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你夹得好紧好爽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紧紧的捂住嘴不至于让自己尖叫起来,之前侥幸的想自己确实是错了,不过这一刻,眼睛实实在在的看见了这一幕,怎么也不好受。【文学楼】

那一麻袋的人头,是多少个人?二十个?还是三十个。

三叔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那团黑色的头发也没多想,有时候无知真的是一种幸福。让我一直心惊的那个那个女人转过了身子,不过一直佝偻着身子,低着头。

就像是驼背一般,导致我看不见她的脸。

她扒开麻袋看了看。我跟他们的距离实在太远加上玻璃的阻隔,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看到那个驼背女人的头发一直在抖动,应该是在说话。

简短的交流过后,驼背女人再一次离开了。那个装满人头的麻袋也被暂时的放置在了一边,又是一阵让我们感觉到难熬的等待。

接下来发生了诡异的一幕,那个驼背的女人竟然一只手拽着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女性拖到了那个包子店老板跟老帮娘的面前。

注意我说的措辞,是单手。

一个女性再瘦,一百斤上下的重量肯定有。那个驼背女人竟然单手捏着脖子就拎的动一百多斤的重量,实在是骇人听闻。

那个被脱的光溜的女人应该是昏迷了,没有丝毫的反应。如果是清醒的,早就被那种尖锐的摩擦疼痛折磨的醒了过来。

那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蹲下来似乎是打量了一番,微微的点点头,这次轮到他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面。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麦浪一般一层又一层。

那个驼背女人竟然从麻袋里掏出一颗人头,拿起来细细的端详。

我听到了三叔在旁边狂吸冷气的声音,我一直在对他隐瞒真相,不过他看到这一刻也是心神激荡,在胆子大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会受不了。

就在我们的心咚咚咚跳个不停的时候,我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那个包子店老板手里拿着一支砍柴斧走了回来。

中年男人站在已经昏迷的裸体女人旁边,那个一直很少动作的老板娘则从旁边搬出一个大铁槽,在底下正好有两个半圆的形状,放在了她的脖子处。

我大约能猜到这样做的意义,就能防止血液溅出来。

肥胖的中年男人往嘴里吐了两口口水,竟是没有丝毫前兆就要砍下去。

“不!”我跟我三叔都下意识的大声喊出来,三叔的反应更夸张,拳头直接砸在了前面的玻璃上。

在一直很安静的环境,这两声激动的阻绝跟癫狂敲打玻璃的声音显得很突兀,同时也是因为这样,声音的来源很容易被捕捉到。

我们两个往下看,下面的三个往上看。

那个一直看不清容貌的驼背女人我终于在这一刻捕捉到了她的脸庞,不对,那根本就不是脸面了!她的整张脸就像是融化了一般,所有的五官都已一种极度扭曲的姿态挂在脸上,匆匆一眼间,我甚至可以确定她只有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被的眼珠根本没有,只有一个空洞的眼睑在摆动。

这还是一个人吗?!

不过我马上想到了要坏事,第一件事就是跑,就在这个时候我三叔拉住了我,说“咱们跑了那个女人怕是要倒霉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到确实是这样,再往下瞟了一眼,两个包子店的人都不见了,只有那个驼背的活像厉鬼的女人直勾勾的看着我。

那眼神让我直打了一个寒颤。

“先下去,咱们藏起来,他们不会发现咱们的。”三叔调皮捣蛋单挑群k的丰富经验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有一些宝贵的经历是不会随着时间磨灭的。

很快连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目标正是这里。我跟三叔两个人匆忙从消防的铁楼上下去,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跳,半蹲着慢慢的走到刚才经过的铁栅栏的边角处。

野草跟黑暗是我们最好的护身符。

很快我就听到包子店老板粗暴的呼喝声,不过距离我们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不过我朦胧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丧心病狂的制作人肉包子应该不会这三个人寂寞的狂欢。

除非有大功率的照明工具才能看见我们,如果我们藏在这里不主动的出现是很难被发现的。包子店的两口子也发现了这一点,在搜查了一圈之后就停止了这个无用功的举动。

“嘶嘶嘶......”就在这时,竟然能听到摩擦的声音,惊悚的是这声音竟然就在耳边一般。

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确实有外力作用,感觉到本身就很寒冷的气温温度更加的低了,那而个摩擦声也如跗骨之驱一样的一直在耳朵中出现。

我听到一阵很难听的笑声,就像是嗓子被堵住强行的发出“嗬嗬嗬”的声音,加之有一种很粗糙的摩擦声。

“你别按我肩膀。”我三叔在旁边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说完他侧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因为我也是蹲着的,不可能在这样的体位下还能压着他的肩膀。

我两同时回头,一个白色的女人,脖子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几乎贯穿整个脖颈,眼睛留着血泪在冲我们微笑。

冤死之魂!

她应该早早的就停留在了我们的后边,只是畏惧我三叔的命格在没有动手,刚才那个驼背女人应该是发出了某一种指令才让这阴灵攻击我们。

今天走的匆忙,任何法器都没有带,不过有我三叔这个现成的庇护工具,比往日在众合要轻松一些。

“嗬嗬嗬!”那种难听的声音再一次出现了!

越来越多的白色幽魂出现,逐渐的,包围了我跟我三叔,四周印惨白,这样的情况下,三叔的命格跟八字在硬也显得捉襟见肘。

每一个白色的阴灵就代表一个在这里枉死的人,这个驼背女人在玄学阴德一事上绝对是个高手,却用来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跟三叔也想跑,不过也是我们作茧自缚,跑到了围栏的旁边,周围阴寒也越来越厉害,在这种奇特的平衡之下,也不敢妄动。

诡异的是,不管那个驼背女人在说什么亦或是有什么动作,那些细微的声响总是能一丝不苟的反馈在我的耳朵里面。

这中间我跟三叔试图逃跑,可是总被这数量多到让人头皮发麻的阴灵包围,也不攻击我们。再这样的情况下,包子店的两个人跟驼背女人终于出现了,那个男人还拿着一把让人心悸的斧头,而我直观的感受,这里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个驼背女人。

“嗬嗬,看见...就得...厮(死)”脸部融化成那样,嗓子的发生系统肯定好会遭受波及,她很费力的说出这一句话,仅仅像是叙述一个事实一般。

“你用这样极端的方式祭恋别人的阴德强加自己身上抵消你杀人的罪孽,这样白做一番无用功到底为了什么?”我能大约想到发生在肉联厂惨案的原因是什么。

老太太伙同包子店制作违背人伦的人肉包子,谁吃了之后阴德都会用一种特殊的手法转换到驼背女人身上,不过因为她生造杀孽,两两抵消,这样的手法根本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实际意义。

驼背女人听了之后竟是开始疯狂的大笑,一边笑一边声嘶力竭的喊道“嗬..嗬..风...灵......”她就是站在面前说话我都是将就着听,这样心情激动喊出来的语句我是连一点头脑都摸不到。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