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自慰器

偷偷瞄了石头一眼,看了一下对方的反应。

怀尔德继续说道:“熟不知,以如今城中这些士兵们的战力,别说是去与元国方面的敌军做正面一对一的较量。可能元国一个士兵就能打本国的五个。”

“毕竟饿了那么久,又处于愤怒失去理智的状态。光用情绪上对身体产生的一些亢奋之意,显然增加不了多少胜算。”

听完了怀尔德的这些话,石头已经是惊讶的不得了了。

而且还真如这小子之前所想的那样,以前是太过小看怀尔德这人。对方显然不是一个只知道求活的胆小鬼,而是心中早已看透了元**方的一切。

“德哥,你...”一时间,石头是有些咋舌。

怀尔德也是难得在石头面前卖弄了一下自己。不过,此时的他却是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有些话多。

“石头啊,当哥哥的何曾不想改变如今我们第三军团的处境。”

“可是,在元国远超己方三倍的兵力面前,我所想的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根本无法改变眼前的现实。”

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是沉沉将其吐出。怀尔德难得表现出了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他叹息道:“苦于死路一条,还不如让人把你当成一个胆小鬼,一个逃兵。好歹日后还能为曾经的胆小,曾经的逃兵身份做些什么。”

石头此时的内心是无比震惊的,他是真心惊讶于这怀尔德能有如此的心境。不说其此时对方还能保持这般的冷静,似乎看穿了周身的一切就说他能屈能伸,不为眼前的名利得失,光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怀尔德的定力之强。

此人,也不是如今石头这种行事正,追求事态能得以掌控的少年能够相比的。而且可以肯定,就算整个“奋城”随之沦陷,这怀尔德决然不会深陷其中。甚至包括他下面的二十几个兄弟也会是逃出生天的角色。

突然,石头心中生出了一个想法,他面色一转之前的阴沉,饶有兴趣地看向怀尔德:“德哥,怪不得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要我逃离这奋城。”

“想必,你已经有了逃命之策了吧?”

也无需对石头隐瞒,怀尔德环顾四周,发现人群中的亢奋情绪愈发的加深了几分。也是对着石头说道:“逃命只是我最坏的一种打算,好歹我也是石**中的一个小队长,别把我的人品想的那么卑劣好吗?”

还真别说,别看石头和这怀尔德称兄道弟的,可心中一直不怎么在意他。只是一开始这怀尔德对“奋城”的了解程度有些超乎石头的预想,所以石头也是在和他故意拉近关系而已。

不然的话,一个石国堂堂的准爵大人,怎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军中队长,而且还是最小的小队长。

不过,在怀尔德今天对石头说出这番话语之后,之前对方那渺小的形象是一去不返。在石头心中,也是暗叹此人不简单。甚至还觉得怀尔德有着些许的睿智存在。没错,就是睿智。

石头一般在出手前会先估算对方实力,如果有胜算,这小子才会出手。

假如碰到那种胜算不高的,就比如上次的“山顶城”所遭遇的“结”组织成员亚丝玛特。那时候这小子的胜算可以说是低到了一半以下,毕竟对放的境界比他要高出一截。

虽说最后还是胜了,但石头当时也确实承担了很大的风险。

而对于这种胜算不是很大的,石头会根据事态的严重程度而进行的考虑。

如果事态不严重的,那石头也就会选择保守,不予以出手。但如果事态严重而且还是那种较为紧急的,这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成功几率不是低到那种绝望的程度,这小子一般都会予以行动。

这种性格,和眼前的怀尔德就完全不同了,对方显然是那种在保证成功率的情况下才会出手。万一其中存在着某些不确定因素,就算整个事件的成功率依旧很高,可对这怀尔德还是会选择放弃。

看着怀尔德,石头自嘲地摇了摇头。“呵呵呵,果然是看人不只能看表面啊。”

“什么?石头兄弟你刚才说什么?”还以为石头又提了一个问题,怀尔德一时间也沉浸在自己之前的思绪当中,因此并没有听到。

“呵呵呵,没什么。”向着不远处的城门方向一望,此时下面聚集着的人群似乎更多了。而高处的军团长易迪森也是面色涨的通红,显然在以带伤之躯,劝说着下面的众多士兵不要出城。

“德哥,你刚才说逃命只是你最坏的一种打算,敢情你脑子里还有存货啊?”

