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关系全文阅读

关注新文[综英美]贝克街的魔术师

只有我们身娇体弱的布雷斯同学, 原本天使般白皙细腻的小脸,现在还有一些淤痕;桡骨骨裂包着石膏, 上面被恶作剧的写了一串的数学方程式, 滑稽的吊在脖子上;全身上下多出软组织挫伤……

现在的“小可怜”布雷斯同学如同罪恶的南方庄园庄园主般,懒洋洋的躺在被阳光照射着的沙发上, 毫不留情的指挥着自己的“小奴隶”埃文同学,谁让这个家伙不负责任的闹失踪, 害的大家又是担心又是受伤的,他倒好都把敌军的“走狗”收买了!

——不趁机折腾一下埃文,简直难消他毁容之恨!

霸道的庄园主:我的拿铁不加冰好了没?

欢快的小奴隶: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3 ̄)╭

生气的庄园主:这个苹果没削皮没切块怎么吃啊?!(┙>∧<)┙へ┻┻

谄媚的小奴隶:就来就来~马上给你削好^_^

咳嗽的庄园主:咳咳……等等, 小兔苹果是什么鬼啊?!(╯‵□′)╯︵┻━┻

……

克里迪亚托着腮,气鼓鼓的看着布雷斯将埃文指挥的上蹿下跳:“布雷斯太坏了,他怎么能这么对埃文呢?”

瑞安刚想赞同一下, 结果就听到克里迪亚下一句这么说:“我也想吃埃文切的小兔苹果!”

#难道重点在这里吗?#

#不是很懂你们迷妹的心态#

而另一边的克里斯已, 经放弃劝阻那吵闹的两个人了,安安静静的吃起了玛丽奶奶烘焙的小饼干。

瑞安静静的抱着小茶杯内心疯狂的刷屏吐槽, 时隔一个星期之后的第一次群聚, 大家看上去都已经恢复了平静, 都已经有精力和精神互相打闹开玩笑了,但是敏锐的瑞安却并不认为事情真的如同表面上那么平静。

“你就消停点吧, 斯诺大财主, 你得小脸蛋儿毁容了, 要怪只能怪你跑的太慢。”凯罗尔抢过埃文上供给布雷斯的小兔子苹果, 连吃好几块含含混混的吐槽道。

“那也要怪你!那么长时间叫不来人!”布雷斯顿时跳脚了, 直接调转炮火,火力全开攻击凯罗尔。

“得了吧,是谁说个谎都不行,分分钟穿帮的?”凯罗尔毫不留情的毒舌,这小子居然还敢说她是他女朋友?

……

好比埃文,虽然现在他看上去很平静了,但是瑞安仍然无法忘记那天在急诊室外面的埃文。在瑞安的印象中,埃文一直都是个爱玩爱闹、富有责任心、有能力让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不由自主信赖的人。但是那天他看到的埃文,是他从未见过的埃文。

仿佛扛了一座山在身上,沉重的让人一瞬间无法呼吸。

至于布雷斯……

“布雷斯~”埃文的祖母玛丽的声音,从甜品店的一楼晃晃悠悠的传到二楼:“斯诺先生和斯诺夫人来接你啦~”

“好的,玛丽奶奶,我马上下来!”布雷斯磨磨蹭蹭的把自己从沙发上□□,单手艰难的穿上外套后和大家一一拥抱,然后就下楼消失在大家视线中。

“我怎么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埃文挠了挠脑袋。

“埃文,你忘了你烤的纸杯蛋糕。”克里迪亚提醒道。

“对,就是它!我先把蛋糕拿给布雷斯,你们先玩儿~”说着,就一阵风似的窜了下去。

左手俱乐部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克里迪亚,我以为你是不会放过埃文亲手做的任何东西?”克里斯惊叹的看着和以往一点都不一样,显得格外“大度”的迷妹。

“我是不想放过。”克里迪亚颇为不甘心的说:“可是我也不想再吃胃药了。”

凯罗尔顿时毫不留情的嘲笑起埃文的家政能力,但就她亲弟弟克里斯看来,姐姐和埃文的水平也就是伯仲之间,争个倒数第一第二而已。这个俱乐部里的成员,就是克里迪亚做的最简单的果汁都比经了他们手的要好喝。

耳边听着大家打打闹闹的瑞安不声不响的走到窗边,从窗口看下去,只见两个人正在愉快的互相吐槽,连送个纸杯蛋糕也能磨蹭个半小时似的。

瑞安突然有点羡慕。

不是羡慕埃文和布雷斯亲密的友情,

而是,

——为什么他就不能像那天冲出去的布雷斯,凯罗尔一样,再勇敢一点点呢?

