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到女朋友的胸她叫了

又等了一会儿,藤野大造看看手表,命道:“时间差不多了,准备行动!”

一个暗探带着几个日本便衣士兵进入酒店,径直来到408房间,暗探先敲了下门叫道:“先生,我是服务员,可以开下门吗?”

里面许久没有回应,暗探向身后的便衣士兵道:“看来他们已经昏睡了,我们进去。”

他们拿出枪戒备着,轻易的就撬开锁小心的进去,只见里面静悄悄的,床上的被子鼓着,他们轻轻走到床边,猛的拉起被子,里面却没有人,只填着几个枕头,他们发觉中计,可还未来得及反应,突然卫生间的门“乓”的一声开了,唐天英和林若雨窜出持着手枪向他们疾速开火,“呯呯呯”几声枪响,那几个日本人立时全倒在了血泊中……

枪声马上就惊动了整个酒店,酒店里的大多数人开始惊慌的往外涌逃,尤其是正在二楼玩乐的富家子弟。藤野大造见这么多人突然涌出,早有准备,赶紧上前对空放了两枪,枪声把他们又全镇住了,藤野大造高声道:“大家不用紧张,我是日本驻上海司令部的,想必两天前我们日本大和商社被袭的大案你们也都听说了,我们现在正在追捕这伙暴徒,他们一男一女两个首领就躲在这家酒店中,请你们配合我们检查,你们放心,我们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者!”

一大群日本便衣士兵上来组成人墙围住酒店,凯得酒店的德国老板出来表示抗议说日本人此举影响了他们生意,藤野大造懒得理他,直接举枪把他吓走。日本士兵们开始拿着照片对酒店里出来的人一一排查辨认,确认不是唐林两人后方才放行,藤野大造父女也在边上小心查看着。

突然,枪声再次响起,只听“呯呯呯”几声枪响,几个日本便衣士兵应声倒下,现场再次骚动起来,藤野大造再次鸣枪示警,这时只见一个男子背着一个人双手持枪从人群缝隙中冲了出来,那男子正是唐天英,他背着的人带着帽子裹着大衣,正是林若雨先前穿戴的。

“追!别让他们跑了!注意,抓活的!”藤野大造大声命令着。

所有日本便衣一齐向唐天英追去,唐天英气力很大,背着一个人速度丝毫不减,他边跑着边开枪还击。日本便衣由于藤野大造抓活口的命令,不敢向唐天英开枪,只好保持着距离紧跟着他。

唐天英尽可能的选小路奔逃,他突然看见边上有一条小胡同,连忙窜进去,不料当他从另一出口出来时,突然好几束摩托车光同时向他射来使他睁不开眼,几十个声音同时喝道:“不许动!把枪放下,举起手!”接着藤野大造带着女儿也从后面追了过来,他们把唐天英团团围住,藤野大造道:“唐天英,别再做无谓的抵抗了,投降吧!”原来,藤野大造已查看了四周所有的路况,他算准唐天英若强行突围一定会走这条小胡同,是以预先在这里埋伏好了人。

“哈哈哈哈……”唐天英突然仰天长笑一声,道:“藤野教官,看来你们日本人也不过如此啊,就为抓我一个人要摆出这么大阵势?”他说着把背上的人往地上一扔,灯光照射下,那人的脸露了出来,却不是林若雨,而是一个男人。原来刚才在酒店房间里,唐天英打死那几个日本便衣后,将其中一人尸体穿戴上妻子的大衣和帽子,背着他一起逃用以吸引所有日本人的注意,他知道,如果自己单单一人先突围,藤野大造必会留下一部分人继续在酒店搜捕妻子。

藤野大造看了一惊,马上大叫:“快回去,搜捕林若雨,快!”

藤野惠美赶紧带人回到酒店那里再搜捕林若雨,可一无所获,林若雨已逃离那里了。藤野惠美只好回来向父亲汇报,藤野大造愤怒的盯着唐天英片刻,大叫道:“把他带走!”

两个日本士兵上前,唐天英没再抵抗,丢下了枪。他知道现在自己再抵抗已无意义了,自己这一被抓几乎肯定没有生还可能了,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妻子已经成功逃脱了。可是唐天英应该想得到,林若雨是绝不会抛下他独自逃离的。

日本士兵把唐天英押上了一部摩托车,驶往日军司令部。

吴婷婷家。

吴婷婷和家人正在家里吃晚饭,突然敲门声响起,吴婷婷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正在喘气的林若雨,她一惊,赶紧让林若雨进来,道:“林姐,你怎么来了?”

林若雨喘着气道:“婷婷,今晚我得在你这里借宿一夜了。”

吴婷婷马上猜到了林若雨现在的处境,马上严厉的对父母和弟弟妹妹道:“今晚的事你们谁都不许说出去,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们!”

“婷婷,你就放心吧。”吴父马上道。现在吴婷婷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们也知道些唐家的复杂关系,当然马上就答应了。

吴婷婷把林若雨带进自己房间,道:“林姐,你晚饭吃了吗?要不要我出去给你买点?”

林若雨摇头道:“不用了,你家里随便拿点东西来给我填填肚子就可以了。”

吴婷婷出去给林若雨盛了一碗饭菜过来,林若雨心里虽然万分挂念丈夫,可还是勉强咀嚼吃着,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养足力气。吴婷婷这才轻声问道:“林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林若雨把先前自己不慎被日本暗探发现行踪,接着在酒店和丈夫分开突围的经过说了下,吴婷婷听完后小心问道:“林姐,那唐先生现在怎么样了?”

