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胸罩

“我开始学会想象,构思一个有你我的地方,我开始学会妄想,明知道我在逞强,我开始喜欢想象,想像你我在某个地方,我开始习惯想象,想象你靠着我肩膀,思绪开始变迷茫······”

我拿出手机,“喂。”

“公主殿下,我是福伯,睿殿下现在跟我在一起,我们马上要去英国给睿殿下治疗,请公主殿下不用担心。”

“我知道了,福伯。”挂了电话,一个人漫步在沙滩上,光暗之战,三色堇,你真的会是我的对手吗?

明天,我们就会回去,优姬也将觉醒,闲,你还是会那样做吗?

第二天,我和蓝堂他们不是坐同一辆车,我比他们早到。

黑主学院——

“小睿已经开始·····”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夜刈十牙。

“只能那样吗?”

“师傅,不用太担心,实在不行,小睿可以吸我的血,起码能抑制住他。那段时间,小睿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且小曦也·····”

“小忧,我知道了。我先走了。”我看着师傅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一条的生日宴会,先去那吧!

······

“蓝堂,宴会已经开始了吗?”随手拿起一杯饮料。

“嗯,你怎么没和黑主优姬一起来?”

“我可以认为蓝堂是在关心我吗?”

“我···我没有。”蓝堂脸红红的。

“蓝堂,这是在害羞嘛?”我靠近他,往他脸上吹气。

“你.。好男不跟女斗。”蓝堂别开脸。

“蓝堂,你真可爱。”我顺着蓝堂的目光看向那个王者般的男生,零一个人站在旁边,黑主优姬,你同时伤了两个人的心。

“一条,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送了一个这个,希望你喜欢。”我给一条一个黄色的小礼盒。

“呵呵,没事的。”一条拆开礼盒,看见里面是一个黄色的哨子。“这是?”

“这个哨子能让血狐一族听命于你。”

“好贵重的礼物,谢谢蓝忧。”一条摸了摸我的头。

“一条,血泪族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一条愣了愣,“血泪族?听说这是一个很古老的种族,这个种族的血和泪都可以让人增强力量。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血泪族和暗夜一族关系都很好,血泪族的实力甚强,导致光明一族开始猎杀血泪族,强制夺取他们的血和泪,现在血泪族只剩下一位公主。而血泪族一直是吸血鬼猎人的目标,曾经有一位公主就是被吸血鬼猎人杀害。”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而猎人之所以杀害血泪族,是应为这样能得到更强大的力量。”

只是这样吗?我望向坐在上面的那个王者,你真的会为了你的妹妹杀了所有人吗?即使是我吗?我看见零跑了出去,优姬跟了出去,突然意识到师傅会······我立马跟了过去。等我赶到时,貌似已经晚了一步。

“师傅。”我拦住师傅。

“小忧,他要失去意识了。”

“那如果有一天小睿也失去意识了,你也会毫不犹豫的杀害他吗?”师傅的眼神暗了暗。“零,他是不会变成那样的。”我的手上出现了淡紫色光芒,把手指向零,光芒包住了他的伤口,转眼,他的伤已经消失。

“夜刈老师,对于零来说你是什么人,虽然你不太明白,但请不要擅自决定零的生死,我不会让零死。”优姬在水中抱住背对着我们的零。

“优姬,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就是你。”我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

“我是从今天开始教你们伦理课的夜刈十牙,多指教啊!吸血鬼们。”我抬头看着那个我们的老师。

“夜刈吗?和当今吸血鬼猎人中屈指可数的那个男人名字相同呢!”瑠佳说。

“昨天开枪的果然是这家伙吗?”蓝堂说。

“你们放心吧!如今的我可是拿着教师资格证的优秀教师哦!”

“现在才来侦查夜间部吗?还是说我们当中有你想干掉的吸血鬼呢?夜刈老师。”玖兰枢边翻着书边看向师傅。

“该侦查的不是夜间部,貌似是日间部呢!”我玩弄着自己的头发,意有所知的说。“而且老师的名单还是一片空白呢!对吧!老师。”我歪着头,看向师傅。

“要是有人觉得课太无聊睡着的话,我可以把他加进名单里。”

“可恶,竟然这样对枢大人说话。”

“瑠佳,算了吧!”

“你们打不过他的。”我好心劝导。

“我会注意,老师。”玖兰枢合上书本,淡淡的说。

······

“有人提问吗?”貌似没有人给师傅面子呢!“那么今天就先到这。”突然,一把刀飞向师傅,师傅用书本挡住,“这是问候吗?这东西我先收下了。作为收吸血鬼当学生的礼物。”说完,他走了。

······

“很久没见了呢!枢大人。”一翁吗?那个风婆婆最爱的人。我眯着眼着远处和夜间部交谈的人。

“我只是不想被宠坏了。”

“枢,这里说话不方便。”

“也是啊!”

“果然纯血种的您与我们就是不同,即便沾染鲜血也好不被玷污,散放诱人香气的盛放之花。”一翁握住玖兰枢的手。“那样溢出的青春,力量,美丽。多么想有朝一日能得到您所拥有的血统。”

听到这里,蓝堂和瑠佳立马冲了过去,“对不起,枢大人,但是···”瑠佳看向一翁。

“您的玩笑过火了。”

“早园家的女儿和蓝堂家的儿子吗?”一翁说。

“蓝堂,您明明就知道渴求纯血种的血是最大的禁忌。”

“我可一点都不怕你。”蓝堂说。‘啪!’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房间里,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向他们,把蓝堂的手拉住,冷漠的看向一翁,意外的看到一翁手上的一条绿色的痕迹,嘲讽道,“没想到你还记得那个绿色的承诺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