*

“嘿,布雷斯,等等!”埃文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了要上车的布雷斯,挥舞着装在袋子里的纸杯蛋糕,看到布雷斯停了下来后,也放慢了脚步,顺便平稳一下自己的呼吸。

“下午好,斯诺先生,斯诺女士!”埃文探了探脑袋,和车子里的两个大人欢快的打了招呼。

“下午好。”斯诺女士微笑着和埃文打了招呼,严肃的斯诺先生也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而原本已经要坐到后座位上的布雷斯直接站了出来,却有点多余的关上车门阻挡住了里面的视线。

“怎么了?”布雷斯看向埃文,若无其事的问道。

“我忘记把烤好的纸杯蛋糕让你带走了,你看!”埃文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布雷斯接过蛋糕问了问香味,不由得挑了挑眉:“你做的?”

“为什么就不能是玛丽做的?”埃文有点小郁闷,难道他做的蛋糕和玛丽做的有差很多吗?为什么他看来没什么区别?

“玛丽奶奶做的纸杯蛋糕是能吃的,而你做的估计只能看着。”布雷斯懒得吐槽埃文的家政能力,那就好像他的配色能力,鬼知道明明按着步骤做的东西,为什么味道还是会差很多。

“你不想吃可以还给我。”

“吃胃药这件事情,还是牺牲我一个好了。”

不客气的收下纸杯蛋糕后,布雷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手捏了捏埃文的脸,眼神中带着恶作剧的狡黠:“听说你看到我出事的时候,都哭了。”

“我那是怕你毁了容,你的迷妹都追着我告白怕的。”埃文毫不客气的拍开布雷斯的爪子,赏他一双白眼。

“妹子全看上你我也无所谓……”布雷斯拖着长长的音说笑道:“只要你别忘了帮我解决这周的小组作业。”

“不和你逗了,叔叔和阿姨等好久了,你就好好回去休息吧,布雷斯小公举!”埃文装模作样的学着执事的动作,帮布雷斯拉开车门请他就座,然后不等他开口,就欢快的关上门,做了一个鬼脸后就跑进店里去了。

“这个混蛋……”布雷斯笑骂了一句。

车子平稳的发动了起来。

“你的祖父想要你回法国学画,布雷斯。”一边开着车,斯诺先生一边冷不丁的放一颗炸弹。

又来了。

“我不要回去,美国这边也挺好的。”布雷斯敛去了脸上的笑意,低着头拨弄着石膏上的绷带。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我也觉得美国这边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斯诺先生平静但是带着不容反驳的强硬:“我和你的母亲都很忙,既然你不能照顾好自己,无法控制你偶尔的冲动,那么我就只能把你送到能管好你自己的地方。”

一时间车厢内的气氛变得格外凝固。

“我能管好我自己。”布雷斯生硬的说。

“像这样把自己的手弄断?”斯诺先生嗤笑一声:“你知不知道你的手是用来画画的,不是用来打架的!”

“我知道。”

布雷斯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驾驶座上的斯诺先生:“但是爸爸,我喜欢画画,但也仅仅是喜欢,画画并不是我的全部。”

眼看着斯诺先生又要爆发,斯诺女生温柔的喊了一声斯诺先生的名字:“兰斯。”

这一声彻底熄灭了斯诺先生的怒火:“你有这个天赋却不懂得珍惜,你迟早会后悔的。”

眼看着斯诺先生态度松动了,布雷斯顿时就打蛇上棍了:“那我还想去学拳击!”

“闭嘴吧,得寸进尺的小混蛋。”温文尔雅的斯诺先生难得爆了一个粗口,最后还是不得不在乎母子两的窃笑声中,勉勉强强的说:“只能跆拳道,不能再多了!保护好你的手!”

“遵命!”



