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第二十七章

如果知道后面会发生那么多变故,太宰治一定不会让中也去出差,有双黑在,外部的斗争可以很快解决,内部的问题也可以慢慢来,不必把事情推向最糟糕的地步。

可是世上没有如果。

太宰治是人,不是神,他无法预料到所有事情。

事情脱离了控制,在坂口安吾失踪后,一个名为mimic的国外组织跨境而来,袭击港口黑手党。

太宰治和织田作都忙着寻找坂口安吾,森鸥外亲自见了一次织田作之助,给予对方『银之神谕』,允许这个底层黑手党成员代首领调动一切力量找出坂口安吾。至于太宰治,他不需要『银之神谕』也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整个港口黑手党,他是除了首领之外,声望最高的人。

之后的期间,太宰治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漩涡里,围绕在他身边的朋友发生各种问题。

他明白了安吾没有背叛港口黑手党,对方是港口黑手党安插入mimic的间谍。不止如此,安吾还是异能特务科安插在港口黑手党的间谍,三重身份,身不由己,这才是坂口安吾拒绝他们援救的真正原因。

谁都救不了坂口安吾。

从一开始,坂口安吾就注定了要卷入这场麻烦里。

于是去救他的织田作倒霉了,他的好友根本不愿意和他离开,反而放倒了对方。太宰治看着病床上躺着的织田作,把玩着手机,心道:“安吾,我倒是小看你了,竟然能把织田作算计到。”

没有施展过任何异能力,坂口安吾靠头脑弄晕了织田作之助,然后跟着mimic的人离开。

要知道织田作拥有预见未来五秒钟危险的异能力!

——『天/衣无缝』。

可是坂口安吾用五秒后发作的毒素,成功避开了『天/衣无缝』对危险的觉察。

谨慎,大胆,也聪明刁钻。

想必没有这份能力,异能特务科也不敢让他来当这个间谍吧。

忽然,守在病床旁的太宰治从沉思中清醒,手机震动,他打开翻盖机一看,来电:蛞蝓。

太宰治按住话筒,走出病房,轻轻关上门,“中也?”

走廊上安静一片。

“声音这么小,是信号不好吗?”远在俄罗斯的中原中也看了几眼手机,信号满格,“喂,太宰,你在那边碰到什么麻烦了?我发给你的邮件都不回我。”

太宰治找了个不会有人经过的地方,压低声音,“我在医疗部。”

中原中也:“受伤?”

太宰治装虚弱,“是啊,我受了好重的伤——快要不行了——”

这番话让中原中也有些狐疑,没有立刻相信,“让医疗部的人给我接电话。”

太宰治的表情正经了一些,“没必要啦。”

中原中也:“……”

说了半天,你又是在忽悠我?!

“没想到中也和我分开一段时间居然怀疑我。”太宰治受伤地说道,“以前我一说一个准,中也会马上来医疗部探望我,然后给我带好吃的蟹肉罐头。”

中原中也对他倒打一耙的态度嗤之以鼻,“有我在身边,你作死没关系,我要是不在你还继续作死,那就是真的想死了。”他丝毫没感觉自己说的话多么暧昧,习以为常地讽刺对方。

太宰治偷笑。

中原中也后知后觉,恼羞成怒道:“我的意思是你赶紧去死!不要乱给我增添麻烦!”

太宰治说道:“办不到呢,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国外组织跑来横滨大闹一通,给组织带来不小的损失。”

中原中也的怒气隔着电话平息下来,“什么组织?”

太宰治望向织田作的病房,说出自己通过手/枪得到的情报:“mimic,好像是由一群背叛国家的老兵组成组织,每个人身经百战,远超一般的黑手党。”

“背叛——”

“你的关注重点错啦,重点是他们单个的实力都不错。”

“我把调动武斗派的权利都交到你手上了。”

“嗨,我会认真使唤你的部下。”

“别太过分了。”

中原中也不是真的和他怄气,组织的利益最高,不容许他人破坏。

太宰治想跟他再聊几句,奈何中原中也那边也忙,一分钟后就挂了电话,不给他扯东扯西的机会。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太宰治有一种想要把小矮子从俄罗斯骗过来的冲动。

俄罗斯到日本就五个小时左右的飞机时间。

可真要这么干,等于直接违反boss的命令,在港口黑手党有三条原则,分别是『绝对服从首领的命令』,『不可背离组织』,以及『收到的攻击定要加倍奉还』,重要程度依次往下递减。

太宰治权衡利弊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有中也在,他还不想背叛这个组织,即使他觉得自己迟早无法忍受森先生。

那个老狐狸!

