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来了 张韶涵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难民问题在极其缺乏人口的汉末是把双刃剑。[!新思路中文网文字版小说 sww.com!]对像刘表、刘璋这些鼠目寸光,只想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无欲无求过日子的人来说是极大的包袱和负担,但对像曹操、孙权等高瞻远瞩,有着远大理想抱负的英杰来说,却是大量增加兵力和劳力,壮大自身,扩充实力的天赐良机。刘墉亦是这样的想法,特别是在北方即将一统,政治、经济秩序逐步恢复正常,又将面临曹操南侵的关键点上,这种机会刘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由于曹不兴交画还需几天,因此,刘墉只得急命周仓等人先回富义。

“俺们都走了,刘兄弟和二小姐没人护卫这可怎么行?”

“周大哥,有鲁肃先生派兵护送我们渡江你还担心什么?对岸又是咱们的地盘,那更没问题了,大不了到时你派几个兄弟来接应一下就是了。”

“不如把李贵他们几个留下来吧。有人在旁边照应着,俺们才能放心走啊。”周仓仍有些担忧地道。

“周大哥,真的用不着。”刘墉摆摆手道,“你们即刻启程回富义,要将我的意思完完全全告诉给虞相。就说是我安排的,要他立即组织人手,采取有力措施,迅行动,妥善安排。政策可以灵活掌握、要有吸引力。记住,所有难民全部收留,一个都不许给我放走了。这可是咱们以后抵抗曹操的希望。接下来,难民安置、治安巡查、招募军士……事情会一个接着一个,需要人手的地方太多了,有你们回去帮衬着我也就放心多了。”

周仓知刘墉说的是实情,的确是时间紧迫,任务繁重,良机难遇,只得拱手拜别,带着众军士先回富义。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等刘墉从曹不兴那里拿到画,竟又起波澜,再生变故。刘墉原本以为只是一场数日内就会烟消云散、对江东政局影响微乎其微的难民潮竟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原来,在周仓等人走后的第二日,城中的难民中便逐渐出现了烧、咳嗽、昏迷,甚至死亡的病例,等城守觉情势不对赶紧报给孙权时,病的人数已占全体灾民的二、三成,其症状愈明显,病情愈沉重,死亡数节节攀升,局势面临着失控的危险。城中的百姓、商户、学士,有的迅即收拾细软,拖家带口,外迁避祸;有的关门闭户,轻易不敢外出,惶惶不可终日。

孙权此时年纪尚轻,也是头一次面对这样的乱局,一时手足无措。不过孙权到底是一代英主,虽内心慌乱,脸上却是平静似水,一面派兵维持城内外秩序,一面急召鲁肃进府商议。

鲁肃是治国安邦的能人,却对疫病防控也是一无所知,正惶恐彷徨间,猛然想到刘墉曾跟随华佗学医,便满怀希望来请教刘墉道:“崇如博古通今,又深得神医华佗真传,想必对控制疫病也有好法子吧?”

刘墉不置可否,先认真听了鲁肃对病情的介绍,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可以肯定,一场大的传染病已然酿成。沉默了好半天,刘墉方道:“子敬兄,本来法子是有的。”见鲁肃眼睛一亮,长出一气,脸上露出欣慰笑容,刘墉苦笑着摇了摇头,补充道:“子敬兄,你想错了。对付任何疫病都得平时有准备才行的,如今大疫已成,现在才防怕是太晚了。”

鲁肃熠熠放光的双眼顿时一暗,好一会儿仍抱着一丝期望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崇如,咱们不妨说给我家主公听,看他是何想法?即便有些晚了,也可能减少一些损失吧?”

