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被两个双胞胎师傅

  一秒后,他弯腰,凑近在周沫耳边,冷笑一声:“你继续装。”  谢栈冷笑一声,“是的,你怎么舍得回去。”  周沫一走进去,就对上他冷淡的眼眸,两个人对视两秒,周沫举着笑了起来:“你跟杜莲西上热搜了,还真挺般配的”  旁边周姨也放下了苹果,沉默地看着周沫。  这是周沫熟悉的领域,她没穿书之前在娱乐圈打滚十多年,年纪轻轻就拿了影后,她深知需要遇,只要进了这个圈子,迟早可以火的。那会儿就拿着离婚证书甩在谢栈的面前,带着她那个可怜的娘离开谢家。  房门开了。  这个骄傲的谢家少爷,差点掀翻整个杏林镇。

  “吃了。”  周姨神情也是很诡异,看这样子,是不太相信周沫的。  周沫哦了一声。  周沫继续礼貌,并站在门口目送周姨,看到她下楼了,周沫回身,关上门,翻着这十几个袋子。  周沫哦了一声。  旗袍成功地将她的气质拉伸,前凸后翘的身材,却又有种不能随意亵/渎的神态。令她霸屏了一个星期的热搜,成功地小火了一把。再随后,杜莲西的家底曝光,她是金都五大家族,杜家的千金,真正的名媛。  “好的。”周沫点头,跟上周姨的脚步,下楼,外面停着黑色轿车,是昨天过去接周沫的那辆,林叔仍是沉默寡言,见她们来了,就开了锁,周姨跟周沫一块上了后座。  这样对完话后,在这狭小的楼梯间,便沉默了下来,气氛略微有些尴尬。周沫往下走了两步,弯腰抬起那重重的行李箱。谢栈轻微靠在花瓶旁,眯着眼看她,周沫弯腰时,让本来就细白的腰露得更明显了。  提着一小袋子出门,下楼。

  而且这附近的房子,租金还不便宜。  卖脸这种事儿,自然轮不到他谢总。  气氛有几秒的沉默。谢栈一只搭在扶上,骨节分明的指尖点了点,白色衬衫敞着领口,许久,他身子往前倾,单搭在膝盖上,冷淡地看着周沫:“我跟杜莲西上热搜,你很开心?”  谢栈指尖支了下下颚,看了眼外头,顺着镜子可以看到公交车站站着一个女人。  不好啊。  一看周沫的脸。  试镜厅斜对面的临时休息室。

  周沫心想。  这个城市的雨还真多。站了几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轿车飞快地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水珠溅起来,将周沫穿的短裤给淋湿了,周沫脸色一黑,狠狠地扫了眼那辆车,却发现,这车似乎有点眼熟。  这是周沫熟悉的领域,她没穿书之前在娱乐圈打滚十多年,年纪轻轻就拿了影后,她深知需要遇,只要进了这个圈子,迟早可以火的。那会儿就拿着离婚证书甩在谢栈的面前,带着她那个可怜的娘离开谢家。  结果一转头,方才还有点人的大堂居然空了。  周沫拍了拍臂,眯了眯眼,她撒了一把刘海,刘海是有点丑,因为太长了,把她的眼睛都快遮住了,周姨的目光也从刚刚那光芒四射的杜莲西身上挪回来,再回头看周沫。  而且,装潢很是厚重。  原主给她留下这么麻烦的事儿。  周姨放下装着衣服的袋子,问谢栈:“吃了吗?”

上竟  导演抬起头,看周沫一眼:“叫什么?”  周姨也听到了,她看一眼谢栈,谢栈无声冷笑一声,眉心略是不耐烦,将毛巾往她脖子上塞了塞,抱进了医院。  周沫:“”  他那气势也很强。  “我哪儿比不上她?”她嗓音发哑,却又带着一丝丝暗哑的性感,尤其是她的泪水,恰好滑在下巴,要滴不滴的朦胧感。  身高腿长,长相冷峻。宛如王者一般的男人,在微博掀起了层层浪花,杜莲西的粉丝在那一瞬间立马锁定了只有这个男人适合杜莲西,他太帅了,他搂她们女神的腰,姿势好帅啊  周沫:“”

  一时间。  “她家里有事儿,说先回去了。”周沫继续掐着嗓音说,她知道谢栈大概是认出她来了。  周沫上了楼后,就去洗澡。  周沫才不好意思地下了沙发,往餐厅走去,坐下。  隐隐传来几缕香气,似是香水味。应是杜莲西身上传来的,周沫放下后转身就要走,腿却被男人的长腿挡住了,两腿触碰在一起时,周沫差点缩回来,男人的大腿有力,毫不客气,带着侵略。  又开了一个会,到了天将黑,周沫才从木本出来。  杜莲西松开了周沫的发丝,转身就走。  谢栈长腿交叠,伸拽了下衬衫领口,低沉地喂了一声。  这是周沫熟悉的领域,她没穿书之前在娱乐圈打滚十多年,年纪轻轻就拿了影后,她深知需要遇,只要进了这个圈子,迟早可以火的。那会儿就拿着离婚证书甩在谢栈的面前,带着她那个可怜的娘离开谢家。  结合昨晚的对话,周沫发现,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谢栈都不会相信。原主在这位男主的面前,几乎没有任何信誉度可言,谢栈几乎不把原主当个能说话的人。  造型师懒懒地抱着臂,站在周沫的身后,用一种极其挑剔的目光看着她。  女主已经定下是杜莲西了。  周姨神情也是很诡异,看这样子,是不太相信周沫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