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坐上来深好大

痛…这是千芊醒来之后的唯一感觉:该死!k那个该死的混蛋敢伤本小姐,本小姐保证不打死他!好歹也得虐死他!(易殇:我邪恶的笑,唔哈哈哈…)

千芊她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她面前的那个穿着古代丫鬟服饰的陌生女子心里的警铃大声响起,手却已经掐住了那名丫鬟的脖子“k呢?叫k出来见我!”眼里闪过一丝杀气。

谁知,那丫鬟像见了鬼似得大叫跑了出去。

千芊愣了,她看着丫鬟的离开,头被一阵剧痛所侵袭,记忆碎片闪过……

过了几分钟,一大批人浩浩荡荡的向千芊的“住所”赶来,那名丫鬟兴奋的抱住了千芊,千芊却没有推开她的意思,心里不禁想到:原来这个丫鬟是这具身体的贴身侍女,看到自己的变化怪不得那么吃惊。而那个满脸带着温柔的笑容,但眼里却透着狠毒的妇人竟是这具身体的大娘,这具身体的家人可不好对付啊。至于那个满脸焦急眼中透着开心的妇人,是除落樱(千芊的贴身侍女)唯一对这具身体好的。咂咂嘴,原来的灵魂是傻子吗!不对该对的人好,偏偏还要找虐,去讨好狠毒的大娘。

“我的三少啊,你终于醒了!”那个满脸焦急的妇人一把抱住千芊,眼圈一下子红了。

“二娘?”千芊眼里带着一丝感动。还有隐藏的一丝无奈,她这个二娘哦!怎么眼泪就这么多呢?千芊想到了一句话,古人言曰:女人可谓都是水做的!(易殇:别注意时代了,易殇不会告诉你这是这是标准的十五字的,凑字中…)这话原来千芊可谓是示之以鼻,因为自己自从进入组织就没哭过,但是,看着二娘,她就是真的明白了,二娘!能别哭了吗!

“羽晨,你终于肯叫我二娘了!”二娘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看的千芊一阵无奈。

“嗯,二娘,羽晨想通了,你是唯一一个除落樱、四弟和大姐外对我好的人。”千芊的声音透着一点梗塞。前世的她没有父母的疼爱,今生她有了家人,一定会好好珍惜,至于那些害死她的人,等着吧,千芊相信,他们已经被预定了死神的会员,不久的将来,死神会亲手来接他们的!

-------望-天-出-品-【-戏-外-局-】-------

易殇(好心提醒,|嗯?确定不是幸灾乐祸?|):嘿!千芊,貌似死神是你的大哥唉!千芊,你要好好想清楚哦,死神来接他们,也太便宜他们了,那完全是侮辱了死神嘛!她们?哼,顶多让坠入十八层地狱的恶鬼来把他们拖下去啊!

千芊(抿指,纯洁状。|嗯?不是勾嘴邪恶状吗?|):唔,也对啊,易殇,这是个好主意,我要去找大哥,让大哥给她们打个折。

易殇(疑惑状,|嗯,想不出来诶!为什么眼睛里有像狼一样的精光?|):阿勒,你不恨她们?要帮她们?

千芊(耐心解答状,|你们够了!字幕组要疯了!能不能诚实一点,剧本是不是拿错了!为什么你们的表情与剧本完全不同?药,不能停啊!|):怎么可能啊,我要让他们好好体验下地地狱的设施,听说十八层地狱是要买票才能参观和体验的,我要让大哥让她们体验个遍!但貌似我有点亏啊。(小声的说:她们得罪了我,我叫大哥去收拾她们,花了我的钱去帮她们买地狱VIP体验,怎么算都是我亏啊,不行,重新算……)

易殇(狡猾状|嗯,终于对了一个|):牛!你们一家都牛,敛财啊,腹黑啊!在下甘拜下风!

千芊(得瑟|没啥好讲的|):怎么样!跟姐混吧!保你一辈子富贵腾达!

易殇(星星眼|……|):嗯嗯!

【以上就是易殇的腹黑之路,呵呵呵,易冷!你小心了,没准某一天,易殇就来坑你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