刘墉深深一叹道:“好吧。”想了一下,刘墉又道:“不过,子敬兄可得将我的意思原原本本地禀告孙将军,免得他到时失望。”这倒不是刘墉想推卸责任,而是他自己的心中也是半点信心没有。鲁肃看了看刘墉,点点头,也是一脸愁容。

“听闻刘将军以前在富义曾将一场大疫消弥于无形?”孙权眼睛放光,心潮澎湃,说话竟有些期期艾艾的。虽然有鲁肃提前上药、打预防针说最佳的防疫时机已经过去了,但束手无策的孙权仍对刘墉这位当世神医的得意高徒寄以厚望,甚至可以换句话说,刘墉已是孙权此时唯一的救命稻草。

“是。”刘墉心中一虚,硬着头皮继续道,“不过,孙将军,我在富义用的法子在这时却不太可能有效了。”

孙权“哦”了一声,一脸失望,又道:“刘将军,你不妨先说说看。”

“好吧。”刘墉点点头,掰着指头说道,“一是得准备大量可以抗病的药材,还有生石灰、龙胆等消毒药;二要迅组织人手,防止难民四处奔逃……”刘墉定了定神,将在富义做的疫病应急演练步骤中的重要环节和关键点仔仔细细地叙述了一番。

“这要多少人力和银钱啊!”鲁肃在一旁瞠目道,“何况现在哪里还能买到这么多药材和生石灰呢?”

刘墉点点头,叹气道:“所以我才说现在来治有些晚了。”

孙权在旁静静地听着,好一会儿,孙权拱手对刘墉道:“刘将军说有些药方可以防治疫病,可否不吝赐教,告知孙某?”

刘墉忙还礼道:“都是为百姓疾苦,刘墉岂敢藏私?”孙权一挥手,近侍端过文案,刘墉略思片刻,针对些次病的症状,拟了一个方子,又道:“孙将军,此方只能应付疫病早期,若是病势沉重,恐怕也难见奇效。”

孙权点点头,又由衷地道:“刘将军心慈好善,扶危济困,孙权感激不尽。”刘墉口中谦逊了一阵,孙权又对鲁肃道:“子敬,你先送刘将军回府,然后再回这儿来。子布等人一会儿即到,到时咱们再商议下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刘墉此时也是心急如焚,不知雒原有没有出现疫情?百姓中有没有出现恐慌?尤其是几位爱妻,不知有没有事,恐怕也在担心自己吧?刘墉忧心忡忡地想着。回到鲁肃府中,刘墉也是坐立不安。小乔问过原因,便安慰说富义搞了这么多次的应急演练,早已经烂熟于胸,只要按平常的操作应对就是了,而且虞翻老成持重,足以放心。、

但刘墉却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演练得再多也是假的,真正面对危险和困难时,人的心态是会变的。也许只有回到富义才会真正让刘墉安心下来吧。

“也不知他们会商量出一个什么结果?等子敬回府就辞行吧。”刘墉打定主意后就等着鲁肃回家。没想到,直到次日天光大亮时,鲁肃方两眼血丝,一脸倦容回来了。原来,孙权召集了周瑜、张昭等文臣武将竟商议了一天一夜。

“子敬先生,孙将军打算如何处置?疫情紧急,时不我待,怎么会商议这么久?”刘墉早等得不耐,忙问鲁肃结果。

“公子莫急,容我先喝点水。”鲁肃轻轻一摇手,端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咕噜”“咕噜”喝了下去,又连饮了两盏方长出一口气道:“公子,你不知道。众人你言我语、争长论短,却都是一筹莫展啊。我看就是再商议个三天三夜也不会有结果的。没办法,最后还是主公痛下决心、乾纲独断,一是令周都督、程老将军带军清剿山越,稳定时局;二是命有疫病的郡县皆紧闭城门,驱逐城中流民。”

刘墉瞠目道:“子敬,孙将军这样做是不是太过残忍了?这可都是他的臣民,是咱们的骨肉同胞、兄弟手足啊。”

鲁肃忿然道:“崇如,你以为我家主公就不知道么?你以为他就忍心见到百姓受苦受难,孤立无助么?你以为他就是铁石心肠,无动于衷么?”鲁肃长叹一气,一脸悲容道:“主公下令将城中所有药铺、医馆的药材搜集上来,果然如崇如所料,少之又少。面对这么多灾民,那是杯水车薪。医曹掾史道,城中有难民数万,城外更是不计其数,如今百姓间早已人心惶惶,若不断然处之,以后激成民变,死伤更甚,后果不堪设想。主公也是左右为难啊。”

刘墉悲愤道:“孙将军将那些灾民赶出城去,就是任其自生自灭?”

