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自打上回生小五差点儿没醒过来,某人对她就格外的在乎起来。【最新章节阅读】

太医每日来诊脉,还要喝那苦苦的药,说是要好好调养身子。

喝了两个月,秦姝觉着自己毛孔里都透着一股子中药的味道。

实在是,难闻的很。

夏日,外头炎热,云霄宫却是凉爽舒适,秦姝坐在软榻上,吃着盘子里的瓜果。

冰镇的西瓜才吃了几口,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秦姝藏都没来得及藏,就被某人当场抓住了。

楚昱泽一进来,就微微皱了皱眉,吩咐宫女将摆在房间里的冰块撤下几盘。

然后,就走到秦姝跟前,将她吃到一半的西瓜拿了过来,自己坐在那里吃了起来。

秦姝咽了咽口水,有些委屈道:“太医都说没什么问题了,还不许吃些西瓜。”是哪个说只要她醒过来,就什么都听她的。

楚昱泽几下就将手里的西瓜吃完了,然后看了一眼桌上常温的水果,推到了秦姝面前。

“往后这种东西,不许拿上来。”

银杏一听,立马就应下了。

秦姝撇了撇嘴,就听楚昱泽道:“再有下回,朕就责罚你宫中的人,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秦姝听了,哪里还敢有下回,赶紧保证再也不犯了,一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子。

听着秦姝的保证,楚昱泽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宫里头呆着闷,朕改日带你出宫走走。”

秦姝一听,立马就高兴起来。

“今个儿还早,不如就今日吧。”改日什么的,说不定就拖到不知什么时候了。

上一回出宫,秦姝可没怎么玩儿好,先是去了郭府,然后就去用膳,只在街上逛了逛,吃了些好东西。

其实,她更愿意去京城的寺庙和郊外看看。

有庄子,有花园的那种。

夏日里,景致绝对格外的好。

见秦姝这样有兴致,楚昱泽也不好让她失望,当下就吩咐了陆成去准备出行的东西。

只一会儿工夫,就动身了。

这一回,秦姝直接就换了一件百合色的淡金莲纹裙,不想去了宫外再麻烦了。

马车很快就出了宫门,一路绕过繁华的街市,很快就到了郊外一处庄园里。

楚昱泽扶着秦姝下了马车,秦姝看看四周,竟是一大片的竹林,竹林里,隐藏着一座庄园。

花草盛开,竹林青翠,不时头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

秦姝深深吸了一口气,迎着清风,感受着这竹林里的悠然惬意。

两人进了庄园,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走了过来,向二人行礼问安。

“奴才给皇上、皇后娘娘请安。”

秦姝听着他的请安,倒没觉着怎么诧异,这地方,十有□□是某人的。

“起来吧,不必跟着了,朕陪皇后四处看看。”

“是。”那汉子应了一声,就退下了。

庄园里种着各种树木,柳树,杨树,桃树,杏树,树木旁载着花朵,娇艳的牡丹花,白色的栀子花,还有好些秦姝都叫不出名字来。

总之,一眼看上去,芬芳一片,很漂亮就是了。

庄子里安静的很,偶尔传来一阵清脆的鸟叫声。

楚昱泽拉着秦姝的手缓步走着,看着周围的风景。

走过一条石板桥,又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碎石小路,踩上去冰冰凉凉的,舒服得很。

庄子很大,过了小路,就是一个大大的池塘。

池塘里养着鱼,秦姝就想着坐在旁边钓鱼,逛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

她刚和楚昱泽说了,跟在身后的陆成很快就叫人拿了鱼竿和鱼饵过来。

秦姝和楚昱泽将鱼竿弄好,就一左一右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钓起鱼来。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秦姝手里的鱼竿动了动,秦姝眼疾手快,笑眯眯的拉起来,却发现,别说是鱼了,连根草都没有。

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更打击人的还在后头,楚昱泽只一会儿工夫,就吊起了好几条鱼,一个劲儿的往桶里扔。

过了一会儿,秦姝终于是站起来,要和楚昱泽换换位置。

是不是,他坐的地方好,她也跟着沾沾运气。

楚昱泽纵容她的小心思,很是主动的将位置让开了。然后,自己坐在了秦姝原先坐的那块儿石头上。

秦姝觉着,一定是错觉。

不然怎么某人才刚坐下,就钓上来一条鱼。

“朕想让着你,实在是老天爷都不允许。”楚昱泽说这话实在是太欠揍了。

秦姝玩了一会儿,终于是钓上一条小鱼来,当真连下嘴都不够。

好在,某人收获多,他的不就是她的。

这会儿已经到了中午,秦姝就准备着将这几条鱼烤了。

楚昱泽叫人拿了些木头过来。

说是亲自动手,其实处理鱼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是秦姝和楚昱泽来做。

有厨子收拾干净,腌制好了送了过来。

楚昱泽点了火堆后,秦姝就拿着串好的鱼兴致勃勃烤了起来。

只一会儿工夫,就烤熟了,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让人直咽口水。

接过秦姝递过来的鱼,楚昱泽眼中露出一抹嫌弃来。

实在是,卖相太不好了,有一块儿,都烤焦了。

见着楚昱泽拿出一把匕首来想要将鱼切成小块儿,秦姝就忍不住阻止了她。

青山绿水间,就是要这样吃啊,太讲究就失去乐趣了。

最后,两人一人拿着一条鱼,毫无形象的吃了起来。

到黄昏的时候,两人又去了附近的一个寺庙。

寺庙里陆陆续续有来上香的人,秦姝虽不信佛,却也跪下来虔诚的拜了拜,又求了一支签。

“你贵为皇后,还需要求什么?”

秦姝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就是一切都好,才需要求,希望能这样一直好下去。”

“若是这样,何必来这寺庙,倒不如求一求朕。”

听着他的话,秦姝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其实,她只是在求,让她永远都留在这儿。

那次她昏迷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那些事情,让她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

虽然知道不会再回去,可求一求,总是没错的。

秦姝这支签,解出来是上上签,秦姝自然是高兴的。

“好了,朕带你去吃斋菜,这普圣寺的斋菜可谓一绝。”

求了上上签,又有好吃的,秦姝的心情格外的好,就随着楚昱泽去了寺庙的后院。

小和尚领着他们进了一间屋子,屋子里的陈设简简单单,给人一种幽静之感。

坐了一会儿,就有小和尚进来,陆续上了几道斋菜。

罗汉小豆腐,清凉豌豆糕、雪菜罗汉笋、春笋小鲫鱼、香芋南瓜。

“这地方,皇上之前是不是常来?”

楚昱泽看了她一眼:“寺庙静心,早些年,朕每月都会来住上几日。”

秦姝哦了一声,真没发现他还有这个雅兴。

见着秦姝惊讶的目光,楚昱泽笑了笑:“你以为,这些年朕怎么能忍得下来。”

若不来听听禅音,写写经书,心怎么会静。

“如今,一切都好了,有我和孩子们陪着皇上。”秦姝有些心疼道。

“那是自然,这辈子,朕最幸运的,就是有你陪着。”才不枉此生。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