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两年后,许小俊四岁,长成个小绅士,母亲结婚他是花童,花童也需要排练,捧着花一边练习台步一边等他的搭档小小茗,小小茗几次踩到粉纱裙,许小俊便伸过手拉着小小茗,脆声声道,“小心点。”

小小茗大许小俊两岁,可被比自己小的弟弟担心,她粉嫩的脸红成个苹果。

许灵芝用两年的时间修完了语言班,毕业证刚刚拿到,就被等得迫不及待的林艺然拉去办了结婚证,办结婚证当天她恰好来大姨妈,在车上痛得死去活来,半点喜悦都还没尝到,红色的小本本就到手了。

林艺然揽着她,安慰道,“你会永远记住这一天的,领结婚证当天恰好是你亲戚来的时候。”

许灵芝伸手就去挠他的脸,“会不会说点好话?”

“会!”

“快说。”

“许灵芝,我爱你。”

“这个太俗,换一个。”

“iloveyou!”

“听不懂,再换一个。”

于是,泰文版的我爱你,德文版的我爱你,再加韩文版的我爱你,轮番被林艺然深情喊出,许灵芝听得晕头转向,回过神来却发现,两个人真的领了证,成了法律上的夫妻,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一再地抚摸着红色的小本本,翻过来又翻过去地看,爱不释手。

林艺然悄然扫了她几眼,唇角带笑,眼眸里是一片温柔的汪洋。

婚礼定在维纳斯酒店,当晚宾客如云,林家的亲戚好友都到齐,许灵芝一身白色婚纱,美不胜收,挽着许灵杰的手臂出现在红地毯上,引来无数人的瞩目礼,尤其是站在司仪旁边的林艺然,他穿着黑色燕尾服,在司仪的调侃中,穿越过伴娘以及姐妹团,来到许灵芝跟前,朝他伸出手。

新娘身后的两个小花童,小脑袋一直探来探去,引得酒席上的宾客一阵哄笑。

司仪的笑声从音响里传出,“新郎想要牵走新娘,那也得先说服新娘跟你走啊,光伸手人家就肯跟你走啊?”

哄笑声再次响起,林艺然站直身子,深情地看着许灵芝,他变戏法似地拿出个话筒,然后放在唇边。

全场屏息。

连许灵芝紧张地看着他,他想说什么。

林艺然维持着一只手伸着,一手拿话筒的姿势,清冷的歌声从话筒里传出。

“oh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

两个世界都变形

回去谈何容易

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

独自对着电话说爱你

我真的爱你baby

我会继续爱你多一些

…………”

一首唯一从他嘴里流泄出来,清唱毫无伴奏,更能停出其中的深情,许灵芝看着这个伟岸的男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周围的掌声彼起彼落。

司仪调笑道,“这我可没教他啊,这环节超乎预料啊,居然唱歌,还唱得这么深情,新娘,你的手还在等什么?那个,小舅子,手手手。赶快将手给你姐夫啊……”

周围又哄笑了。

许灵芝在大家的笑声在自己的泪水中,将手递了出来,缓缓放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手里,他不止是大学老师,他还是她生命中的老师跟爱人。

林艺然迅速地抓着她的手,紧紧地,然后拉着她,朝舞台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将手中的捧花往后扔。

那两个小宝宝手拉着手跌跌撞撞地追过去,刚上舞台,许灵芝尖叫了一声,林艺然将她拦腰抱起,然后放下她,接着从司仪的手中拿过戒指,单膝跪下,举着那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钻戒,名字叫:繁花四起,他亲手为她打造的,“老婆,愿意嫁给我吗?”

“哦,人家都还没嫁,就喊老婆了……”司仪在一旁调侃。

许灵芝看着跪在跟前的男人,心里说不清的感动,只觉得幸福得不真实,含着泪,说道,“我愿意。”

戒指套入她纤细的手指上。一朵繁花攀着手指,晶莹闪亮,浓浓爱意,祝福的掌声再次响起。

许灵芝拿过给林艺然准备的戒指,戴到他中指上,林艺然含着笑意将她拥抱起来,司仪在一旁笑道,“哦哦哦,戒指戴了要亲亲。”

“亲亲!”

“亲亲!”

“亲亲!”