自己不就是见证了对方怎么杀上任首领吗?对他猜忌来猜忌去,心里有鬼的人看谁都居心叵测。

“别逼我动手,boss。”太宰治把危险的念头压下,走向病房。

他的“安分守己”让森鸥外在港口黑手党的本部迟迟不语,难得有些权衡不定。爱丽丝看着他在落地窗前摆的poss,用一根粉笔抛了过去,“林太郎,不要挡到阳光。”

森鸥外的冷肃表情一消而空,笑着回过头,“房间里有灯啊。”

爱丽丝说道:“但灯比不上阳光呀。”

森鸥外弄了弄脖子上歪斜的围巾,“黑手党没有什么阳光可言,爱丽丝要和我一样适应黑暗。”

“天气变冷了。”不理气鼓鼓的爱丽丝,他话语一转,“秋天过去,冬天就会到来,然后旧的一年又将逝去,明年的港口黑手党应该会更安静一点吧。”

爱丽丝和他唱对台戏,稚气地说道:“也许更热闹一点。”

森鸥外扶额。

“不要立这种flag啊,爱丽丝。”

他都布置好了一切,等待太宰入局,结果在中也临走前,他才发现太宰真的对搭档动了心。

但是晚了。

mimic组织已经引渡过来,异能特务科的人也动作起来。

三足鼎立的局面出现了。

不论是哪一方的首领都不是让人听之任之的笨蛋,他能够操作的空间大大缩小,只能让棋子按照预定的路线前进,让异能特务科在mimic的威胁下同意“异能开业许可证”的交易。

港口黑手党负责杀死mimic,换取异能开业许可证。

太宰是他最重要的棋子,不能离开日本,同时太宰也是他舍弃的一枚将棋,一击出去,必然要杀死前面所有的敌人,mimic一个人都不会留下来。

胜利者只有他。

森鸥外坐到自己的首领座位上,欧式的椅子十分华丽,“我在思考要不要留一条退路。”

爱丽丝和他心意相通,“你怕太宰找你麻烦?”

森鸥外摇头,“他不敢。”

他养大的太宰君虽然危险,但距离能找他麻烦还早几年。

“本来是要狠一点,让太宰彻底远离港口黑手党。”森鸥外捻起桌子上的棋子,“不过看在他从未背叛过组织,又与中也君快要成为情侣的份上,我还是给他一点念头吧。”

把太宰治逼急了,很可能会让他撬走中原中也。

港口黑手党不能走两个干部。

拿起联络器,森鸥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我安排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

“很好。”

“就这样,瞒住太宰君。”

“就算只有一口气——”森鸥外的话微停,越发慈和,“你们也必须把人从三途川拽回来。”

织田作之助不能死,这是他唯一的退让。

他把电话礽回去,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拨通手机上的一个号码:“种田长官,最近有空见一面吗?”他的声音如恶魔一般磁性,扣人心弦,“当然,如你所愿,这是非官方的一次会面。”

在地上涂鸦的爱丽丝听到他的说话声,露出一个小小的,顽劣的笑容。

太宰,你要倒霉了。

这听上去是一件期待已久的事情呀。

第二天白天,许多消防车奔向一处居民楼,那里发生了一起爆炸事故。

爆炸波及的范围不广,灭完火差不多就能结束。

外界的人只知道这是“意外”,媒体也不敢深究,匆匆来看了几眼就跑了。织田作之助沉默地站在警戒线之外,这样的态度已经持续了很久,他的眼眶发红,哀莫大于心死。听着人群议论纷纷,他明白是mimic的人抓走了他收养的五个孩子,让他们死在装满了炸药的车上!

幸助,克己,优,真嗣,咲乐。

他在几年前救下这些孤儿,又在几年后,让他们卷入黑手党的纷争里死去。

自己何其无能!

不,他还可以做一件事情——为他们报仇。

织田作之助去了那间居民楼上,穿上防弹衣,把自己留下的手/枪装好子弹,走出那片曾经温馨的房子。与此同时,太宰治动用不能见光的手段抓住了森鸥外出门的情报,联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boss秘密会晤异能特务科的长官——

这个时机,这个关头,能够做交易的事情唯有mimic!

太宰治拦住一心一意想去报仇的好友,“织田作,还请你原谅我说这么奇怪的话,但是你听我说,寄托点念想在某些事上,什么都好……去期待一下之后会发生的某些事,肯定存在值得去期待的事。”

千万不要去报仇!

会死的,mimic首领的异能力与织田作一样,都是预知未来五秒危险的能力!

相同的异能力会发生异变。

“呐,织田作,你知道我为什么加入了港口黑手党吗?”

有着一身漆黑西装打扮的港口黑手党干部,用暗沉的目光看着织田作之助。

往日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太宰治全部说了出来,“因为我期待着那里有些什么,暴力亦或死亡,本能亦或欲望,只要能近距离接触这种暴露在外的感情,就能触及人类的本质——我以为只要这样,只要这样,就能找到点活下去的理由。”

织田作之助驻足片刻。

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太宰治的内心,没有善恶之分,没有喜恶之别。

他的友人在寻找活下去的理由。

织田作之助想到自己,他活着的理由却在这场爆炸下毁了,“我本来想当一个小说家,我以为再杀人的话就会失去那个资格,所以不再杀人了,但这也到此为止了……”

往前走去,他知道挽留过他一次的太宰不会再做第二次的无用功。

他去意已决。

站在原地,太宰治望着好友的离去,阳光被乌云遮盖,就像是看到死神阴森的镰刀即将落下。

不,还有机会!

太宰治惊醒,往本部赶去,急需面见boss一次。

只要把中也从国外调回来,他会倾尽全力和中也一起击杀mimic首领纪德!(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