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2017年最新东京热

在海龙大厦的会议室内,老头默默的蹲在角落,肚子太大了,蹲着有些难受,感觉想要吐。

“老头!看起来,你保养的不错啊!”

戴面具的男人走到老头的身边,蹲在他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还……还好……还好……”

老头颤颤抖抖的说着,额头上出现了一层汗珠。

“呵呵,别怕!告诉我,他们的提案资料放在哪了。”

“我……我不知道……”

“呵呵,老头,撒谎可不好啊!”

“我……我真不知道!”

“哼哼,对你们这些老家伙看来还真不能温柔。”

话音刚落,男人猛的一把捏住老头的耳朵,单手用力,猛的往地板上一撞,只听见咚的一声闷响,实打实的撞了个头破血流。

“别他妈的再给我撒谎,你个老家伙!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啊!说!资料放在哪了!”

男人单手按着老头的脑袋,血顺着额头流了一地。

“真他妈的老东西!”

男人咬了咬牙,一把拉过老头的手掌,从身后摸出一把匕首,唰的一声,匕首横穿了手掌,死死的钉在地板内。

“说不说!”

匕首在晃动,锋利的刀刃顺着幅度,正在手掌内画着圈,白色的筋骨已经能够看见,老头浑身颤抖,脸色发白。

“大哥!”

“干嘛!”

“不对劲!监控看不见了,而且外围也没有消息了!”

“食人鱼呢!”

“没有消息!”

“妈的!”

男人拔出匕首,站起身,一脚踢在老头的胸口,这让老头差点闷晕过去,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这才有点意识。

“准备撤离!从顶楼走!”

“是!大哥!”

“…………”

窗口的阻击手开了几枪,也不知道打中了什么,反正外面的人不敢还击。

门口的防卫人员又布置了几个跳雷,端着枪正在戒备。

“大哥!这些人怎么办!”

“给他们个炸弹,也能拖延点时间,这事就交给你办了,我们走!”

男人拉动了下枪栓,迈步冲了出去。

“都别动啊!这可不管我的事啊,你们也看见了,如果你们死了,找我们大哥,是他让我这么做的啊。”

组装信息干扰器的男人,一边掏出定时炸弹一边正在门口布置水平装置。

“只要你们稍微动一动,那就不好意思了……”

男人布置完成,转身就跑。

计时器开始跳动,显示的时间为五分钟。

“夜一,有什么计划!”

“什么计划,唔,好痛!”

“总不能就一直跑到天台然后等待特警救援吧。”

“不不不,我们不用救援,天台有滑翔伞,我们可以用它离开。”

欧阳夜一拉紧了绷带,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而且!我相信那帮匪徒应该也会从顶层离开!”

“你想干嘛!”

“干嘛?当然想要抓住他们头了,我想知道他们是谁!走!”

话音刚落,欧阳夜一开始往七楼冲去,也就是vip会议室所在的楼层。

张大队刚接到电话,整个人都蒙了。

海龙大厦被炸了!我靠!不可能吧!

“队长!队长!”

王磊推了推他。

“啊!哦哦哦,走走走!快走!”

“去哪!”

“海龙大厦!海龙大厦被恐怖分子炸了!走走走。”

张大队越说越大声,抓起衣服就往外面跑,等到外面才知道,该死的,警车全部都被开走了。

特警!消防!医院!公安!路政!包括很少见到的枭鹰城市特战队!

“没有任何要求,但是绑架了太多的商场精英,看那没,三个女人还站在那呢,动都不敢动下!”

现场指挥的是公安局局长唐国富,见枭鹰特战队到了,就开始跟他们的队长分析着。

枭鹰特战队是驻扎在附近的一支城市特战队,不管是人员还是装备,全部都是顶尖的。

队长杨子雄,五十多岁,有着丰富的城市作战经验,他看了看四周,开始让队员去占据对面的最高点。

“a组,从一楼开始清场,b组,准备伞降,c组!必要的时候!穿透人质!”

杨子雄冷冷的说着。

刚找到位置的c组阻击手,听到队长的命令,也是心里一跳,穿透人质吗?哼哼!这下捅的篓子大了。

a组成员,共计11人,成三角进攻队形,开始进入大楼。

b组成员,共计8人,接到命令,二话不说,开始绕到海龙大厦的背后,三人戴上攀爬手套,手脚并用的往顶层爬去,余下五人戒备,等待队友从上抛下绳索。

刚进入七楼,欧阳夜一就感觉不对劲,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停!”

他及时喊了一声。

“怎么了!”

灰熊扭过头不解的看着。

“酒鬼!掩护我!”

欧阳夜一对酒鬼打了个手势,自己扔掉了m16,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猛的一个加速,趁着身体加速的空隙,突然,猛的纵身一跳,身体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手中的匕首,唰的一声直挺挺的插进了头顶的天花板。

“哇哦!都别过来!”

“怎么了!”

“有跳雷!很多……”

听到欧阳夜一在尽头的头顶叫着有跳雷,这让灰熊不由的吸了口凉气。

跳雷!美军当年参加越战,为了对付那里的游击队员所发明的丛林杀人武器。

而现在,这里的跳雷明显经过了改良,六只触角固定地面,上面装有自动感应,还不知道自动感应的范围是多远,估计不会太短,因为每两个跳雷之间布置的距离还是挺远的,这条走廊的长度,差不多是八十到九十米之间,大约布置了二十几个跳雷,该死的,难道真要测试一个吗。

“酒鬼!”

“在!”

“我现在准备往前走,你跟灰熊慢慢测试一下,小心点!”

“好!”

听到酒鬼的回答,欧阳夜一开始晃动身体,该死的,希望别掉下去。

借助身体的晃动,猛一瞬间一个加速,拔出匕首,在深深的插入天花板,该死的,这样很累的,胸口的绷带更是染红了一片。

滴滴滴的计时声在众人的喘气声中,依然是那么清晰。

老头靠在墙边,呼了几口气,然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他慢慢的站了起来。

“老先生……你……”

有人想要提醒他,那里可有平衡装置。

老头没有说话,额头流着血,这让他有些头晕,更要命的是他的手,很痛,刺骨的痛,如果再得不到医治,他的这手就要废了。

有人想要制止他,但看大家都是一副等死的样子,他也就放弃了。

老头晃悠悠的走到定时炸弹旁边,蹲下身体。

这就是一枚普通的混合物炸弹,麻烦的就是加装了平衡装置,里面有三个小球静静的来回晃动着,而在平衡装置的四周,都有触发点,只要哪一方倾斜,三个小球就会同时冲撞触发点,然后就是!轰!大家全部被炸飞!

“谁有发卡!”

老头吼了一嗓子,声音有些大,三个小球同时撞向了一边。

“呼……”

还好,老头吐了口气,紧接着又说了声,“谁有发卡!”

“我……我有……”

一个女人轻轻的说着。

“扔过来给我,轻轻的!”

“哦……好……”

女人解开头发,手上捏着一枚黑色发卡。

该死的!希望以前学的还有用!

老头接过发卡,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把发卡插进了定时装置。(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