刻,夏琉的右手,却是带着凌厉的劲风,呼啸而下。

在连晋笑容绽放开来的时候,毫不留情的拍在了他剑身力道最为薄弱的地方。

“铮!”

金铁交击声音响起,连晋的手腕便觉一股针刺般的痛楚传来,手中的长剑,竟是有拿捏不住的感觉。

刹那间,他心神大震。

可是,夏琉却是冷笑一声,不等对方抽剑后撤,便是一部踏上,右手五指犹如云龙探爪一般,瞬间拿在了连晋的剑身之上,紧接着,他手腕一抖,一扯一扭,‘崩’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连晋目眦欲裂之际,他手中的长剑,竟是犹如朽木一般,生生被夏琉掰段了一截。

这一刻,那连晋便是再蠢,也知道碰到钢板了。

刹那间,脸色一片惨白,刚想抽身后退,却见夏琉抖手一甩,一道寒光犹如箭矢一般,破空而至。

连晋心中大惊,当即将依然短了一截的长剑与身前一挡,‘铮’的一声,被夏琉甩来的半截剑锋当即便是崩飞了出去。

而连晋手中的那半截长剑,也是被震得跌落在了地上。

“嘭!”

但就在这一刻,夏琉的身影却是鬼魅一般来到了连晋的身前,一掌印在了连晋身上,一震一推,连晋便如稻草人一般,直接朝着魏嚣牟横飞了过去。

魏嚣牟见之大怒,想要伸手将连晋接下,但却在手掌挨住连晋身体的手,都觉一股沛然之力冲击而来,猝不及防之下,当即便被连晋给带撞翻了桌子滚在了地上,瞬息间,满目狼藉。

满场众人的笑声,在这一刻,也都好像被卡住了脖子的公鸡一般,卡在了嗓子眼,笑不出来了。

一种无形的震慑之力,瞬息之间便从夏琉的身上扩散到了全场的每一个角落。

在场之人,全都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含义将自己包裹,看着夏琉,眼中的戏谑瞬息之间便被震惊所取代了。

“咚!”

就在这时,纪嫣然也因为震惊,不小心撞翻了酒盏。

夏琉闻声望去,纪嫣然此刻也在盯着他。

二人目光交汇,纪嫣然的眼中有着一丝震惊但更多的却是好奇。

“纪姑娘,现在应该知道,我所说的不是笑话了吧!”夏琉摸了摸鼻子,看着纪嫣然,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纪嫣然愣了一下,旋即苦笑一声,道:“先生好功夫,却是嫣然有眼不识泰山了。”

听了这话,夏琉笑了一下,道:“无妨,以后有的是时间叫纪姑娘慢慢了解我,来日方长!”

夏琉此话一出,纪嫣然眉头便是皱了一下,他能听出来,夏琉这是话中有话,刚想开口发问,便见魏嚣牟冲着夏琉怒喝了起来:“大胆狂徒,你竟然杀了连晋先生,你该当何罪!”

魏嚣牟此话一出,漫长众人顿时感到一阵心惊胆战。

看着夏琉的眼神,顿时惊惧了起来。

夏琉闻听此话,却是嗤笑一声,他对于自己的掌力,却是有着足够的自信。

铁砂掌本就是横练功夫,练成以后,别说是肉身之躯,便是人头大的青石,也能一掌拍碎。

更何况夏琉的铁砂掌已经练到了刚柔并济暗劲勃发的境界,若是一掌不能拍死连晋的话,那才是笑话呢。

是以,对于魏嚣牟的咆哮,他根本不为所动,冷笑一声道:“杀了就杀了,你喊个什么劲?不是他说的嘛,尊严是需要实力来巩固的,如今,他实力不如我,死了就属活该,难不成你还想给他报仇?”

夏琉淡漠的说着,说话的同时,双目已经盯上了魏嚣牟

魏嚣牟被他这一看,顿时便觉一股寒意从心底之中冒了出来,整个人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不敢与之对抗。

毕竟那连晋的剑术他可是知道的,即便他天生神力,也只是能够勉强与之抗衡罢了。

真要生死搏杀的话,他可不是连晋的对手。

而连晋此刻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打死了,恐怕自己上去,顶多也就是这个下场,是以,魏嚣牟心中虽然震怒,但却不敢在此刻与夏琉硬着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