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当先的一人,手里缠着一个铁链子,抡圆了左抽右打,势不可挡,正是断崖堂断崖战队的头目,陆成。【 】

“蓝枫哥,蓝枫哥……”陆成边冲杀边打声的叫喊,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

原本形容俊朗的一张脸,此时满是血污。可以看见,在他身后是二十多名同样步履矫健的年轻后生,他们神情彪悍,目光冷峻。清一色的左手拳套,右手陌刀,锐不可挡。

如果说他们是一头猛虎的话,那陆成显然就是猛虎的獠牙,锋利,尖锐,他不断的撕裂着正前方的敌人,手里的铁链子带着的乌光,所到之处是一片血色,就这儿样,硬是被他清理出了一个三米左右的无人地带。

只是,他们的敌人实在太多了点。

他们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剔骨尖刀,虽然势不可挡,可是对手被杀退了一层是又一层。总之,他们不停的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

可即便是这儿样,他们依然像是一台精密的仪器似得,彼此配合默契的将受了重伤的兄弟护卫在中间,绞杀着面前的一切。

和四周不断呼喝和发出惨叫的东海帮精英们相比,他们的沉默,显得越发的冷酷和森寒。

只是,他们的对手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不出声,是怕刘猛听不到陆成的喊声。

“叫鬼叫?老子还没死呢!”陆成瞥见他们,猛的撞入一名小弟的怀抱,膝盖狠狠的撞在了他的两腿中间,然后将他踹飞出去,撞的后面的四五名斧头帮小弟东倒西歪,抽空大声说道。

“蓝枫哥?”

“老大,在哪儿呢……”

“堂主……”

沉默的断崖战队的小弟们纷纷来了精神,一个个的两眼放光,手下的刀势都不由自主的加快!

“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毒蛇一见断崖战队的人马上就要冲过来了,急的独臂舞刀,大声呼喝。围着陆成他们的斧头帮小弟,顿时有七八个人听到了他的喊声,从两边快跑几步,挡在了断崖战队和刘猛之间,组成了第一道防线。

毒蛇这儿才稍稍松了口气,可是他这口气才刚刚到嗓子眼,便嘎的一下顿住了。

因为,已经听见了刘猛声音的断崖战队,突然爆发出了一股让人绝望的力量。

陆成两眼放光,手腕一甩,手里的铁链子猛的缠在了一名斧头帮小弟的脖子上,右手一震,将对方扯倒在地,然后一脚踩了上去,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蓝枫哥在这儿,兄弟们,断崖荣耀!”

“粉身碎骨!杀,杀,杀!”一干断崖战队的小弟眼睛都红了,他们先是断崖帮,后是断崖堂,而如今则是断崖战队,断崖两个字便是他们的荣耀。

敢将敌人送断崖,敢以己身赴断崖!

这儿便是他们的断崖荣耀,他们的断崖精神!

三声怒杀中,原本被保护在中间的受了重伤的小弟,一个个突然像是下山的猛虎般扑了出来,手握陌刀的他们,奋不顾身的撞向前面的刀光。

没有躲闪,没有惨叫,有的只有一声声撕裂黑夜的长笑,和一道道惨白的刀光!

鲜血,就在这一瞬间,像是瓢泼般落了下来。

扑出去的五六名受了重伤的断崖堂小弟,被一柄柄钢刀贯入了身体。刀从胸口入,从后背透出!半截血红的刀尖,森冷可怖!

可他们手里的陌刀,却也几乎在同时劈入了对方的身体。

以命搏命,粉身碎骨!

斧头帮的渺小防线,就像被海水拍过的沙堡一般,被他们用自己的命,生生撕的粉碎。

一个个的断崖战队的成员不再防守,而是改成了拼命的进攻。他们手里的陌刀,如同刹那间的芳华,在夜间妩媚绽放。只是这儿妩媚,却带着透彻心神的杀机和疯狂。

是的,疯狂。

因为他们必须要抓住自己的兄弟用生命趟出的这条血路!所有的断崖战队的成员都像是疯了的猛虎似得,转而向前,他们用手里的刀,用身体,用牙齿狠狠的撞向敌人。

面对刀光,他们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对敌人,对自己。

在这儿一刻,他们忘记了死亡!

当敌人的钢刀戳入他们身体的时候,他们手里的陌刀已经狠狠的劈入了对方的咽喉。转眼间,竟然有五六颗硕大的脑袋在漫天血雨中飞舞。

而后,他们便从血雨中冲出,恍若一群夺命的厉鬼。挡在他们前面的斧头帮小弟,转眼间便被践踏在地。

斧头帮的那群小弟,虽是精英,可哪儿见过这个?这哪儿是厮杀啊,这简直就是索命来了。

围着刘猛的那些人,忙不迭的后退。有的甚至吓的将手里的家伙都丢到了地上。陆成等人却趁机冲了过去,将刘猛和刘月他们围在了中间。斧头帮的小弟然后再将他们围在中间,只不过可能是刚刚的场面太过震撼,他们只是围着,并没有立即发动进攻。

断崖战队的成员受伤较轻的很自觉的站在未免,警惕着他们。

“老大,您受伤了?”一见到刘猛身上的伤,陆成沙哑着声音喘着粗气说道“都怪我来晚了,这伙王八蛋,路上安排了好几百人,兄弟们一时间冲不过来。纱布,快点,纱布!”

