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雨人体艺术摄影

夜羽一族存在于宇宙的西方星域,与波尔塞人、特莱博人、白仓族共同生活在亚宾尼星球。【全文字阅读】由于四个族群连年征战不断,致使彼此之间成为了死敌连幼儿也不会被轻易饶恕,恨不得将彼此的血脉彻底灭绝。

夜晚,一轮皎月、两轮血月挂在天边照亮了漆黑的夜,也灭绝了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生机。她步履蹒跚的奔跑在树林当中,神色慌乱的不断头回张望,不远处满是火光与凶悍的叫嚣声。

成人的步伐与体力当然不是一个小孩子能媲美的,听着越来越逼近的声音,小女孩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恐惧导致了她步伐不稳,还是她早已经体力透支,总之脚下一跄踉重重的跌倒在地。

“羽族的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为什么对可怜的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弃之不顾!难道高高在上的你早已遗忘了你+无+错+ .S.的子民,还是你压根就不存在,或是视我们如蝼蚁?”跌倒在地的小女孩好像已经失去了继续逃跑的体力,匍匐在地的她仰望着夜空,一脸悲愤的质问道。 翻身仰面冲天,小女孩开心的笑了笑,一脸解脱的自言自语道:“算了,反正我也没有真正的信仰过它,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哀求想想真是幼稚的可笑。当初母亲对它是那么的虔诚,可结果呵呵。母亲,你看到了吗?那个你每天都挂在嘴边的神根本就救不了我们母女。甚至压根就不存在。你的仇,是女儿亲手报的,如果你在天有灵,就请安息吧,我们母女马上就又能团聚了!”

“团聚?你这个杀害血亲被族群通缉的小恶魔只配下地狱,被饿鬼们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一个满脸横肉的巨型壮汉从灌木丛中撞出。满眼贪婪的讥讽道。

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是被夜羽族通缉的要犯,奖赏金高达三百万,并且对方不要求死活,就算只提着首级去也可以领到赏金。

小女孩轻轻的瞟了一眼壮汉,嘴角裂出了浓浓地嘲弄之意,继续仰望天空道:“如果我要下地狱,那么你们这群被金钱蒙蔽了双眼无恶不作的家伙们岂不是要被地狱业火煎烤一万年!” 面对巨型壮汉劈下来的宽刃剑,小女孩认命般的无动于衷,因为她已经脱力了,否则她丝毫不建议临死之前抓一个垫背的,而且是多多益善。

等了很久,那种想象中的痛疼并没有到来。小女孩狐疑的看向巨型壮汉,只见对方的剑就距离自己的身体不足十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就在小女孩愣神想不通对方为什么停下来的时候,一阵微风拂过。巨型壮汉的身体化做一缕飞灰被吹散了。

“谁!”小女孩的表情十分震惊,语气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如果传说没有出错的话。那救自己的人就可能是羽族的神-凤皇!

“你刚刚在哪巴巴的骂了我半天,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吗?”。话音一落,一个年纪轻轻的男人骤然的出现在了小女孩的身边。他的出现丝毫没有给人唐突的感觉,彷佛他本就应该站在那里一般。

小女孩毫不认生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有着一头乌黑的中长发,脸上挂着温煦的笑容。后腰横挂着一把说不出由头的宝剑,和母亲每天对着祈祷的雕像如出一辙。

小女孩咬着下唇久久不语,年轻男人也只是满脸堆笑的看着她,气氛一度沉默到了极点,直到被一阵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打断。

“喂。小子!那个小女孩是我们的猎物,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蛋!”一个脸上有着好几条刀疤的凶悍男人嚣张的大骂道。

年轻男人慢慢的转过头,笑呵呵的说道:“等等,你的思维逻辑好像有些问题。是我先到的,所以她已经归我了,按照你们赏金猎人的行规,你们现在应该唉声叹气、骂骂咧咧的离开。”

刀疤脸的男人慢慢环视了一圈四周,眼珠子一转,脸上多出了一丝狞笑:“小子,行规是这么规定的没错可这荒山野岭的,就你一个人,就算我们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破坏行规的。兄弟们,你们说我说的对吧!”

“哈哈,大哥所言极是,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只看到一具被野兽啃掉半个身子的倒霉蛋!”刀疤脸身后的众人都哄笑的回答道,说话间就把年轻男人团团围住。

年轻男人表情苦恼的挠了挠头发,温言劝道:“各位,做人要诚实守信,你们这般肆意妄为、滥杀无辜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听我一句劝,还是离开吧,否则后果不是你们可以承担的。”

“后果!”刀疤脸彷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指着年轻男人大笑道:“他和我说后果,兄弟们现在就给我宰了他,让他明白明白什么才叫做后果!”

