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

生活还是那般平凡单调,虽说突破玄灵,不过他也没怎么声张,知道的也只有王凯几人,他们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狠狠震惊了一把,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相处那么久,在云星河身上在发生什么也不奇怪。反倒是那陈翔,似乎是忘了自己这个人,一直没见他,除了每天跟云星月花前月下,现在二人已经是学院里公认的情侣了,云星河反倒被人遗忘。不过他也懒得关注这些,那家伙迟早会有所动作。

这天,赤火学院再次轰动起来,早有消息传来,两位院长要另收弟子了。无数人养精蓄锐,就为今日能入院长的法眼,谁都知道,如果能拜入院长门下,不仅仅是能得到院长真传,更是傍上了整个学院。导师们也都极为期待,如果他们的学生被收入院长门下,他们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慕容芸倒是没那么激动,在她看来以云星河和王凯的天赋,足以被院长看重。特别是云星河,以他的潜力,除非两位院长眼光有问题。

一阵清风吹过,两道苍老的身影直接浮现,人群再度热闹起来,一道道火热的目光盯过去,正是天苍子和烈阳子两位院长。他们倒是不为所动,锐利的眼色不住的扫向人群,隐隐一种威压弥漫开来,收到他们的眼光,不少人都是不由自主低下了头,唯有少数几人顶着压力抬着头。很快,两位院长收回目光,颇为赞许的看了那些人一眼。两位院长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从人群中直接点出了数十人,以他们的修为,天赋实力之类的一眼就能洞穿,心性方面刚才的小测试也能算个大概。不少人对此很是不满,这么简单就把他们刷下去,却不敢说什么。王凯,风杨,云星河三人倒是都入选了。被选出的人都是一脸激动,这就成了?云星河倒是若有所思,天赋,修为,实力这些可以看出来,可心性意志之类的可不是凭那个眼色就能看穿的,肯定还要有什么考验。果然不出他所料,烈阳子淡淡开口:“你们的潜力是所有人里最好的不过心志方面还有待考究。“还没明白什么意思,下一刻,云星河只觉得心神一阵恍惚,紧接着便是昏了过去。

“我怎么会在这?“艰难的从地面上爬起来,云星河仔细打量四周,自己正处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忽然,一阵强烈的头痛刺向他的大脑,云星河狠狠甩了甩头,才稍有减缓。“我是谁,怎么来到这的?“云星河喃喃低语,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他的记忆竟是被人取走了。“不管怎么样,先弄清楚这是哪。“云星河起身走出去,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镇定。街道上人来人往,不过云星河没有跟任何人交谈,他才意识到自己一无所知,随便跟人接触的话很危险,何况即使问了也没用。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他停下了脚步,不远处几个男孩正在对一个小女孩拳打脚踢,还不时的发出讥笑,女孩紧咬着嘴唇,却是倔强的一言不发。云星河若有所思,最终还是走了过去,三两下就把他们赶回去了,毕竟他也是青年了,何况做杀手那么久,身体的本能可不会随着记忆消失。这个时候他才打量起女孩,女孩很丑,小脸蛋上布满一道道青痕,不过一双眼睛却是极为澄澈。“你父母呢?“云星河直接开口。“不要我了。“女孩声音很平淡,不难想象能如此坦然说出这种话,她究竟是受了多少欺负“。女孩一时有些愣住,有些迷茫的看着他。“这样啊,那你跟着我吧,我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两个人也是有个伴。“话音刚落,云星河不在多言,自顾自的转身离开。女孩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眼角有些湿润,却又坚定的跟了上去。一男一女,就这样静静的走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

一天,一个月,还是一年,十年?云星河抬头望了望天空,夜幕下月亮与星空交相辉映,看着火焰旁熟睡中的少女,云星河也是略微松了下心神,这个世界很特殊,没有玄气,没有什么修炼,也没有太多争端。以云星河的身手,在这里足以算是强者,他们走了很久,久到云星河自己也不记得了,可他们没有真正停留过,只是单纯的活着。他给少女取了个名字,叫月,也给自己取了个,叫星,也就是偶然仰望夜空看到月亮和星星后随便取的。他们相处了很久,可他们却极少交流,云星河当初会救她,只是不想一个人,不过现在的话,少女确实已经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了。也许是火光太耀眼,少女迷糊着醒了过来,那张快要摆脱稚气的小脸,竟是与那紫幻灵的妹妹一模一样,只是那脸上纵横的青痕却是真的。看到云星河这样盯着自己,少女有些受了惊吓,“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好吗?“云星河轻声问少女,又像是再问自己。少女没有回答,她自己也和云星河一样,对一切都很迷茫。云星河低着头思考了一会,他有些害怕,漫长的旅途中,他总感觉心神俱疲,甚至有些时候,他觉得自己活着毫无意义。很快,他再度盯着少女,忽然,他眼神一闪“决定了,我要治好你的脸,不管花多久我都要。“一瞬间,他仿佛找回了什么,觉得心灵不在空荡。少女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许久才回应道“嗯,我会等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的。“云星河笑了,少女也笑了,夜空中,星光和月光似乎更加的皎洁。

时光飞逝,转眼整整十年过去,云星河每天都在计算着日子和走过的地方,他们几乎走遍了整个大陆,拜访了无数名医,九死一生采了无数药材,当他终于凭自己的医术治好少女时,他第一次兴奋了,甚至完全没注意到少女蜕变后的那绝代风华,少女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惊喜,不过很快,云星河的兴奋被浇灭,再度化为一种深深的孤独与空虚,他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呢,又该做什么呢?他苦苦思索着,内心深处一到声音不停的响起,他不能在和少女在一起了,他必须自己走,接着走下去。他一直是个很果敢的人,留下一纸书信,把她托付给一位熟识的前辈,悄无声息的走了。

又是整整十年,他走了很多很多地方,尽管大多数都是他和月一起走过的,可这次是他一个人,他还是有一种截然不同的孤独感,曾经想远离的这种感觉,如今却是在享受着。当他飘荡着白发重新回来时,迎接他的只有两座孤零零的青坟,他愣住了很久,却没有一滴眼泪流出来,他在坟前跪了整整三天,也想了整整三天,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会悲伤,不会流泪,为什么当初要不告而别。可是下一刻,他忽然开怀大笑,笑的很安详,又很清澈,他的眼中映出来几种极为珍贵的药材,全都是他为了给少女治疗用的,而这些剩余的药材,他竟是不知不觉的全部扔了,连一点留念都不留给她。“原来我心里始终还是只有我自己,原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云星河沧桑的声音回荡在天际,他静静地躺下,缓缓闭上了双眼。

“好了,名额决定了,只有风杨,王凯两人合格,都散了吧。“烈阳子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众人耳边,大家面面相觑,刚才他们都只是走了一个神,怎么就选好了,云星河和风杨也是一头雾水,他们也觉得自己只是愣了一下,怎么就莫名的直接过关了,看这样子,他们竟是被剥夺了那部分记忆。不过院长发话,纵然谁有不满,也只能老实离去,天苍子的目光直到离去前才从云星河身上收回,似乎是怕他跑了似得。谁都没有注意道,远处一双少女的美眸同样盯着云星河,直到她离去。而更远的深处,一道阴冷的目光则是久久停留在两位院长身上。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