喊声从下面如洪水般涌来,许灵芝脸刚转过去就被林艺然扭了回来,结结实实地堵住,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将舌头探了进去,货真价实地“亲亲。”

她红着脸,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却又软成一滩水,只能倚靠在他怀中任由他加深这个舌吻。

摄像师将镜头拉近,拍摄着他们交融的唇舌,引得在场的人哦哦哦的声音,真是羞死人了。

年轻的人越看越兴奋,老一辈的只羞的没脸看,尴尬地将脸转来转去,许灵芝觉得不能再这么任由他下去了,被吻得发软的嘴巴微微一合,咬住他的舌头,他闷哼了一声,迫不得已退了出来,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你咬我。”

“我没打你算好了,注意场合。”她冷哼。

司仪在一旁早就笑傻了,最后他举起话筒,“既然亲亲完了就要喝交杯酒哦。”

于是新郎拖着新娘到香槟处,香槟一撬开,从最顶的杯子往下倒,交叠起来的高脚杯相继雨露均沾慢慢地添上了酒水,年轻人哇一声大喊道,“交杯交杯……”林艺然舔着舌尖,眯着眼看着许灵芝,两个人交叉着手腕,缓缓对饮,许灵芝一口酒刚刚入口,林艺然就将她一揽,随即嘴堵住嘴,渡酒给她。

霎那间,全场高/潮,里面大部分都是林艺然的学生,他们大喊道,“老师你真会玩,多喂几口……”

许灵芝只觉得这场婚礼她快要被林艺然玩坏了,穿着拖沓的婚纱想跑也跑不了,被他拉回来又喂了几口酒,喝到最后她都觉得她已经晕了,他亲吻她的耳朵,道,“还记得我喝醉了酒你对我霸王硬上弓吗?”

陈年旧事可以不提嘛摔!

许灵芝不应,林艺然又渡了口酒给她,这次她牙关还没合上,流了几滴下来,他伸出舌头接住她滴下来的酒,在场的尖叫声哄叫声又燃烧起来,“老师你想干嘛呢,哎哟真是不要脸哦哦哦哦哦哦。”

可不是嘛。真不要脸。

林艺然的奶奶指着孙子,对着林名忠哆嗦,“你把我孙子教得这么放荡……”

林名忠一脸冤枉。

他如此正经地一个人怎么会教出放荡的儿子。这是林艺然自己长歪了。

被林艺然舔过的地方火辣辣的,许灵芝从头到脚都红了,她推着还在亲吻她脖子的林艺然,“你够了,你玩够了没有……”

林艺然嘟囔,“没有,我太高兴了,有点玩抛了……”

抛你妹啊抛,许灵芝扭过头看到儿子正愣愣地看着他们,顿时觉得脑门一黑,娃娃你爸爸今天没吃药……她急忙推着林艺然,“娃娃他们都看着呢,你够了啊,小小茗你看她脸都红成猴屁股了。”

林艺然无奈,只能讪讪地停住,然后搂着她的腰,低声道,“那晚上再玩吧。”

还来!!

姐妹团

“没想到林老师这么放荡……”丽丽兴奋地说道,秀林点点头附和道,“我也没想到,这跟他之前那副仙人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啊。”

瑛姐啧啧,“闷骚的男人一放出本性,果然不得了。”

“按我说,林老师这是禁欲太多年了,被牵出来溜溜就回不去了,哈哈哈哈……”

酒席间,许灵芝换了身红色礼服,跟在林艺然身边敬酒,他的学生见识了他如此放肆的一面以后,纷纷都撕下那层在老师面前的好学生模样,争先恐后地要许灵芝喝酒,许灵芝在舞台上被喂了那么多香槟,走路都在飘了,别人敬酒她又不能不喝,于是一路下来喝得七荤八素的,站都站不稳了,林艺然一直紧紧地搂着她的腰,看她酡红的双颊以及迷蒙的眼神,心里升起一股邪火。

直到晚上入洞房,一堆的年轻人都争着要闹洞房。

结果洞房里没人,而在洞房的隔间,许灵芝的红色礼服被扯在地上,林艺然将她压在落地玻璃,注视着在玻璃上反射着她的脸,抬高她的大腿,从后插/进她的身体里,许灵芝无力地扶着玻璃,任由他摆弄,她喝了太多酒,头太晕了,除了身体还有点知觉,理智已经不见了,只能任由林艺然压着她在玻璃上一次又一次地狠狠冲撞。

呻/吟声在房间里彼起彼落,每一声都是催情,林艺然换了个姿势,将她的腿搭在椅子上,他就着姿势狠狠地冲入,许灵芝差点被撞得往后倒,她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无助地低吟。

“许灵芝,我爱你。”

“嗯……嗯……我也是。”她在高/潮中喊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