也已经习惯石头的这种说话方式,怀尔德“呵呵”苦笑了一声。

“德哥,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好歹要解决眼下的军变吧。万一军团长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有悲剧了。不说荣辱,好歹在他的极力庇护之下,我们第三军团的将士们现在还活着。”

“虽说有些苟延残喘吧,又有些憋屈。可好死不如烂活嘛。”

一听自己竟然说出了“好死不如烂活”这种话,可也是有些让石头暗觉自己是不是被怀尔德给传染了。要是以前,是绝对不会生出这种想法的。这小子宁愿轰轰烈烈的去与敌人死战,也不可能苟且的躲在后方独活。

“石头兄弟,看来你已经学到了我的精髓。”

也是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怀尔德撇了撇嘴,“要是前阵子元国方面没有用粮诱这招,我可能还真有办法控制住眼下的局面。”

“不过现在嘛。”摇了摇头,怀尔德再次叹息:“哎...现在来说,难。”

看着四周情绪不断还在高涨将士们,怀尔德也是感到了一丝棘手。不过他也不担心,就像之前说的,就算全军的将士真的奋不顾身冲出城去与元国敌军做拼死一搏。

怀尔德也有办法把自己和小队的兄弟们弄出城,当然,如果石头愿意,自然也会带上他。

“呵呵呵,德哥,以你的才智,想必也看出眼下的局势如果不进行压制。那么最坏的结果马上就要发生了。”

“说说看吧,万一你的办法真有可能成功呢?”

也是有些拗不过石头的再三发问,而且怀尔德感觉,今天的石头似乎与平日里有些不同。因此,也是心一横,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要知道,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十足的或者九成的把握,就算怀尔德心中有了全盘的计划,也会当场将这计划给否决。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石头,他还真把自己的计划给说了出来,而且在一瞬间,他也想出了最佳的人选。只不过这个人选,并不是他原先计划中的那位。

“石头,我记得你们炊事大队里面有一个圣境界的大队长吧?”

对于第三军团中的前线将士们,怀尔德还是了解比较清楚的。只是关于后勤方面的还真就没怎么了解过。

石头点了点头,“你说的是老铁犁吧。他是我们炊事军中魂师境界最高的,只是他似乎没什么心思在自身的武力修为上。”

怀尔德当然知道石头的意思,一个圣境界魂师不去前线当将领,反而偏偏喜欢留在后勤,而且还是那种只能烧火做饭的角色。任谁都能知晓此人是一个不重武力之辈。

怀尔德也不在意,“诶?这圣境界的魂师就是圣境界的魂师。眼下整个军团中,你看还有什么人是没有受伤,而且境界还在圣境界之上的。”

这么一说,石头倒是无言反驳。别说是圣境界以上的魂师,军中就算是那些精境界以上的中队长也都是各个身上带彩。不是受了内伤就是那种很严重的外伤。

而这个老铁犁,还真是一个境界十足的圣魂师,身上又不带任何的伤势。可以说是如今第三军团中,明面上的战力“第一人”。

不过,有件事情这怀尔德却是不知道,而且石头也不好意思说。那便是不久前,石头为了让老铁犁教他一种强化魂师元魂的魂兽料理,导致多给他灌了几瓶“果酒”,马屁拍过了头。

虽说老铁犁最后还是答应石头,出手了。可结果却是,在制作魂兽料理的过程中,这老家伙火力过猛,不但料理没制作成功,反而还将自己给炸伤了。

导致最近几天,这老铁犁给军团长易迪森制作的魂兽料理,也都是石头给他代烹的。

有些尴尬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怀尔德。而怀尔德一听,可是当场面如死灰,似乎他的那个计划,真到了没有任何胜算的地步。

看出了怀尔德计划中对于一个高等级魂师的需求,石头也是自告奋勇,“怀尔德大哥,老铁犁不能登场,但我可以啊。”

“德哥你看哈,好歹我也是一个固魂师。”

“什么?你...你是固魂师?”显然对石头固魂师的这消息有些意外,怀尔德可没差点惊掉下巴。

原来这一个月里,天天和自己瞎扯的炊事军大队长竟然是个固魂师。这也太扯了,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难不成对方也是一个不喜欢当将领,只喜欢烧火做饭的角儿?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