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内裤都湿透了

<!--go-->

比武攀亲一战之后,赵鸣从此声名鹊起。京都之中,上到皇亲国戚,下到黎民百姓,他的名号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转眼间,他便成了无数少男羡慕的榜样,同样也成了无数少女怀春的对象。

赵鸣经历了人生一次完美蜕变,从一名默默无闻的杂役,摇身一变,成为威震武林的青年强者,而且还娶到如花似玉的娇妻,做了京都三大门派之一天宇门的乘龙快婿,这是要羡煞多少世间男子才肯罢休啊!

不过万事皆有利弊,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赵鸣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传开了。

扬名镇,明月盟。

“嗯?你说赵鸣在京都?消息可靠吗?”

柳嫣然柔美的脸庞,依旧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一双美眸静静地打量着眼前报信的男子,轻声问道。

“大小姐,我怎么敢骗您呢,这是我一个京都的远方亲戚亲口告诉我的,听说那人会用妖术,一会儿是火,一会儿又是冰的,好生厉害!”一名穿着下人打扮的男子,神情紧张地回答道。

一会儿是火,一会儿是冰,能做到这一点的,普天之下恐怕只有赵鸣一人而已了。

确信是赵鸣无误,柳嫣然继续发问:“你的亲戚都说了些什么?”

“听说他在京都参加一场比武招亲大会,力挫群雄一举夺魁,好是风光。”

“比武招亲?!”柳嫣然难以置信地问道,此刻她的俏脸冷了下来,整个人的气温都骤降了几度。

“是啊,我还听说那新娘是一位跟大小姐一样漂亮的女人呢。”那名下人也是个呆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柳嫣然阴冷的神情,居然还若无其事地夸夸其谈。

“你说什么?!”柳嫣然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直到这时,那名下人才意识到柳嫣然的不对劲,于是连忙打了自己几个嘴巴子,哭丧着脸哀求道:“大小姐,对不起,我错了,那人哪能更您比!都是小的无知,小的该死!求大小姐恕罪。”

看着可怜兮兮的下人,柳嫣然收起那副阴冷的模样,淡淡地挥了挥手,那名下人如获大赦,赶紧连连叩谢,退了出去。

待那人走后,柳嫣然俏脸再次阴沉下来,周围的温度低到仿佛随时可以结冰,她咬牙切齿地怒骂道:“赵鸣,你这个禽兽,败类,负心汉!你居然敢!!!哼哼!让我抓到你,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就不姓柳!”

京都,天宇门,后院。

“风儿,你感觉怎么样了?”王光耀关切地问道。

秦海风身上的伤已无大碍,可是心里的伤就

他眼神迷离涣散,似乎一点精神都没,对于王光耀的发问,他似乎一点都没听进去,自从他得知王光耀打算遵照比赛规则,将师妹许配给赵鸣时,从那一刻起,他的心就死了,此刻的秦海风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罢了。

见秦海风毫无反应,王光耀也不生气,毕竟是他亏欠了对方。

“风儿,你好好养伤,为师去看看悦儿。”说罢,王光耀起身准备离开。

这时,秦海风突然开口,他的双眼依旧那般无神,语气平静的就像一滩死水,道:“师父,您已经决定了?”

王光耀长叹一口,无奈地说道:“风儿,是为师对不住你了!”

“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秦海风眼神迷茫,可他似乎还是不死心,继续发问道。

“擂台规则是当真天下众英雄的面公然宣布的,倘若我不遵守诺言,岂不是叫天下人耻笑么风儿,你要明白为师的”

“够了,师父,徒儿明白,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秦海风粗暴地打断了王光耀还未说完的话,他一把拉过被子,将头蒙了起来。

此时内心的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眼泪情不自禁湿了眼眶。

王光耀叹息了一口,摇了摇头,轻声安慰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走出院门,王光耀惋惜道:“哎,真是应验了一句古话,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京都,天泉宗。

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上,一名六旬男子正襟危坐,单看面相,仿佛刚过三旬,一双丹凤眼生的霸气威武。

此人正是江湖赫赫有名的余子枭,天泉宗的掌舵人。

台下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矗立殿前,此人相貌与台上端坐之人极为相似,他便是余子枭的独生爱子,余峰。

“咔啦”一道清脆之声响起。

只见一只精致的茶杯被人重重摔出。

“什么!?峰儿,你说曲龙死了?”余子枭愤怒之极,表情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余峰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是的父亲,据探子回报,曲长老是被王光耀一脚踢伤,然后被姓赵那小子结果的性命。”

“什么!又是姓赵的那小子?”

“是的爹,曲龙曲虎两位长老都是死在赵鸣之手。”

“哼!赵鸣,好你个赵鸣!他日我必将你碎尸万段,否则我誓不为人!”余子枭气得满脸通红,青筋暴起,一掌重重拍在座椅的扶手之上。

“爹,那天宇门的仇怎么办?”余峰见到父亲暴怒,小心翼翼地问道。

“哼,天宇门早晚被我满门屠尽,不过眼下还不是复仇的时候,暂且先隐忍,等二皇子顺利登基,我便能名正言顺号令天下英雄,到那时,天宇门还有剑极门,哼!一个也不放过。”余子枭面露阴毒之色说道。

余峰听罢甚喜,溜须拍马道:“那父亲岂不是名正言顺的武林盟主了!”

“哈哈”余子枭一转阴霾的神色,得意的放声大笑。

“恭喜父亲即将一统武林,此乃千秋万世之功,必然流芳百世,乃至千世万世永不断绝。”

不得不说这余峰拍马屁的功夫当真了得,普天之下他若是第二,何人敢认第一?

得意过后,余子枭收起笑容,正色道:“峰儿,之前交予你办的差事可有办好?”

此话一出,余峰吓得神色一凛,显出几分惴惴不安的样子,战战兢兢道:“爹,孩儿已经尽力在办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嗯,你日后少去烟花之地,多花点心思在此事上面,此事事关重大,你务必要办妥贴,否则,不仅你我人头不保,甚至会牵连二”

说到这里,余子枭突然中断了言语,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透露出来。

“总之,此事你必须亲力亲为,定要办好办踏实,明白吗?”余子枭意味深长地说道。

余峰见父亲没有责怪自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是,父亲!孩儿这就去办。”

一拱手,余峰便转身出了大殿。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