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辣文林宛宛

“来吧,让力量来的更猛烈些吧!”

夜里,一颗渴望力量的心在狂啸,哪怕要承受无尽的痛苦,也在所不惜,勇敢无谓。

常悠然再次口诵引星诀,那一整条星河都随之流动起来,好像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在这黑暗笼罩的夜幕中显得格外耀眼。

虽然常悠然还不足以引动其他星河,而且承受不起那样的力量,勇敢是好的,但勇敢变成狂妄那么天都不会放过你。但是常悠然却可以控制这一条星河汇聚的星辰之力涌入自己体内的量!

在引星诀的催动下,整条星河的力量都汇聚起来,这次不是受到常悠然的召唤,而是星辰之力仿佛被激怒一般的汹涌!

“啊!”

撕心裂肺的感觉马上由自己的每一根神经传遍全身,常悠然直咬牙,大喊道:“来的好!”心中意志更加坚定。

强大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常悠然此刻虽然痛苦万分,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那狂暴的星辰之力在经脉之中疯狂肆虐践踏。

对,那就是践踏,星辰之力在这狂暴之时,就如暴雨山洪,脱缰野马,以着惊人的速度破坏着常悠然体内的每一条完好的经脉。

毁灭是为重生而毁灭,也在于此同时,那一条条惨遭践踏的经脉也在这破坏之中以着同样的速度修复,修复的更加强悍,更加坚韧。

“哈哈哈哈。”

此刻,那肢体传来的痛苦已在这经脉不断的强化之下变成了快感,对,无尽快感!没有什么痛苦能够影响强大的兴奋。





心海内,由于星辰之力的疯狂,这原本汹涌的海面也无法再保持平静,它和常悠然的内心一样变的澎湃起来。

啪!

滔天的大浪相互撞击,就像一群疯狂的魔鬼在地狱里狂欢,而这狂欢的浪潮还没有停止!

“好了。”

暴涨的海面使常悠然更加清楚的感觉到心海,就要开辟完成了!

果不其然,怒气冲冲的心海在渐渐平静,而星辰之力的涌入也在减小,哪怕是常悠然依旧不甘心,拼命的催念引星诀也没有任何用处。

“果然是这样”

星辰之力停止涌入,因为这心海已经再也容不下更多的魂力了,但是也并没有完全褪去,而是变作原来的一丝一缕在经脉中运转,继续滋养着常悠然坚韧的躯体。

很快刚才波涛汹涌,巨浪惊天的心海已经停止了波动,在逐渐的平复中回归了彻底的平静,平静的就像一片湖水。

常悠然凌越于这片属于自己的心海中,内心不禁如刚才的心海一般澎湃起来。

“心海已经开辟完成,接下来就是魂剑了。”常悠然内心激动,马上他也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炼者,踏上修炼之路。

心海平静,常悠然的内心也波澜不惊,他在等,等待魂剑的诞生。那是强者的标志,这世界的每一位强者在开辟心海之后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柄魂剑,再经过无数锤炼之后成为绝世神兵,与自己齐名!而这也将成为一名铸剑派的证明、标志。

然而,直等到这心海如同死一般的寂静,常悠然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动,好像时间就静止在了心海开辟完成的那一刻。

“怎么会这样?”常悠然不禁疑惑,难道开辟出心海之后,难道不是自成魂剑吗?

“难道”许久,常悠然想到一个最糟糕也是常人最难以接受的事实。

那就是,自己根本不可能拥有魂剑了,只能成为以器为辅的炼器派或者融魂派一流。

哗哗

“可恨呐!”

常悠然仰天长啸,大叹世道不公,心海之中马上泛起漫天巨浪,似有吞天之气魄。

苦苦挣扎在这世间,十年之久终于等来这久违的能力,却只能叹天地不公,沦为炼器融魂一辈。

虽然这炼器融魂一辈亦能有一番成就,但在这世间皆是以剑为尊,此后道途必定艰难坎坷,任谁内心也会有这样的不甘。

但是历经这十年岁月,常悠然即使再有不甘也能够想的开,连无法修炼的不幸他都经历了,那这样的结果又有什么不好接受的呢。

想到这里,常悠然也为之一振,打起精神来。

扫视心海内的这片天穹,忽然间只看见那幽幽穹顶之上,无数亮光闪现,快速向上汇聚,刚刚沉寂的星辰之力又恢复了生机一般,快速的流转起来。

常悠然看见这般情景,忽然眼前一亮,话语中略带惊讶,呢喃道:“竟然这么快就要晋升了吗?”