“雷克探长,我想好了,我要收养Fast和Caesar。”埃文看着雷克探长,认真的说。

“你觉得那个故事是真的吗?”沐浴着窗外的阳光,看着沿途的风景,布雷斯漫不经心地问道。

“这种事情我只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埃文无所谓的说着:“比如说斯蒂文他们不是很相信,还是更加相信还是老板为了吸引客人,没准操作一番又是一个乡村传说。”

“那你相信吗?”布雷斯侧着头,问到。

“What?”忙着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的埃文,一时之间没有听清楚好友在说些什么,一抬头却差点被自家的好友煞到。

柔软的金发被窗外的微风吹拂着,露出了布雷斯光洁的脸颊,冰蓝色的双眼带着一丝因为困倦而激起的水雾,朦胧的好像一块精心雕琢的宝石,蔷薇色的唇瓣浅浅的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因为懒得扣上最上面的扣子而露出的精致锁骨……布雷斯漫不经心的单手撑着扶手,双眼好像在看窗外的风景,又好像出神的在思考着什么,然而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这个人闪耀的好像天使在凡间。

仿佛是真的有人听到了埃文的内心呼唤,一声清脆的曝光声将埃文从惊艳中唤醒,一看是那个在途中碰到搭车的背包客,詹姆斯·马尔斯先生,手里拿着相机,被抓包后笑得有点尴尬。

一个自称是爱好旅行热衷摄影,追逐生活中一切美好事物的27岁英国男人。这些前缀词搭配起来听这就很怪异,也就埃文相信的不得了,还热情的和他交换着一路的所见所闻。不过鉴于威尔逊先生和雷克探长已经检查过这人的护照,除了不知道为什么闹别扭的布雷斯和一直很安静的瑞安,大家都很喜欢这个热爱自然与美的年轻人。

毕竟,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敢于只身前往陌生的国度,只为了自己的爱好与梦想。

原本还想再重复一遍的布雷斯,看到分分钟被转移了注意力的自家好友,顿时只能毫无优雅的翻一个白眼给他。

“十分抱歉,没征得你的同意就拍了照,但是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美了,所以没能忍住。”詹姆斯·马尔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腼腆的冲着布雷斯笑了笑。

“那有什么关系!布雷斯不会介意的!”埃文欢快的跑到詹姆斯·马尔斯身边,特别想看他刚刚拍的照片。由于中巴的座位后面两排被调整成为了面对面的样子,所以当埃文从布雷斯旁边站起来走到詹姆斯·马尔斯那一排的时候,不小心踢倒了詹姆斯·马尔斯的摄像器材包,包里的东西顿时散了出来。

“抱歉。”埃文连忙蹲下来帮忙捡掉了一地的器材,老司机威尔逊先生见状,也减慢了车速。

“没事没事,东西都包好的,不用担心。”詹姆斯·马尔斯并没有介意,两人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

“詹姆斯,刚才那个圆柱的是什么东西啊?”埃文有点好奇。

“是小型的那种三脚架~”收拾好摄像设备包的詹姆斯·马尔斯,为了防止再绊倒别人,费了点力气将分量不轻的摄像器材包放到了巴士上方的行李架上,然后对埃文笑了笑说:“你对摄像也感兴趣吗?”

“呃……对这种精细的东西,我还是不太会玩。”埃文耸了耸肩,然后又兴致勃勃的说:“快给我看看你刚才拍的那张照~”

一边还拼命的给大家发安利,招呼大家一起来看:“刚才布雷斯的样子简直闪到爆啊,跟全身上了金粉一样,特别漂亮!你们也来看看~”

大家团团围住詹姆斯·马尔斯的相机,一看果然漂亮的不似凡间之人。很有摄像基础的苏珊娜也说,这份美七分靠人三分靠技术,称赞的詹姆斯·马尔斯都要不好意思了。

而布雷斯则是被埃文的举动气到炸:“你才漂亮!你才全身上金粉!”

埃文委屈的瘪瘪嘴:“不要害羞嘛布雷斯,照片拍的真的很好看呦~詹姆斯等到照片洗出来了,能寄给我一份吗?”

“当然没问题,如果斯诺不介意的话!”詹姆斯说道:“等到到下一个目的地,我就借当地的照相馆暗房用,洗出来很快的~”

“那我也想要拍照!”凯罗尔十分积极的响应,刚才看到照片的时候她也被经验到了,没想到平时这么毒舌的布雷斯,被摄影师的摄像机这么一捕捉,居然能够这么漂亮,凯罗尔感觉自己的女汉子心都要萌动了。

“我也要!”

