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范剑啊,依我看这个畅舒公司就任它去吧,国内这么多的公司,这么多的行当,哪一样不好做啊,为什么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我知道畅舒公司以后肯定是一个赚钱的金饭碗,可是赚钱的行当也多了去,哪一行做好了都能赚大钱。%%%.wenxue6.com行行出状元嘛。现在畅舒公司和萧家结盟,实力大增,不是很好惹啊。我看你还是先避一避锋芒。咱是什么身份,也别跟那些草根人物一般见识。”范老三劝道。他知道侄子的脾气,打小就是吃不得亏的主,从来没人敢忤逆他,即使有人不愿意听他的命令,也只是采用拖的法则,拖到他自己忘了这件事。还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跟自己硬扛的主。范老三知道这番劝阻也只是尽尽人事罢了,免得以后大哥知道了,怪罪自己。

“行行,我不会去找畅舒的麻烦了。谢谢三叔开导。”范剑好像听进去了三叔的话,平静了下来,“不过就是一家公司,放过就放过了吧,咱又不缺那份钱。为了这件小事惊动三叔帮忙,我也太没有用了。”

没错,如果真的只是一家公司,放过就放过了。小时候跟兄弟抢玩具,抢不过来就哭闹,最后总能达到目的,现在不一样了,谁能帮他把玩具抢过来?可是,那不仅仅是一家公司啊,还有一个让自己魂系梦牵的美人。如果不打垮对手,又怎么能把对方的女人抢过来?总不能像一个小混混一样派人抢亲吧。

范剑也有点怀疑三叔如此帮忙到底有什么目的?因为三叔没能劝服萧家,范剑对三叔也有点怀疑了。他不相信凭着范家的面子,还开出了这么好的条件,萧家也会拒绝。并且还拒绝得如此干脆利落。只是不知道三叔跟萧家是怎么说的,莫不是把话说得太过,激怒了他们?人要脸,树要皮,像萧家这样的家族不会在威胁的、最后通牒似的条件下缴械投降。范剑隐隐约约感到让三叔出面说几句话好像是做错了一件事。如果没有这几句话,萧家好像不会明目张胆地跟自己作对,最多私底下帮帮畅舒。可是有了这几句话,对方一表明态度,反而直接站到对立面上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范剑也懂事了。”范老三有点失望地说,不过他很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

“这事千万不要告诉老爸。”范剑想想还是重点招呼了一句。

招呼归招呼,范楚文还是知道了他这个宝贝儿子做的事情。不过不是从老三那里知道的,而是有好几个人递了话过来。

递话人说得很巧妙委婉,时机也选得很随意,好像是不经意说起,但是范楚文是谁,成天练的就是话中话,又怎么听不出话里的意思。不过前两个人都还算是他的下属,论派系不是范家的嫡系,属于中立人士,范楚文也知道他们与某些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说有人说话委婉,也有人说话直率的,比如丁老将军。

丁老将军也是偶然知道李畅的事情的。

自从李畅从m国回来,丁文见过他一面之后,就没怎么见面了,电话还时常联系,丁文总埋怨李畅这个名义上的下属做事太不地道,缺乏某种自觉性,既不请示也不汇报,连部里的会也不参加,完全把自己当作了编外人员。部里还得给他照发工资,不过以他的收入,似乎也瞧不上那点工资。丁文知道那张工资卡李畅动都没动。虽说毫无纪律可言,但是丁文也明白,一旦自己真的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事要他帮忙,他肯定不会拒绝的。这就够了。

李畅的存在也是一个极高的秘密。上层已经把李畅归入某类特殊人物,关键时候可以派大用场的人物,平常也不会去打搅他。

不打搅他并不意味着对他的行动一无所知,相反,李畅的许多动作都落在他们的眼里,而丁文就是具体操作的负责人。好在双方都达成了一种默契,既监视又要保证他的安全,而且这种监视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会打搅李畅的私生活。李畅如果愿意,也很容易躲开这种监视加保护,只要李畅的安全有保证,丁文并不介意他时常甩掉尾巴。他也知道,自己要完全控制住李畅是根本不可能的。特别是李畅完成了m国的那件事情之后,丁文对李畅更是网开一面。

李畅最近遇到的事情自然落进了丁文的眼睛。

在一次家庭聚会上,丁老将军埋怨李畅怎么很长时间没过来看他了,这些日子到底在忙些什么。丁文灵机一动接话道:“在忙一个公司,好像遇到了麻烦。”

“什么麻烦?他还解决不了吗?”丁老将军对李畅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

“与范老的孙子有点瓜葛。”丁文说。

“我记得老范家有好几个孙儿吧。有两个还比较成器,他们会为难李畅?”丁老将军不解地问。

丁文知道老爷子说的那两个比较成器的范家孙辈人物,都是新生代佼佼者。怎么会去为难一个商人,如果不是他们,又有谁能难为了李畅。难怪老爷子难以置信。

“不是他们,是范楚文家的老么,叫范剑。”

“是他啊,听说做生意去了。怎么回事?”老爷子话里有点不屑。

“范剑看上了李畅的畅舒公司,想收购畅舒。李畅不愿意。于是范剑好像做了一些动作,想让李畅知难而退,把公司卖给他。最近李畅遇到了两起官司,都是范剑在背后搞鬼。”

“畅舒公司现在名气很大啊,李畅的确做了些好事,你不知道吧,我有两个老战友也因此受益了呢,现在还在医院住院,听说会痊愈出院了。不简单不简单。李畅解决了吗?”老爷子问。

“好像都还解决得很顺利。这家伙有些鬼才。”丁文虽然不知道李畅是怎么解决的,不过想来都是些不见光的手段。因为李畅在人脉上肯定没法与范剑比。“不过,不怕千日做贼,只怕千日防贼。范家老么如果不罢手,李畅也很麻烦的。他也没法把范剑怎么样,总不能一刀杀了他吧。虽说李畅要杀他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本章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