当然这也是常悠然相对其他人而言,而对于自己,这可是晚了十年之久的期盼,实在是来的太慢了。

常悠然双手合十,再次凝神,准备着这激动人心的晋升到来。

只见那亮光逐渐汇聚成一轮梦幻般的漩涡,快速的吸食着那游荡的亮光。

随之,整片心海也荡漾起来,泛起阵阵水波。

忽然猛的一下,那由白色亮光汇聚而成的巨大漩涡瞬间变大,然后再度缩小,连带着那惊起的浪花也向它飘去。

此刻的漩涡好像一个巨大的虫洞,疯狂的以着强大的吸引力吸引着心海之中的每一滴海水。

常悠然置身于心海中,不由大骇,因为连他也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吸力,好像连自己也要一同被其拉扯进去。

“原来这就是晋升时的百川汇海”

常悠然暗自细雨,看着那心海的海水正在这强大的吸力之下,慢慢分离,化成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蓝色水珠,不受控制的蹿入那穹顶的汇海之处。

那就是星辰之力转化而成的魂力!原本应为自己所用,现在却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甚至连自己也要在这拉扯之中被那漩涡给吞噬。

渐渐的在那最后之时,原本一片汪洋的大海转眼间便都化成万缕蓝色星辉,朝那汇海之处长灌而去,而那已经变成深蓝之色的巨大漩涡已经小到极致。

从这下方朝其仰视,赫然是一颗璀璨夺目的宝石一般的耀眼星辰高挂在漆黑夜空。

看着这星辰,有一种大气磅礴之感油然而生,竟然不由自主的升起崇拜之情。

忽然,那耀眼星辰光芒乍现,无数白色华光组成遮天巨幕倾泻而下。

带着无尽柔和之感,常悠然在这宛如白色圣光的神辉中无比沉醉,好似心灵得到净化一般。

哗哗

许久,只听到震耳欲聋的海浪退潮之声不觉于耳,乳白色华光逐渐散去,眼前一片明朗。

海依旧是原来的海,但却比原来的面积缩小了许多倍,只是这魂力之海绝对要比华光之前更加厚重。

现在,常悠然的心海处于一种未满状态,于是引星诀再起,源源不断的星辰之力再次如潮水般涌来。

而在这如潮的星辰之力下,心海内的魂力马上暴涨,达到了一种溢满的状态。

清晨,常悠然睁开双眼,清明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精光。

极目远眺,视野纵横,柔和的金辉色阳光,生机盎然的茂密丛林,每一滴晨露和树叶飘落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数十米的范围内清晰可见,甚至常悠然能够清楚的看见那每一片树叶的娇嫩的脉络。

准确的说,这已经不是看见的,而是由视野产生的感知。修炼者每一次进阶,提升的不仅仅是实力,更是这种纵横千里,感知万物的无上神通。

“这是真的吗?”

常悠然的内心有些难以置信,自己一夜之间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

猛然起身,快速的奔向山顶,此刻的常悠然在这山中奔走起来,异常轻快,轻轻一跳便能跃出数丈。

转眼间,常悠然就出现在山顶的山崖上,眼前是布满密密麻麻的刻痕的高耸石壁。

这是承受十年屈辱,背负十年废物之名,更记录着常悠然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光。但今天,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都将不复存在。

“哈!”

大喝一声,常悠然怒拳抡起,拳中凝聚着无尽愤恨,带着一丝狂暴,凶猛的砸在石壁之上。



山岩震颤,仿佛这一拳有着万顷之力,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在这斑驳的石壁之上散布开来。



又是一阵巨响,整个山崖都震颤起来,那裂痕以着极快的速度彻底粉碎了整个石壁,石壁碎裂,轰然倒塌,扬起无数粉尘,将常悠然也一同淹没其中。

“这真的是”

“五重!五重!锻体境五重!”常悠然的激动难以抑制,五重,我在这一夜之间竟然已是锻体境五重之辈!

一夜之间晋升锻体境五重,这绝对是飙升,飙升!而且常悠然的锻体境五重貌似比一般人要绝对的强悍。

看着眼前这残破的情景,常悠然不禁感叹自身的强悍,以一般普通人而言,锻体五重一拳绝不可能有如此之威。

在睁开眼时常悠然就不敢相信,那视野分明是这等境界才能达到的,而现在显然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不禁如此的是星辰之力锤炼过后的躯体更加强悍,犹如一具钢铁之躯,如此看来,星辰玄术不禁是吸纳法门,更是绝强的炼体斗技!这大概连白兰也不知道吧,不然也不可能轻易送给常悠然。

“五重,我有这样的速度,何怕没有出头之日!”体内血气澎湃,眼中目光炯炯,泛着坚定的神情常悠然说道。

小说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