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寻找粗跟H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天降紫星,世间罕见,此为祥瑞,赐福大汗国泰民安,大汗成圣之兆。 ”朝堂上,诸臣重复着这几天都在重复的吉利话。

马屁再好听,听多了也烦,忽必烈摆手,叫他别说了。“附马,你可有发现?”忽必烈问。

按竺迩了解忽必烈问的是有无找到郭荆娘。那夜郭荆娘消失在深宫,按竺迩曾仔细搜寻宫内,但一无所获。不过树王本体已死,无根的分身活不长久,到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可惜御水珠跟着下落不明。

他答道:“未有消息。但人终难免一死,若长时间不出现,那便凶多吉少了。”

“真如此,到也遗憾。”忽必烈叹。

大汗说的反话,按竺迩笑笑了事。

“可还有事要奏?”忽必烈问众臣。

这时,有臣禀道:“京兆府来告,张珏自尽了。”

“死了?”按竺迩和忽必烈都极惊讶。

禀报之人回答:“张珏被押至京兆之时,有同乡来探试,对其感慨,‘你为大宋尽忠一世,现在宋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张珏听了此话,趁看守不备,自缢而亡。诸看守有失职之过,京兆府已经处罚。”

“就这么死了啊?”忽必烈难以相信。

“尸体呢?”按竺迩完全不信。

启奏人回话,“尸体已被看守焚烧,骨灰放在瓦罐中,葬了。”

“烧成了灰?”按竺迩惊诧。

“是啊!”答话人没觉得不对。

按竺迩却笑了,把忽必烈都弄得一头雾水。

“大汗,臣有一事相请。”按竺迩正色道。

忽必烈许他说。

“臣侍奉数代大汗,为国效力多年,已经累了。如今江山稳固,臣想致仕回乡,与妻儿共享天伦。望大汗恩准。”按竺迩请求。

忽必烈惊讶,不知该如何应答。

按竺迩补充,“臣这一走,意味着一个时代结束了。以后会有更多如臣这般的老臣向大汗请辞。以后治国就靠大汗和你的子孙自己努力了,请好自为之。”

忽必烈点头明悟,“准。”

“愿大元国万代久长!”按竺迩行拜礼,告退。

步出大殿,按竺迩深吸口气,轻松无比。豁阿立在石阶下,按竺迩迈步过去,与她会面。

“我已辞官,总算可以安心进行我们苍露星的复兴大业了。只是没了我们这些外星人相助,大元国的国运能有多长呢?”他回首环视宫宇。

对此,豁阿没有作答。

按竺迩不求她搭理自己,笑着走自己的路。

“你很开心?不就是辞个官吗?你不是要名留青史吗?现在放弃了,你这种人活得下去?”豁阿连问。

按竺迩对她道:“给你讲个笑话吧!京兆府来报,张珏死了。他们把他烧成灰埋了。”

豁阿初听震惊,哪好笑,甚至要发怒。可突然想通,笑了起来,“确实有趣,表姐和他一定会幸福吧?”

这回轮到按竺迩不答她的话。两人保持着前后距离,默默行在笔直的道路上。

七十二年后。

黄河泛滥,天下大动,蒙元江山在民怨沸腾中飘摇欲坠。世间流传明王出世之说,一时天下豪杰蠢蠢欲动。

雅州名山县,因为地处偏僻,乱世中难得享了份清静。一人一马踏过县城的宁静,冒雨奔驰。城内住户很少,萧条中对外来者格外注意,一双双眼睛暗地里盯着。

外乡人左右张望,都关门闭户,唯见间庙宇开着门,他立刻上前避雨。

庙里比街上更安静,淅沥沥的雨声响得分明,年轻壮士摘下滴水斗笠,打量四周,没有木鱼敲击声,没有诵经声,只有个看庙老人坐在屋檐下。

壮士上前行礼,“老丈,向你打听个事。贵县贤士张文炳,老丈可其住所?”

老人耳背,伸长脖子仔细听了几遍,作恍然状,点头说:“又是来找张先生的?张先生我听说过,可不认识呀!他不住城里,你到城里来找,方向错了。”

“请问老丈,张先生在城外什么方向?”

“白马山下。”

年轻壮士点头谢过。可现在外边下着雨,他并不急着冒雨去找。

“刚才老丈说,还有人找张先生?是什么人呢?”壮士问。

老人目光指了殿内,“跟你一样的壮士,他就在里边。”

年轻人看向殿内,有位男子正在拜神。他也进了殿。

“在下明玉珍,兄台怎么称呼?”年轻人先自报姓名。

拜神的男子微笑对道:“在下名许沐。明兄在外边的话已经听到了,既然同为张文炳而来,等会儿同行如何?”