“听医曹掾史说,再严重的疫病也有人会活下来,而且死亡到一定程度后就不会再有人病死亡了。”鲁肃看刘墉一脸黑线,也是心中惭愧,强辩道,“崇如,不是你说再没其他法子了啊。什么事都有轻重缓急之分,不可能面面俱到。药材有限,只能用在紧要之处,紧要之人。主公下令,掾史以上官吏、都尉以上兵将本人患疾方可使用。崇如,你想想,官吏、将领的家眷,以及那么多小吏、兵士不也在听天由命么?”

刘墉默然无语,他不想与鲁肃争辩生命的平等性,因为这是没有任何结果的。好一会儿,刘墉方悠悠道:“子敬兄,烦劳你帮我找条船,我想即刻过江。”

鲁肃愕然道:“崇如不是说外面危险得很,最好待在府中少与外人接触么?”

刘墉叹了口气道:“子敬啊,孙将军将灾民驱赶出城极是不妥。难民到处乱窜,病毒就会随着人群的流动传到四面八方,更加难以防范了。不瞒你说,我是担心雒原那边也会传染上这种疫病,所以我得立即赶回去。”

鲁肃没有听懂刘墉话中所谓“病毒”的含义,也没有开口请教,但他完全理解刘墉所说事件的严重性。鲁肃愕立了半晌,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既然崇如归心似箭,我就不留你了。”说着,又很郑重地拿出两个纸包递给刘墉。

“子敬兄,这是什么?”刘墉不解道。

鲁肃解释道:“崇如,这便是照你的方子抓的药。这两包是主公特意交代给崇如准备的。你带在路上以备不时之需吧。”

刘墉心中一阵感动,摇摇头又道:“子敬兄,我这就回富义去了,带在身边也没多大用处。倒是子敬兄整日出没在城里,面临的危险要多得多,还是留给你用吧。”

鲁肃感激不已,又道:“不瞒崇如,像都督、子布和我等近臣主公都吩咐左右备有药物,与其他人大是不同,崇如放心就是。”

刘墉沉吟片刻道:“那好,我就带上吧。”

鲁肃点点头道:“我这就叫府中都尉调一拨卫队送二位去柴桑水军大营。崇如,主公可能随时召见,我就不能亲自相送了。”

“我知道,如今孙将军的身边怎能少了子敬兄呢?”刘墉点点头,内心十分理解,又深挚地邀请道,“子敬兄,期待你来富义作客,刘墉恭候大驾。”

“一定,一定。”鲁肃欣然道。

刘墉和小乔草草收拾了一下便由鲁肃的亲兵陪伴前去长江边的水军大营。一出府门,刘墉便感觉到与往日的不同。家家四门紧闭,一条条宽阔的街道上,除了不时巡逻的兵士,鲜有人迹。整个柴桑城四下寂静无声,死气沉沉。等出了城,更是静得可怕,沿途上竟没有一个人,据守城的兵士说,所有的流民都被驱逐到离城五十里以外去了。

位于长江南岸的柴桑水军大营由徐盛、丁奉驻守。听说要拨一条水军快船送刘墉、小乔过江,这二人都面露难色道:“这个军爷,不是我等不遵钧令。周都督行前曾反复叮嘱,柴桑水军关系江东时局,主公安危。没有周都督令箭,任何人不得调运船只。”

同行的军侯怒道:“你俩仔细看好,这可是主公的印信!周都督不会连主公的命令也不听吧?”

徐盛道:“周都督常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这仅是印信,也无主公手令,我俩不敢奉命。”

“你!”那军侯又羞又怒,一张脸胀得通红,冲过去便要呵斥。刘墉忙伸手拦住,又劝道:“这两位将军也是奉命行事,需怪不得他们。”

徐盛、丁奉抱拳拱手,微一躬身道:“多谢刘将军体谅。”

刘墉又问两人道:“拨船必得有周都督将令,或是孙将军手书?”(。)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