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代练,一个任何游戏玩家都不会陌生的词。

虽然对代练的看法因人而异,但不可否认的是,代练行业的兴起正是一款游戏风靡的标志,而以英雄联盟的盛行程度,其所衍生而出的代练市场毫无疑问是非常巨大的。

洛凡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再加上曾经有几个人专门就此类问题找过他,所以他在急需用钱时,第一个想到的途径就是代练。

而李寒那边的大力配合也让他省掉了不少事,直接进入了最终的游戏阶段。

当然,由于洛凡的出现太过突然,纵使以李寒的人脉也无法瞬间集齐四个高手来和洛凡一起排位,所以……

这一次的排位并不是五排,而是四排,还有一位打辅助的哥们起床失败,目测正在重起之中。

“你好,我是李老板叫来的,你可以叫我胜东。”

语音中,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紧随这低沉的声音,又是另一道透着青涩稚嫩的声音响起,从其内完全可以听出其主人对洛凡的崇拜。

“化凡哥,你还记得我不?我跟你排过一局,那局你玩的薇恩,我玩风女辅助你……那局我们家三人挂机,我们2v5赢了!你当时的操作真是吊得不要不要的!真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能和你一起排位的一天。”

“嘁,小远你真会说,王者了不起?王者你就跪舔?听着兄弟,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王者,我只知道,你这么早把我们叫起来打单,要是输了,这个锅你背定!”

第三道声音显然带着起床气,对洛凡也不是那么信任。

“行了,海星你少说两句,李老板也说了,这单子很难打,大家尽力就好。”那道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游戏已经进去了。”

“嗯。”

洛凡应了一声,也算是跟三人打了个招呼,他除了和米小可双排外,基本上都是自己玩,很少组车队,所以话也不多。

但这反应落在海星耳朵里,却让他觉得这是洛凡在装逼。

“哼,拽什么拽?不就是个最强王者吗?还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海星撇了撇嘴,心里很不痛快。

“咦?这个前缀是……韩国的mg战队?”

突然,小远在语音里惊呼了一声。

洛凡看了看游戏的载入界面,还真是,对面五人中有四人的id都是以mg开头的,后续也都是英文,看上去似乎并不像本国玩家。

在某个小网吧里,胜东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也没想到,第一把居然就排到了职业战队。

“mg战队?很强吗?”

洛凡看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id,语气并没有像小远那样惊疑,毕竟他并不太关注职业圈,更别说国外的职业圈了,一般没上lol盒子头条的新闻他都不看。

“还很强吗?人家是s6世界总决赛的第三,韩国lck职业联赛的亚军,仅次于sky战队的存在!”

海星显然对洛凡的孤陋寡闻不能理解,同时也对他那无所谓的语气很不爽,因为在他看来,就自己边这种配置,根本不可能是别人的对手。

“应该不是一队,一队的id我都知道,而且对面也只有四个人,不一定打不过,总之游戏都已经进去了,试着打吧。”

胜东那低沉的声音再次传出。看得出,在洛凡加入之前,他应该是这个小团队的话事人。

洛凡听到胜东这么说,也没有再开口,他从三人的言语中明显可以感觉到他们对mg战队的惧怕,哪怕不是一队……

可以说,这局比赛,在开始之前,己方就已然落入了下风,至少气势上已经不如别人。

不过他也不着急,为了能更好的带动节奏,carry比赛,自己这把选取的位置是打野,选择的英雄,更是野区一哥——盲僧李青。

“这个id……是雪儿?”

恰在此时,小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洛凡又瞥了一眼显示屏,发现己方辅助巴德的id正是【文学楼】,但他没有再问一句“这又是谁?”,免得又听到海星那不愉快的语气。

然而,小远好像知道洛凡的心思,自动解释道:“是龙牙tv的一个主播,实力……我记得好像是钻三。”

“嘁,一个靠脸和胸吃饭的娱乐主播,如果没有断剑和风雨桥,她能上到钻石?麻蛋,碰到职业选手,辅助还是个弱鸡,估计这局十有八九要输。”

海星显然是个愤世嫉俗的主儿,不管是啥,他都能跳出来说两句。

洛凡没搭理他,因为游戏已经开始了。

这局他们在紫色方(地图上方),上单是海星的诺克萨斯之手,中单是胜东的黑暗元首辛德拉,打野是洛凡的盲僧,adc是小远的皮城女警,辅助是雪儿的星界游神。

而mg这边,上单是imoon的荒漠屠夫,中单是star的发条魔灵,打野是sun的虚空遁地兽,adc是wind的暗夜猎手薇恩,辅助则是一个路人玩家的荆棘之兴婕拉。

“线上能力的话……下路女警是克制薇恩的,但是巴德辅助攻击性没有婕拉辅助强,嗯……勉强先算个五五开吧,上路的鳄鱼对诺手……如果对面真的是职业选手,那估计上路得抗压了,中路辛德拉打发条应该也还好,这把的关键还是在我身上。”

在购买出门装的时候,洛凡的脑海中就有了清晰的想法。

“一级不团,守好野区入口,辅助蓝buff插下眼,我红开,上单来帮忙打一下。”

走出泉水的同时,洛凡便打字道。

“大哥,我们开黑的……”

海星都快无语了,这边语音还挂着,你打什么字?

洛凡也有些尴尬,他对这种线上开黑还不是很适应。

…………

此时此刻,韩雪依的直播间里。

“卧槽,真的又排到mg的人了!”

“心疼我雪,又要被虐了……”

“瞎说什么呢,雪儿一定可以打得韩国棒子妈都不认识!”

“拜托,雪儿只是个辅助,你难道指望在这种局里,一个辅助巴德carry全场?这局比赛能否获得胜利,关键还是在其他位置上。”

雪儿看着满屏幕的弹幕不由得在心中暗叹一声,四个队友全都是不认识的id,估计这把很难赢,但无论输赢,只要自己尽力做到最好就行。

而在进入游戏之后……

“卧槽,这瞎子这么吊?这就指挥上了?”

“那人账号我查了,一个钻二的渣渣,战绩一片红,全是失败,这种人居然还敢指挥……”

“感觉雪儿这把又要躺输啊!”

韩雪依看了一眼弹幕,又看了看那个说要打红,但却在往敌方蓝buff处移动的盲僧,眉头也不由得皱了皱,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紫色方打野红开的话,蓝buff确实应该给眼防护一下。

这边韩雪依刚给完眼,准备上线,那边洛凡又在队友频道发言道:“辅助和ad别着急上线,等1分46秒的时候再从河道上线。”

“靠,这战绩差到爆的瞎子又在指挥了!”

“雪儿别听他的,什么都不懂当自己大神。”

“这人有毛病吧?自己要红开,却不让adc和辅助上线?这要是漏了第一波兵他负责啊!”

就在韩雪依惊疑不定,不知道这盲僧想干嘛的时候,adc女警却已经很配合的在队友频道打字:“好的,化凡大神!”

电脑前的海星忍不住捂脸:“这小子被传染了吧?有麦不用,打什么字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