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之所以还有一个大结局(2),是因为我对洛倾倾的父母一直念念不忘,书中也多次提及了这件事情,可是结局还是没她爹妈什么事,前思后想之下,还是再写一个结局出来。

洛倾倾如今也真是天照国and好多国的风云人物了,既是天照第一美男子三王爷唯一的王妃,又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女老板,将那么多的新事物带到了这个世界,更重要的,人家还是狐族的统领。

别的不说,起码三界之中没人不知道这位刁蛮任性、聪明伶俐、又拽吧拉几的小狐狸了。

洛倾倾一直在担心她自己未来的命运,现在的她生活的如此幸福,但这穿越来的身份却让她一直担心,看着三王爷的笑脸,更是觉得像雾中之花。

“喵了个咪的!”坐在玉溪山顶,洛倾倾看着一望无垠的天空,“老天爷啊!你耍我已经耍的够多了,这一次就不要再耍我啦!”

身后于波的声音却响了起来:“那你父母怎么办?”

洛倾倾转头看去,于波已经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冲她一笑,唤了一声:“洛晴!”

洛倾倾似乎被雷震了一下,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喊了,甚至连她自己都快忘了。她已经习惯了当洛倾倾,那个三王爷爱着的洛倾倾。可于波这一喊,她便又想了起来,想起来洛晴身上的责任。

“我能怎么办啊!”洛倾倾叹了口气,“我也想回去看我父母啊!但你以为这是坐飞机来的这么简单?还是你能给我一个任意门?”

于波今天笑的不太正常,他以往都笑的有些吊儿郎当,一副地痞流氓的感觉,而今天他笑的格外的正经,甚至洛倾倾觉得面前这个人不是于波。

“洛晴,你就从未想过,你在这个世界遇到我,而且每次做梦回去的时候都会梦到我,是为什么吗?”

洛倾倾“啊?”了一声,随即恍然大悟的指着他,“你不会是007吧?”

于波这么正经却还是忍不住撇了撇嘴:“你能不能正经点儿!好吧!就当我是007吧!总之,我能让你回去,这一次,不是幻境。”

洛倾倾笑了一下:“别开我玩笑了!我梦到你,那是只有你跟我一样是穿越来的啊!难不成我还能在二十一世纪梦到三王爷不成?你能帮我回去……那你是老天爷?”

“是又怎么的?”于波站了起来,“我说真的洛晴,只有这一次机会,我给你!只要你想回去,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

洛倾倾也慢慢的站了起来,开始正视这件事情,于波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而且联想起之前的事情,也的确有不少值得怀疑的地方。

“是真的?”洛倾倾又问了一句,这若是真的,那对她来说信息量也太大了,这个选择他在幻境中面临过一次,她做不出来。

于波点头,这一点头就像是落下了一个重锤,而且重重的砸在她的心口。

“我有个问题……”洛倾倾顿了一下,“我梦到我成了植物人,我爸妈就守着一个植物人的我,这是真的么?”

洛倾倾想如果她没有变成植物人,她的父母没有变成她梦中的样子,那自己不回去也没有关系,毕竟离不开她的,还有三王爷和狐族的所有人。

可是,于波又点头了,这一下,洛倾倾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她也必须要回去,这是没有选择的事情。

“我……回去!”说出这句话之前她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说完这句话,又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蔫了。于波还是在笑,只是那笑容变得有些模糊,如同他整个人都在雾中一般,慢慢地洛倾倾才发现,原来是她昏迷了。

再醒来,睁开双眼,看见的是一片洁白,这地方洛倾倾认识,是重庆的医院。

真的回来了……不是梦!

洛倾倾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随后被一个人揉进了怀里,入耳式母亲嚎啕大哭的声音:“醒了,你终于醒了,晴晴啊……”

“的确是回来了……”洛倾倾喃喃了一声,伸手慢慢拍上母亲的背,“妈!我没事了。”

她没有再见到过于波,甚至去了于波之前告诉过她的地址去寻找,却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想必正如于波所说,他不是那边的人,但也不是这边的人,他的出现本就是特意的安排。

可是三王爷,如今又怎么样了?

三王爷找到的,只有她的尸体,不是人,是一只狐狸的尸体,在玉溪山上,云雾缭绕之中,显得那般孤寂。

“死狐狸……”三王爷不相信,虽然洛倾倾跟他说过很多次自己不确定的未来,但他还是不相信,不相信洛倾倾就这么走了。

恍惚间,感觉腰间有些光亮,拿出一看,是那个紫衣老头送的同心结,他说过,有了这个同心结,天涯海角,他们都会同心。

三王爷拿出那同心结,紧紧握在手中:“老天爷,既然同心结在此,你把死狐狸给我送回来,送回来……”

洛倾倾正在写着日记,却似乎听到了三王爷的声音,转头一看,那个同心结正在微微闪着光……

“真的是他!”她紧紧握住了那个同心结,似乎听到了三王爷在呼喊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同心结的光越来越强烈,甚至让人睁不开双眼,洛倾倾想死死的握住,却又受不了这强光的刺激,只得放了手。

“啊!”突然传来一声大叫,洛倾倾惊呼着睁眼,竟看三王爷站在她的面前。

“老天爷……你不是又在玩儿我吧……”洛倾倾吞了一口唾沫,伸手戳了戳他的肩膀,“呀!是真的……”

“死狐狸!”三王爷也反应过来,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抱住。

玉溪山上,一枚同心结散发着微弱的光,静静躺在一具狐狸的尸体上。远处凤离歌和缪仙仙走了过来,一个捡起同心结,一个抱起狐狸的尸体。

“这下,他们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凤离歌转头,对着缪仙仙淡淡一笑,“我们也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