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动态图插图

昨天胡书记告诉他有一个礼拜假的时候,他就打定了主意,这七天怎么过才算有意义。WWW.

冬菊妹子开学都已经两个多月了,不知她对新环境适应了没?老师同学欢迎她没?学校伙食怎么样?当哥的,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确实是有点失职。

应该走趟省城看看冬菊,顺便看看刘静雯。

不,更准确地说,他想找个看冬菊的借口然后堂而皇之地见刘静雯一面,因为冬菊的生活费完全可以打到卡上,犯不着大老远跑这么一趟,饱尝这车船劳顿之苦了。

刘静雯问起来,自己也好有个解释,顺道!顺道!多顺理啊!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想到自己的完美计划,坐在省城班车上的步仕仁暗暗得意起来。这时他忽然想起了砂场的事,便摸起了电话。

“东午叔,砂场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啦?”

“嗨!侄儿,叔叔好歹也是个人大代表,在县里也有些面子,我现在就在县上,把该办的手续都办全了,明天再购机,争取一个星期内正式上马,呵呵,你就放心地等着做你的股东吧。”

。。。。。。

这几天,刘静雯请了假,呆在宿舍里,不是因为他听课听腻烦了想逃学,而是因为这个不争气的肚子,最近常闹事,一闹起来,没有一两个小时的晕厥它不会停下来。

今天早早起来,感觉身体轻松了些,胃口稍微好了一点,几天的折腾也把她折腾得有点饿了,她吃了一碗粥,还特意加了一个鸡蛋。

刚洗了碗,拿起课本便想上课,无奈才下了一层楼就感觉到肚子又有些不对劲,慌忙折回宿舍,躺到床上看起书来,却不料这肚痛越来越是难受,这书又怎么看得下去。

她脸如白纸,双手捂着肚子,下了床。。。

迷迷糊糊中听得咚咚地敲门声,勉强地拖着身体来到了门前开门。

“你怎么来啦?”极力睁开眼睛,散射着不知是错愕,是惊喜,是怨责,是欣慰的光芒,双脚一软,往后一倒,晕过去了。

“刘镇,刘镇!”

步仕仁一时也慌了,赶忙把刘静雯放到床上,看着她症状,又看到了她桌子上放着的药瓶子,一下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样的症状玉秀婶婶也有过,步仕仁自得了杜老爹的“真传”后,婶婶哪里痛,他的双手便往哪里按,半个月之后,婶婶的肚子以后就痊愈了。

床上,朝思暮想的刘静雯冰冷得颤抖不已。。。

他再也不能犹豫了。

他迅速把刘静雯的牛仔裤褪去了,只留下一条粉红色的丁子裤,大字型地平放在床上。然后运足了气,猛力地互搓几下手掌,等掌心袅袅冒出热气之后。拇指点按肚脐、气海、关元、中极、归来、三阴交,每穴半分钟。又用右手掌按揉下腹部(脐以下)约3分钟,再由脐部向耻骨联合(下阴前方高骨)。

约摸半小时之后,刘静雯醒了,也顾不得少女羞涩,跳下床来,趿上拖鞋咚咚地往卫生间跑去。

卫生间内,一开始悉悉索索的声音,再过一会儿便是臭流氓臭流氓的责骂声,突然轰地一声,是马桶放水的声音。

步仕仁心里一松,这下她不会骂我了吧!

这样美丽的身子,男人看了一眼就不枉一生。

哎,骂就骂吧,反正自己已经看了四次,而且刚才那手似乎还触摸了那白皙肚皮上的可爱的绿蜻蜓。

步仕仁抬起了手掌,放在自己的眼下,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忍不住把手心放在自己的嘴巴间,叭地给亲上了一口。

这世上往往预料的就是马上发生的事。听到浴室里潺潺的流水声,步仕仁还以为她洗澡会暂时忘掉心中的怒气,不会与他过不去时。

沾沾自喜间,突然听到“臭流氓!”一声,显然是浴室里面传出来的。他蹑步来到门前:

“是你喊我吗?”

门撕开了一条小缝,里面水雾缭绕,湿气缠绵,根本没有看见静雯。

“这房间里只你我两个人,不是我喊你还是谁!”

这话听起来咋那么顺耳呢!步仕仁眼睛贴近门缝里,坏坏地笑。

“只有你我两个,怎么没看见你哦?”

这话听起来咋那么刺耳啊!刘静雯脸一红,又把门撕开了一点。探出头来喝道:

“看什么看,把我的衣服拿来!在壁柜里。”

这时一阵热气袭来,他看到了静雯完全暴露的身体,尤其是一对颤嵬嵬的胸部,又大又白又嫩,他恨不得伸出手去猛抓一顿。。。

噗地一声,门给关上了。他回到了房间,打开了壁柜,这他妈的那是简单的衣柜呀,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时装超市。休闲,正装,吊带裙,紧身裤,应有尽有,就是那丁子裤,红白黑肉色的衣架上也挂的不下十来条。

他胡乱抓了几件便送了进去,浴室这会只是伸出了一只小手把衣服接了进去,门又是给狠狠地关上,同时又抛出来一句恶狠狠的话

等着瞧,看我怎么收拾你!

此刻,刘静雯的脸粉红粉红的,她仰起头,躺在洁白的浴缸里,虽然嘴巴喋喋不休,但从她半闭着的眼睛来看,她非常享受,没了绞腹的痛楚,一任温柔的泡沫抚摸安慰着自己受创的身体。

只有在经历病痛的巨大折磨之后才能够充分体会到健康的快乐,刘静雯此时全身酥爽,心旷神怡!此时的她只希望这样的享受能够持久一些。

我什么时候晕的?是他把我到床上的?是他拉下我的外裤?是他双手抚摸过自己的身体?是他帮我驱走了身上的痛苦。。。

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这房间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这该死的,上辈子欠了他,这辈子要还?

步仕仁同样不轻松。脑海里不断闪现她在水雾里的倩影,想到了她在浴缸里展现的各种各样美丽的姿态和神情,下体早已经鼓胀得不行了,只得用手抓着,姿态很是怪异地坐在沙发上。

有什么办法,卫生间与浴室都让人家占着。

突然浴室噗地一声响,步仕仁惊愕地回头一看,已从浴室里杀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怒气冲冲地往步仕仁奔来,一边走一边骂:

“臭流氓!敢摸人家的。。。”

╂上 小`说`巴`士 W W W.X S 8 4.C O M 搜索书名看本书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