随着刀疤脸的一声令下,周围的赏金猎人们纷纷举起武器砍向年轻男人。

“如果你们能宰了我,那我才真的要谢谢你们,这种长生不死的孤寂你们永远不会了解!”面对刀斧相加的局面,年轻男人非但没有躲避,还说了一段让人匪夷所思的话。

下一秒所有武器刺穿年轻男人的身体却没有流出一丝鲜血,窜出来的竟是焚人的火焰。

“是我帮你杀掉他们,还是你亲自动手?”年轻男人控制着火焰,不让这群目瞪口呆的家伙们被火焰吞噬,转头向躺在地上的小女孩问道。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我刚刚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无尽的寂寞。而又为什么你这个在母亲口中极其善良的神会杀生?您能告诉我答案吗?”。

年轻男人笑了笑说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仙的存在,哪些所谓断绝七情六欲的神仙们,也不是一群比较强大的人类而已。他们只是比普通人更强悍、活得更久一些而已,其实活得太久也不见的是一件幸事!”

小女孩沉思了半响,突然笑容如靥的说道:“我好想明白了你的寂寞,那以后就让我陪在你身边。不再让你那么寂寞了好不好?”

年轻男人愣了愣,失笑的说道:“陪在我身边?呵呵,希望你能活的那么久,也可以遵守承诺算了,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废话你也听不懂。你的心境很纯洁,却被仇恨蒙蔽心智。贪嗔痴皆是烦恼,斩尽烦恼丝才能涅槃重生。既然如此,我赋予你涅槃黑炎,助你早日烦恼之灭尽!”说着年轻男人伸出食指在小女孩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纹身就爬到了小女孩的肩膀与脖颈。

短暂的时间可以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体会了一下自己的新能力,小女孩起身盈盈下拜道:“夜羽族奥黛丽.夜妃,愿终身侍奉在我神凤皇的左右为奴为婢,如有违背誓言顷刻间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年轻男人摇了摇头,笑道:“我不需要奴婢,我需要朋友,你可以吗?”。

夜妃愣了一下。随即在手中聚集起一团黑色火焰向那群早已不知所措的赏金猎人们走去。

“既然是朋友,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没走几步的夜妃突然转头问道。

年轻男人点了点头。

得到默许的夜妃突然变得有些害羞。搅了搅衣角问道:“以你的能耐杀了他们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你为什么要和他们废话,最后却还要选择杀了他们?”

年轻男人耸了耸肩,说了一句经过了几万年的时光,让夜妃每次回想起来都啼笑皆非的答案:“既然感化不了他们,那我就只好火化了他们!”

就这样夜妃成为了凤十三卫之一。经历了宇宙间一次又一次的浩劫,也亲眼目睹了人类再得到能力后的疯狂和野心,也了解道凤皇对人类的失望和愤慨。最后她伤心的看着凤皇兵解转世,也不愿意再被那种疯狂和孤寂所侵蚀

“要不要来根烟?回忆过去是很费脑子的一件事!”刘龙象不知何时来到天台,并坐到了夜妃的身边。

夜妃笑着接过烟。轻轻的啜了一口,说道:“真的很羡慕你们,你们的记忆都被凤皇收去了,再也不用去想过往的那些烦心事了。正所谓不知者无畏,每一天对你们来说都有新的动力,短短百年的时光真的让人很向往。”

刘龙象摇了摇头,说道:“有利必有弊!永远不要小瞧了人类的好奇心,我对你所知道的东西就很好奇。就比如同为凤十三卫,你为什么没有跟着凤皇一起转世。”

“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想体会一下当初凤皇的寂寞。”夜妃苦涩的说道,现在谈起这件事情肠子都快悔青了。

“结果如何?”刘龙象吐了口烟,一脸坏笑的问道。

夜妃没好气的瞪了瞪眼,随即叹气道:“这种滋味真不是人能受得了的!当初还有你们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可自从你们都离开之后我才了解到了长生不死的寂寞,那种没有人能懂你心境的感觉,真是让人苦闷。要不是找了点事情做,恐怕我现在已经被时间逼疯了。”

“呵呵,这就叫自作孽吧!”不等夜妃发飙,刘龙象脸色一整,问道:“说说你这次来的目的吧,我也好有个对策!”

夜妃沉凝了一下,把灵慧白泽的话原封不动的给刘龙象转达了一遍。

“这次玩大了!”刘龙象一拍大腿,愤慨的叫道:“我要去找无戒回来,白泽的威压恐怕早已传到了宇宙的各个角落,现在整个神界的人都在盯着东海星!”

“没那么邪乎吧?不少字”夜妃愣了愣说道,她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事情的紧急性。正如刘龙象所说的那样,白泽的威压已经让神界的大能者们察觉到了危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