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超给力大结局

番外

这一天两人在李纯熙朋友家打麻将,输光筹码之后得脱|衣服那种。就爱上网

打到深夜,陈羽手气差,此时已经脱光了上衣,剩下牛仔裤挂在腰上,上半身匀称的身段颇有些性|感,他自己没什么感觉,坐在右手位的李纯熙鼻子却隐隐发了热。

不过比陈羽还惨的是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房子的主人,那个叫柳鹤的相当有名的明星。

再输一轮柳鹤就要脱光,三方的人都想着一举干掉柳鹤,等他脱掉身上最后的遮|羞物之后看好戏。

然而就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从卧室那边的走廊里突拐走出个睡眼惺忪的鸡窝头,那是名二十出头的白皙青年,正趿拉着拖鞋,穿着件又大又长的t恤,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往他们这边瞅。

一看到背对着他、只穿着条内|裤的柳鹤,年轻人的瞌睡仿佛一下都给惊醒,神色复杂地朝他们冲过来,从背后抱住了高大的男人,欲挡住对方赤luo的身子:“师兄你、你怎么可以让别人看你的luo体!”

吐着一嘴的酒气。

而他发现挡了后面却根本挡不住前边,便挤到柳鹤的身前,把人团团抱住,皱着眉头一脸的埋怨:“师兄,去睡觉好不好……”

男人好笑地用大掌摸了一把青年的头,说了声“好,你自己回去睡吧,乖”,却也不闲着,发现该自己出牌了,便隔着个人继续摸牌。

只是柳鹤还没出牌,却有人已经不开心地捧住他的脸,开始在他脸上亲来亲去地骚扰。

“算了吧,看他醉成这样,你先带他去睡觉吧。”李纯熙望着眼前一个纠缠一个躲的俩男人,笑着说道,“今天就先放过你。”

说完站起来,把陈羽的衣服递给他,一抹带着火的眼神有意无意地从陈羽腰间飘过,抬眼说了声:“走了。”

于是,能见到柳鹤luo体的机会就这样泡了汤。柳鹤站起来,他身上的人还挂着,便只好目送了三位客人。

到了停车场和另一人告别,两人一进车里,李纯熙就绵长地呼了一口气。

陈羽盯了他一眼,斜着嘴一笑:“没看到他脱光你很遗憾?”

俊美的青年答道:“是挺遗憾的,但我更想看到你脱光,不过不是在他家。开车。”

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还没进卧室,光是进了房门,一句话不说,两个男人就已喘着热气互相揽住了对方的腰身。

缠绵地热烈地亲吻,一路甩掉了彼此的衣物,最后一起倒进了客厅沙发。在昏暗之中李纯熙轻车熟路地摸出套|子和润|滑,抬起陈羽的大腿,匆匆做了前|戏戴上套|子,便顶进了陈羽的身体中。

满室都是两个男人粗重的呼吸,高低不匀的呻|吟与喘|息,在激烈的交|合之下,沙发都被大幅度的动作撞得移了位。

在客厅里做了一次,进了浴室扯掉套|子,李纯熙又把陈羽按在了墙上,从后边毫无阻隔地进入了他。

“……”好不容易最近逼着这混蛋戴了套,但也是有一回没一回的,到了最后还是得很不爽地清理里边,陈羽□□得一身酥麻时仍旧想打人。

“我下个月要去德国工作一段时间,和我一起去,嗯?呼……”

“不、不去!呃啊!”

李纯熙从背后抱着陈羽,腰上重重一顶,啃了啃陈羽的脖子,也不生气更不气馁,在陈羽里边画了几个圈:“那我问到你答应为止。”

接着,就是漫长而狂烈的冲|撞。

最后,最后陈羽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答应了李纯熙的“邀请”,这个混蛋用这种方法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逼他就范,不是犯规吗?