“我也要!!”

“汪呜,汪呜!”

凯罗尔的提议引发了大家的积极响应,在埃文恶搞的提议下,大家纷纷觉得模仿布雷斯刚才的动作和位置拍一模一样的照片会很有趣!在每个人都尝试了一次后(包括开车的威尔逊先生,他特意停了车选了一个光线很好的角度凹造型,实在是太狡猾了。),大家凑在一起,包括一开始不乐意参与最后还帮着凹造型的布雷斯,拿着詹姆斯·马尔斯的相机看照片。

当所有的照片摆在一起看的时候,效果全都变成了笑果——

凯罗尔在拍照的时候似乎是想模仿布雷斯的忧郁,结果感觉像面部抽筋;

克里斯拍照的时候好像被对面的谁逗笑了,结果露出了还没有长出牙齿的小黑洞;

摘了矫正视力眼镜拍照的克莉迪亚,对着镜头迷茫的双眼好像迷途的羔羊,还是带着婴儿肥的那种;

没能成功阻止大家弄乱他头发、解开他衬衫扣子的瑞安,在被强行凹好造型后,居然带着一份凌乱的颓废美;

还有心机man威尔逊叔叔,硬汉风格雷克探长,书房教授斯蒂文,名媛淑女苏珊娜……以及,一只调皮的狗Fast,一只帅气的狗Casear。

看完所有的照片后,大家还是觉得布雷斯的那种抓拍最完美,同时大家还评选出了颜值上最接近布雷斯的是埃文,但是在气质上最近的还是詹姆斯·马尔斯先生,毕竟;两个人都有那么点艺术家的气质。

心满意足闹了一圈后的大家顿时又对詹姆斯·马尔斯拍摄的其他照片产生了兴趣。

“哇哦,马尔斯先生,您的这些风景照拍的可真棒!”克莉迪亚少见的热情称赞着一个陌生人,心知肚明的大家都觉得一定是詹姆斯答应给她邮寄埃文照片的缘故……

“过奖了过奖了,都是业余之作。”詹姆斯·马尔斯不好意思的笑笑,仿佛对大家的称赞适应不良。

大家看了一会儿后都散了,倒是克莉迪亚看着看着真心燃起了热情,毕竟在孩子当中她平时出门的最少,能够见到这么多拍摄得很漂亮的风景照,也足够她高兴不已了。

“哇啊,这个城堡看上去之前您在法国拍的更加帅气,不过他们在柱子上的雕花都按时一样的,真有意思。”克莉迪亚说着将她的新发现指给詹姆斯·马尔斯说道。

“咦,真的吗?我都没注意诶。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那张我戴着棕色格子围巾,在帕特农神庙柱子变拍的……”

“不是哦,那张照片上的詹姆斯是戴着红色格子围巾的。”克莉迪亚随意的说着,点了下开下一张照片,这次的风景看上去是热带的,好像也很有意思的样子。

“是这样的吗?哈哈我记错了~o(〃'▽'〃)o”詹姆斯·马尔斯不好意思的说。

“克莉迪亚,詹姆斯你们要来玩桌游吗?”埃文举着手上的牌,对着两人挥手。

“玩呀,玩呀!”克莉迪亚立刻放下相机,热情的响应着埃文的号召。

“你们打算玩什么游戏?”作为一个年轻人,詹姆斯也对现在年轻人之间的游戏很感兴趣,也走了过来。

“狼人游戏,不知道你玩过吗?”埃文作为一个狼人杀游戏的高玩一直致力于安利周围的小伙伴一起玩。

“这个游戏我知道~”詹姆斯很高兴加入战局。

只见中巴的后面两排面对面的座位已经坐满了被埃文招呼过来的小伙伴!连斯蒂文、苏珊娜和雷克探长都被埃文拉了壮丁。

“那我就说一下游戏规则,我们一共有十个人。苏珊娜是上帝,一共有九名玩家,其中有三个狼人、两个神民和四个村民。游戏分两个阵营,狼人阵营与好人阵营。游戏采取屠城规则,即狼人需要将神民与村民全部杀死,才能取得胜利;好人阵营需要找出所有狼人,将其全部投出,则好人阵营胜利~”再次确认大家都明白游戏规则后,埃文宣布游戏开始。(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