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腿缝之间

——相思意,红尘梦,多少贪嗔痴恋欢喜怨,情到浓时情转薄,此时此刻,经过了几度生死,几多悲欢,即便心有千言万语,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开口。

明熙尘被他扣住脉腕,无力挣脱,此时回头下望,一道渊谷倾斜而下,直没风雪之,一时看不清深浅,唯见雪雾弥漫,疾风拂掠,云龙一般向着冰封不断卷去。明熙尘心头微觉凛然,到不知这冰台下临绝渊,竟在如此险地,倘若两人直接摔下去,恐怕皆生死难料。但她也不十分在意,身子凌空,抬头笑道:“师叔,你这么抓着我吊在这里,很是耗费力气,倒不如松手,凭师叔的武功自然能化险为夷,不然一会儿,不是你支撑不住,便是那短刃要折断,何必两人一起送死呢?”

辛远途却不言语,体内毒性已然发作,内力无法提起,几乎连话也说不出来。明熙尘感觉到他指下力气减弱,握着自己的手掌间尽是冷汗,微微颤抖不止,于是轻叹一声,“师叔,你和师傅的恩恩怨怨我本无意插手,虽然师祖要抓你回来,可听师傅说师祖的临终遗言是要找到你,并不是要杀了你……师叔,你放手吧!”

明熙尘闭上眼睛,不再多言。当生死之际,风飘雪涌,天地茫茫,凶险难料,而她心突然想起一人,那人白衣黑裤温润的眉眼似乎就在眼前,一时清晰一时模糊,不知自己若真的死了,他会怎样?心忽然莫名痛楚,只觉得很多事情都还没有解决,有很多话想和他说,倘若就这么去了,那么一生一世都是不甘的。就在这时,辛远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尘儿,起!”说话间,明熙尘只觉得辛远图握着她的手猛地一提,身子向上甩去,半空只见辛远途的身子向下坠去。“师叔!”

明熙尘惊呼,半空一伸手将发间的簪子拔出,她手里的簪子和冷烟的峨眉刺一样,本是特制坚硬无比,手掌猛地用力向一边的峭壁插去,随着簪子的插入,身子猛地下坠,另一手急伸出,倏地抓住辛远途的一只胳臂,轻笑道:“师叔,我可不能让你死了,我的朋友还在你手呢!”

胳臂被明熙尘拉住,辛远途下坠的度减缓,他竭尽全力提起,让身子变轻已减轻明熙尘的负重。听到明熙尘的话,他冷峻的眉眼轻扬,“松手,这样我们谁也活不成!”

明熙尘以为这样说辛远途会借着她的力上来,可眼见着他没有求生的**,心里莫名酸涩,猛地大喊道:“才不要你这么轻易死了,活着到十足墓前谢罪才行。”说话间两人的身子在半空摇摇欲坠,那簪子在力也承受不住两人的重力,而且明熙尘一手握着簪尾,一手抓着辛远途的胳臂,浑身的力量都在渐渐流失,已是极限。

就在辛远途要甩开明熙尘的手腕时,明熙尘大声喊:“师叔,我不想你死!”

辛远途猛地抬眸,明熙尘清魅绝美的容颜,在风雪飞舞的长发和她魂牵梦系的身影重叠……

“咔嚓”一声,簪子断裂,两人的身子猛地向下坠去……

风拂过面颊,雪落在发间,明熙尘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快的向下坠去,但她抓着辛远途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辛远途闭上了眼睛,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和一个小丫头死在了一起。

明熙尘也闭上了幽幽凤眸,就在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腰间猛地一紧,蓦然张眼低头,只见腰间缠着天蚕丝般的墨色长绫,猛地抬头,一白衣人面带黄金面具身子正在向下坠落。也就刹那间,白衣人的身子坠到明熙尘身侧,一手搂住明熙尘的腰身,一手用力抓住辛远途的胳臂猛地用力向上甩去。

这山崖初时陡峭,越到底部越平坦,明熙尘被白衣人搂在怀里,而白衣人另一边握短剑在手,以巧妙的手法连续击刺岩石。短剑应属绝世利器,不断不折,两人因此受阻,渐渐缓下,一直滚至谷底,跌入尺许深的雪地之。但饶是如此,下冲之势依然很急,白衣人将明熙尘紧紧护在怀里,随着滚落撞在了一块岩石之上,因为一直被白衣人护着,所以只有白衣人被撞得昏了过去,而明熙尘却毫发无伤。待到白衣人醒来时,只见风吹雪舞,身侧女子看着他的清魅风眸波盈着一汪水色,“难道你以为我认不出你吗?”