李纯熙去德国的日子很快到来,陈羽这个闲人无奈地跟着跑去了图林根。原来是德国一个相当有名的葡萄酒牌子找李纯熙做国内代言,需要在图林根拍摄广告宣传片,主要的取景地是瓦尔特堡和附近的风景区。

到达图林根的当天李纯熙就跟着经纪人去谈工作的事情,陈羽有些晕机,一进酒店就倒进了床里,等他晕乎乎醒来的时候,听到套房的客厅里有说话的声音。虽然只是细语交谈,但他还是听出其中一道熟悉的嗓音来自李纯熙,而另一道有着淡淡的地域口音的英语,显然是来自一名外国人。

陈羽从床上怕起来,之前的恶心和头晕感都好了很多。他的身子光着,却不记得衣物是什么时候被人脱掉的,他环视了一圈,捞起旁边的柜子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套上,就在这时候听到了告别声。

等他走出去的时候,已经只剩下李纯熙一个人,正在整理之前来不及收拾的行李。

青年把一些东西取出来,认真地摆放在桌上,而后又抱起衣物准备挂到柜子里去,就在他转过身的时候,和走出来的陈羽视线交织在了一处。

“原来你醒了啊,好点了吗?”李纯熙向前走几步,手里抱着衣服,但还是侧头在陈羽脸上亲了一下,“出去吃晚饭?还是叫酒店送餐?”

“都可以,你决定吧。”陈羽望了一眼落地窗,他们住在赫瑟尔河岸,酒店外宁静的爱森纳赫市灯火斑斓。安然流淌的河流,在低丘中起伏的夜色,还有一些与吵杂无关的繁华都坐落在他眼内的世界。

“我已经吃过了。”李纯熙说道,“你先洗个脸清醒一下,慢慢决定吧。”

他把衣服拿进去,一件件挂到衣柜中,又把其他的放进柜子里。有陈羽在的时候他一般不常让助理进来帮忙,而喜欢什么都亲自打点好,他享受这种在两人之间流动的、再寻常不过的温馨气氛。

陈羽收拾好出来,两人一起出了酒店。时间并不是很晚,但街上的人已经不多,在国内很少有这么早就安静成这样的时候,中世纪的气息包裹着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哪怕是在有着无数的宫殿与古堡的图林根,也抵挡不住爱森纳赫特有的魅力。

这里有着遥远的时空里的印迹,从古老的建筑,到音乐的传承,还有新兴的工业气息。走了一段路两人便来到一个稍有些热闹的广场,在河流,低丘与森林的包围之下,广场的中心突然传来一阵轻快的音乐。李纯熙站在宽敞步行道上,随着音乐一笑,他突然转头,拉起了走在身边的男人的一只手,带着陈羽一个转身。

他一只手拉着他,一只手环住了陈羽的腰,后者耳边道,“广场舞是全世界的。”

陈羽被迫跟着李纯熙的节奏悠扬地旋转,好笑地“呼”了一下,“你还挺会胡说八道,你见过这么温柔的广场舞?”

“管他呢,都是热闹,有什么关系。”俊美无匹的青年拉着陈羽转动身躯,慢慢地朝人群靠拢,最终他们融入了欢快的人群当中。

他在人群中望着眼前的男人,音乐进入□□,李纯熙轻轻地探头吻住了陈羽。这是一个温柔而多情的亲吻,不带□□,只是欢喜,怀着一腔的爱意。陈羽在极近的距离中看着李纯熙,偏着下巴回以了一吻。

图林根清凉的夜晚有灯光如梦,繁星满天,他们跳完一曲,便从广场的另一端离开,又走了一截,来到一家还未关门的餐馆。陈羽在这里点了些吃的,在等着晚餐到来的时候李纯熙一直在桌对面看着他,目不转睛,仿佛要用目光把他整个的包覆起来似的。

“我有这么好看吗?”陈羽端着水抿了一口,好笑地问。

“嗯、当然。”对面的人仍旧看着他,一点也不掩饰自己所感所想。而后他突然问道,“如果我在这里向你求婚,是不是也挺浪漫的?”

陈羽手里的杯子差点掉下去。

“靠,少开玩笑了。”陈羽说,“你还想不想混了?”