明玉珍喜道:“正有此意!”

“如此,明兄就请先拜拜这里的神吧,请他保佑我们行程顺利。”

明玉珍不介意,立刻在神像前上香。他这才仔细看了神像,此神是个骑白马的武将。

“这是个什么神?我在别处未曾见过。”明玉珍拜完,提出疑问。

许沐显然知道,“明兄猜猜看。”

明玉珍再次观察神像,摇头猜不出。看庙老人蹒跚行步,给神像下的灯添油,老人道:“这里供奉的是白马将军,白马山的山神,也是名山县土主。”

“这只是对外说法。”许沐揭示,“多年以前,名山县确实有位骑白马的将军,其名为张珏。”

明玉珍惊,“前朝四川制置?”

“正是此人。蒙古人不许祭祀宋朝忠义,县人便托以土主之名。”许沐解释。

“嘘!”老人立刻制止,“心里知道就行了,何必说出来?当心让鞑子听了去。”

“老人家,原来你不耳背啊!”许沐笑道。

明玉珍也道:“老丈还怕鞑子?如今鞑子势力早不如从前,他们的天下已经没几年了。”

老人感慨,“老汉我也听说了,白莲会闹得厉害,还有红巾军。可鞑子毕竟还握着刀,我们做老百姓的,不可不警惕。万一鞑子发狂,要把我们汉人屠个干净呢?我就听说有鞑相提议,杀光五大姓氏的汉人,以换社稷稳定。”

“老丈此言差矣!他们要杀我们,我们就不能反抗?天下英雄已经举旗,我这次四处走访,就是为寻遍贤士,把那此隐居的能人都叫出来,为苍生出力!”明玉珍慷慨激昂道。

许沐温和地笑弯眼,“明兄说得是。想当年,蒙古杀我汉人何只千万,可只要我汉人根基尚在,哪怕猛火再烈,烧去的只是表皮,终有重生之日。我游历时,曾见一棵巨木,被烧焦多年,可因地下根须尚有保留,到今年居然发了新芽。”

“死灰复燃,枯木逢春,是为大宋复兴之兆。”明玉珍大喜道,“有谶言曰‘日月重开大宋天’。”

许沐呵呵直笑,“日月指的是何?莫非是明王?明王又是谁?难道会是明兄吗?”

明玉珍连说不是自己,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几人继续聊着,不知不觉已经天晴。

许沐和明玉珍告别老人和白马庙,向白马山进发。

白马山可不小,张文炳住在山下哪儿,经过几番打听,才问出了路。

山脚下的小院里落了十数只麻雀,好似很没久人住了,明玉珍在院外喊了阵,都人应声。

“你们找张先生?来晚了,他们全家上个月就搬走啦!听说去了江南寻故人。”过路的樵夫好意提醒。

明玉珍大叹遗憾,“早来些日子就好了!说起来张文炳与庙里的白马将军有些渊源,据说张文炳就是张珏的孙子。哎,张制置你怎么就不保佑我们呢?呃?许兄,你怎么进去了?”明玉珍自说自话,不经意间,许沐已入院内,把锁好的房门都打开了。

“许兄,虽说主人已搬走,你也不能就这样闯进去吧!”明玉珍跟着他进了屋。

许沐查看屋内,桌椅摆放井然有序,只是蒙了层薄薄的灰。柜里都空了,里边的东西大概不是搬走,就送人了吧!直到他注意到墙上的画。这画直接画在墙上,带不走。

“星图?”明玉珍观察道,“不过和我见过的不太一样。那些符号有什么含意吗?”

许沐的目光落在星图顶端的符号上。“星辰落,客人来。”许沐轻念,“这里果然是天外天的一个据点,不过已经被遗弃了。”

“许兄,你在自言自语什么?”明玉珍问。

“没什么,明兄。既然要找的人已不在此,我们也离开吧!天下纷乱,王者将出,我等有志男儿怎可埋没了声名?是时候投一明主,驱鞑虏,复汉家,一展抱负了。”

“许兄说得极对,我早有此打算。既然与许兄投缘,我们结伴而行如何?”明玉珍提议。

“好!”许沐答应时已经出了屋。

明玉珍唤住他,“许兄这就走了?天色已晚,我们就打扰不在的主人,在此住一宿,明日再赶路吧?”

许沐回头笑道:“这屋子阴气重,不吉利。明兄不怕晚上碰见什么怪异,就住这里吧!反正我是不怕的。”

边说,许沐边抬头,一颗流星正好从黄昏的天空中划过。许沐依旧眼眉弯弯,如看见老朋友般微笑。

(全书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