白衣人将面具取下,露出一张俊美无暇的面容,眸笑意若雪,话语一如既往温润似水,“这张面具果然瞒得过所有人,却瞒不过宝宝。”

明熙尘并不为楚睿那惊人绝世之举而讶异,眸光潋滟波盈的皆是万般柔情,浅浅而笑,“你怎么没去瑞士?”

“担心宝宝,你走的太急。”楚睿微微晃动了一下头,伸手将明熙尘搂在怀里。

点点轻雪随风飘扬,徐徐落向她的衣襟发梢。这一方天地仿佛化作琉璃世界,清奇绝伦。她幽幽的凤眸微微的眯着,头靠在他的怀里,无需任何语言,那双动人的眼眸早已诉尽了所有的深情。

“楚睿!”

微雪拂过发梢,在她的呼吸间轻轻融化,春水一般化作万千涟漪。发如水,香如媚,惑人心,噬人魂,她靠近他的唇畔,一字一温柔的话语,眼神是妖,红唇是孽,温暖到炙人,妖娆到毁灭。

冶艳的柔唇,覆上他的唇,缠绕的衣襟,缠尽幽幽的月光。

“宝宝。”他轻呼她的名字,短暂的尾音借由唇畔消失在温柔深处,那样炙热的气息,似是一股强劲的深潮自渊海底处席卷而来。飞雪飘转流光,星光幽柔灿烂,但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唯有他温润的呼吸带着淡淡的冰雪气息,占据了全部思绪。明熙尘紧紧闭上眼睛,感觉他内心深处的感情。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眷恋,就仿佛无尽的生命,不灭的光阴,无论怎样的生离死别。轮回流转,都不会消失凋零。

刹那闭目,明熙尘心满意足,什么都不再想,只觉得这一刻时光,无比幸福。此时在他怀,和他一起,哪怕下一刻天地毁灭都是欢喜。

不知过了多久,楚睿才微微松开搂着他的手臂,深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宝宝,宝宝……你是不是真的想要了我的命?”

明熙尘靠在他怀里,静静睁开眼睛,一手按上他的胸口,“是!”

楚睿低头看他,雪夜那双清光琉璃的凤眸,太美太艳便是煞。桃花煞,艳如血,她的掌心覆在他的心头,只要真气微微一吐,便会真正要了他的命。他却忽然轻轻地笑了,低声说:“你想要的,都给。”

他声音柔和平静。漫天雪光点点飘零,落上他略微上扬的唇角,笑痕如月,容色若雪。

白雪白衣,月下无尘。

明熙尘抬眸,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梢修长勾起妩媚的柔光,“楚睿,我以前有没有告诉你,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她的手指轻轻滑过,他修冷的眉,温柔的眼,性感的唇。指尖辗转,幽香流离,一日日,一年年,他用柔柔情丝困住了她,困住了目光也困住了心。

明熙尘被他拥在怀里,四周雪落花开,红尘无际。伸手握住唇畔那纤柔的手指,轻声道:“宝宝,我说过的话此刻在重复一遍,我不管你想什么,做什么,你想要的我都会拿来,你不要的统统抛掉。你只要记得一件事,我的天长地久,只到有你的地方,你要放手便带我一起走,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没有你哪里都是地狱。”

他搂着她的手臂收紧,眼底的柔光好似渊海波雾盈岸,星空倾坠其,海天迷离。

明熙尘清魅的凤眸波盈万千柔情,苍茫天地,不离不弃,风雨红尘,不失不忘。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