纱布和止血药每个人都随身携带,因为他们就是在平时训练的时候,受伤流血都是寻常的事儿,早就养成了随身携带伤药的习惯。

所以,听陆成一喊,旁边立即有小弟将身上的纱布拿了出来,只是经过了这么一路的厮杀,那纱布哪儿还能保得住?早就被鲜血给浸透了。

陆成一看,顿时恼道“怎么都湿透了?有没有干的?谁那里有干燥的纱布?”

断崖战队的小弟纷纷从兜里将自己身上的纱布掏了出来,可竟然连一个不带血的都没有。

“好了,就用这儿个吧!”刘猛淡淡的一笑,目光中却是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机和悲伤。三十多名断崖战队的成员,十多名精锐护卫,竟然就只剩下了这二十来个人,人人带伤。

可见这儿一路,他们的厮杀是多么的惨烈。而刚才自己的手下,合身撞向刀锋的那一幕,更是让刘猛心里的怒火和恨意,上升到了极限!

斧头帮!

刘猛目光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细线,阴冷的仿佛毒蛇似得光芒冷冷的扫视着四周的斧头帮小弟。他伸手在陆成的肩膀上拍了拍,淡淡的说道“辛苦了,兄弟们。”

“现在将自己身上的伤都裹一下,给老子将胸口挺直了。断崖堂的爷们,便是死,也要站着,用胸膛面对一切!”刘猛厉声说道。

一断崖战队的小弟纷纷昂首,挺胸。手上则胡乱的将纱布四处一缠。他们身上的伤实在太多了,便连止血的药有没法用。等会儿一动手,伤口挣裂,还会有鲜血流出,这儿个时候撒了药,等会还是要被冲刷干净的。

陆成则趁机给黑豹的身上撒了药,并递了一小瓶给刘月,低声说道“小姐,撒上点,快速止血的!”

刘月目光炯炯的望着他,半晌才伸手接了过去。这儿丫头以前总觉得自己了解黑社会了,因为她的大哥便是一个黑社会帮派的老大,她便是黑不知道和谐不社会的公主。

等她后来杀了人,敢杀人之后她才豁然发现,原来,杀人和不杀人也不一样。没有见过血的混混不是好混混,没有杀过人的黑社会,也不算是真正的黑和谐社会。

可现在,她才豁然发现,黑社会,也不是只要敢杀人,能杀人就行的。

激情,忠诚,热血,生命……

在那漫天的刀光中,在飞扬的血雾中,她看到了一个个逝去的生命,她看见了自己的老哥眼中的仇恨和伤痛,她看见了那一个个明明已经遍体鳞伤,却毅然决然才闯过刀山人海前来救援他们的人。

而这儿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一个称呼,兄弟!

因为是兄弟,所以他们愿意同生共死!因为是兄弟,所以他们愿意彼此搀扶。因为是兄弟,他们没有畏惧!

这分明是一群叱诧苍穹的男儿在快意恩仇,他们顶天立地,飞扬豪迈。他们刀头舔血,悲壮激昂。

原来,黑社会也是有情的。刘月低着头,朝自己的腿上撒着药,眼泪却骨碌骨碌的从眼眶中落了下来。

“兄弟们,今天咱们可能要交代在这儿了,交代在对面这群二笔的手里!”刘猛倒提着陆成递过来的一把陌刀,将他那把已经砍杀的像是锯齿般的钢刀丢在了地上。

他用陌刀冲着蝎子指了指,大声说道“告诉我,你们怕不怕?”

“怕他个蛋!”陆成哼了一声说道。

“就是,怕他毛啊,都是俩肩膀扛一个脑袋,他们这些坑爹的货也不是打不死的小强!一刀戳上去,保证也是俩透明窟窿!”

“蓝枫哥,您就下令吧,咱们这就跟他们拼了!”

“兄弟们绝对没有贪生怕死的孬种,只要您发话,咱们保证一人拉俩垫背的……”

与此同时,李凌峰的心中猛地一沉,总觉得心中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不到一会的功夫,万虎火急火燎的进来道“老大,外面有人想要见您”

“什么人?”李凌峰淡淡的说道。

“多年未见,修罗老大还是这么年轻啊”李凌峰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阵朗爽的笑声。见到来人,李凌峰一皱眉头“怎么是他”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国安局局长张东。

张东进来之后,一阵见血的说道“修罗老大,上面说了,让你归隐”

“为什么”虽然李凌峰心中早就猜到了,但是他还是要问问。

“这个是上面的意思,我只是来给转个话,本来上面是想杀了你”张东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淡淡的说道。不过刚刚下决定没多久,又改了主意。这对你来说,未免不是件好事”

“好吧,容我交代一下后事”李凌峰无奈,虽然他也不想这样,现在还有斧头帮的虎视耿耿,还有一个未知名的血煞,但是上面交代的事情,李凌峰又不得不做。

李凌峰知交带了万虎几件事,就跟着张东走了。谁也没打招呼。因为他相信,终有一天,他还会回来的。~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