“这有什么问题,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在一起了啊,”青年撑着下巴望着他,“也没耽误我的工作。”

“但那还是不一样。”陈羽说。

李纯熙莞尔:“你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他不知道什么不一样,陈羽想,但这种事……何况他们并不是那么需要靠一张纸来维系他们的未来。

“但我想和你结婚,也想给心心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啊。”青年歪着头望着陈羽笑。

等说出后半句,陈羽终于听出来这个人是在耍他了。

“李纯熙!我弄不死你!”他过快的心跳突然平稳了下来,他对着桌对面的人低吼,却没看到李纯熙红了的耳根。

第二天李纯熙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他忙得根本无暇顾及陈羽,在爱森纳赫拍了几天之后,又辗转到图林根的其他地方,一个短片最后竟拍了整整半个月。

收工的那晚,代言方的老板专程举办了一场宴会,说是表示谢意。然而晚上陈羽跟着李纯熙到了宴会,颇有些腹诽这什么答谢宴也未免太过奢华。

李纯熙因为有工作上的一些应酬,所以陈羽没跟着他,晚上就混在人群里自己管自己。只是他也总是忍不住会下意识地在人群里去找某人的影子,远远地看着那人在任何人面前都那般的游刃有余。陈羽觉得李纯熙真的就像天上的星星似的,闪烁明亮优雅,而不过于招摇。

就在他遥遥地看着他,想着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李纯熙那边有了些小小的动静,陈羽看他随着别人的话转了个身,通过他视线的方向,陈羽看了一个外国男人,三十几岁的样子,说不上多英俊,但身上有一种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的风度,从容里带着并不过分的傲慢,不知从哪里拐出来,朝李纯熙那边走了过去。

脑子里什么都没想,陈羽的脚先动了。他看到了那个男人看李纯熙的眼神,那不是什么深情喜欢,就只是……或许有些感兴趣。但这样就已经足够让陈羽心里产生了一点什么,绝对算不上愉快的东西。

他不紧不慢地穿过人群,在辉煌的灯火里往那边走过去。

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听到,但他心里明白。一些东西,根本用不着听,也不必以眼睛看得那么清楚。而他往他们那边走的时候,那两人也朝人群外走。

有服务生不小心撞了一下陈羽的肩,他站在原地,顿了一下,觉得觉得自己有些蠢。

他在做什么啊。

真是好笑死了。

明明知道那两个人又不可能有什么。

但纵使如此,陈羽还是慢慢地往那边踱了过去。

那两人并没有离开人群太远,只是站在角落里说着什么,他靠近了他们,假装不在意地站在一旁,在不会太接近,但能隐隐听到二人说话的距离。

李纯熙偏头看了他一眼,仿佛很不经意,只是那一瞬间,他清楚地听到李纯熙对对方说对不起,而后歉意地耸了耸肩。

在下一秒,陈羽的胳膊就陷入了别人的钳制。

“这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已经订婚了。”俊美的青年用流畅的英文朝那个男人说道,“他叫陈羽。”

陈羽想,我们并没有订婚。但那有什么区别?

对方在微微的讶异过后,还是微笑着朝陈羽伸出了手,而后对两人说了声恭喜,并没有感到恼怒或者说抱歉。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陈羽以为,他并不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李纯熙身处充满各□□惑的世界,他也以为他已经习惯了放任那人游走在那世界,无谓无忌,但他突然发现,其实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淡定。

当真正让他嗅到危险气息的人一出现,他竟然根本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把李纯熙拖进自己怀中,让世上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人只属于他一人的冲动。

他突然切身地明白,这些年李纯熙的不安中所怀揣着的关于嫉妒的这一部分是什么滋味,而不单单只是知晓。

或许,爱上一个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对方永远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却仍旧忍不住去猜忌,去担心,怀着一种敌意地去面对第三个人。

这一辈子,他喜欢过别人,却是第一次尝到这样复杂忐忑的滋味。

李纯熙从德国回国不久,突然传出他已经和陈羽订婚的新闻,很快,这消息就得到了他本人的证实。

陈羽在视频里看到李纯熙隆重地坐在发布会前排中心,他看到李纯熙双唇轻启,那个人隔着屏幕在对他说:“我十六岁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对我来说,他一直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哪怕我们也曾经互相伤害过。我等了十多年等来这一天,虽然他已经知道,但我还是想对着全世界向他说一句我要说的话。陈羽,我爱你。……”

陈羽对着屏幕很久没动,最后他关上电脑走出书房,午后阳光温热,偷闲的青年正窝在凉爽的冷气中轻睡。他走出去,走进客厅的阳光,走向那个深爱他多年的年轻的男人,静静跪在沙发旁边,在对方的耳朵里说。

“我也爱你,李纯熙。”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