林若雨停了下,道:“我相信他一定能突围成功,我们已说好了,明早六点在跑马场对面的咖啡厅会合,然后再想办法离开上海。”虽然她心里明白唐天英要在日本人的重围下很难安全脱身,可她心里仍勉强这么安慰自己。

吴婷婷自然也明白林若雨此时的心情,她犹豫了下,又小心问道:“可万一,林姐,我是说万一,万一他今晚没成功脱逃呢?”

林若雨坚定道:“那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出来,我绝不会丢下他不管。”

吴婷婷心道:“现在就你一个人了,可怎么救啊?”可她嘴上不敢说出来,安慰道:“林姐,我也相信唐天生一定会没事的,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陪你一起去。”

虹口日军司令部。

唐天英被带进审讯室,藤野大造父女走来,藤野惠美突然道:“爸,让我来处理他吧,我和他该做最后的了断了。”

藤野大造点点头,他没进去,只站在外面听着。

藤野惠美走进去在唐天英对面坐下,唐天英的手脚都被铐在椅子上,藤野惠美看唐天英的眼神还是有点复杂,可唐天英冷冷的别着脸一点也不瞧她。

良久,藤野惠美终于先开了口:“我真的不想对你用刑,你还是自己交代吧。”

唐天英哼了声,平静道:“行,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章孝霖是我杀的,这半年针对你们日本人的破坏行动大多有我的份,去年19路军一部小股部队没有撤走,被我收留了,我和他们的陈思故连长结为了兄弟,这半年他们对你们的破坏行动我都在暗中帮助,两天前你们大和商社也是我带着他们捣毁的,但现在他们已都牺牲了。好了,就这些,你还想知道什么?”

藤野惠美道:“你倒还挺直接的。”

唐天英道:“反正这些你们现在知道了也无所谓了。我知道,进了这里后我是不可能再活着出去了,你们就给我来个痛快的吧。”

藤野惠美道:“不错,这些现在对我们确实已不重要了。我现在关心的是,你家人现在在什么地方,还有林若雨,她现在又去了哪里?”

唐天英道:“我家人早被我送出上海了,你永远不可能再找到他们了。至于雨儿么,她现在已经逃了,我们这几天本来就居无定所,我不可能知道她现在会去哪,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你可以对我用刑,但你相不相信,我的骨头一定比你想象的要硬得多,我不想告诉你的东西,你别想从我嘴里吐出一个字。”

藤野惠美幽怨的看着唐天英,又道:“行,那我们先谈点别的吧。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们过不去呢,而且甘愿牺牲你的家业来和我们对着干?你父亲传给你的家业不就是希望你能继续发展大吗?你和我们完全合作会有很多好处的。还有我,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这半年你竟然还对我下避孕药?”

唐天英道:“好,那我也可以对你说出全部实话。说到我爸,其实我并不像他,我没有他心狠,野心也没有他大,他眼里只有利益,可我有自己的做人底线。你们现在对我们国家是侵略者,所以我永远不会和你们走在一起,你们甘愿做军国主义的机器,但我不会出卖自己的良知。还有,我这一生只会爱一个女人,那就是林若雨,除了她,我不会再对其他任何女人有任何感觉,你爸当初既然一定要把你打入我家,我为了大局也只能反利用你,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你的位子,我也绝不会让你有一点怀上我孩子的可能,这个世上除了雨儿,其他任何女人都没有资格给我生孩子!像你这种被军国主义思想彻底毒化的人也更不配做母亲!”说到最后,唐天英已激动起来。

藤野惠美恼羞成怒了,霍的跳起来大怒的叫道:“唐天英,你这个混蛋!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还跟我讲爱国?我告诉你,我们大日本帝国就是为了来拯救你们国家的百姓才对你们发动战争的,我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就是为了要推翻所有亚洲国家的暴政,让所有深受压迫的亚洲百姓脱离苦海!”

“呸!”唐天英也怒叫道:“你还有脸说这话?你们秘密研究毒气弹,还绑架我国无辜百姓当**试验,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告诉你,我们中国虽然现在积贫积弱,可能还有再动荡好多年,但是总有一天,我们国家会彻底觉醒解放的,你们永远不可能征服我们?”

“好,好!”藤野惠美这下彻底对唐天英绝望了,咬着牙道:“你以为你们真的已炸死加藤教授了吗?告诉你,他还好好的活着呢。”

“你说什么?”唐天英一惊。

藤野惠美冷笑道:“他现在就在这里继续研究他的毒气弹呢。他现在需要体质好的人来做**试验,我看你可是最合适的了。”

“你?”唐天英这下脸色变了。

藤野惠美继续道:“当然了,你一人可是不够的,我呢还想把你最爱的女人林若雨也请来陪你一起当**试验品呢?”

“你别想抓住雨儿!”唐天英大叫着。

藤野惠美邪笑道:“这可就由不得你了。你说你今生只爱林若雨一人,我想林若雨对你一定也是一样的。你以为你今天牺牲自己掩护她逃走,她就真会丢下你一个人独自逃走吗?呵呵,只要我在明天的报纸上把你在这里的情况说一下,她一定会马上乖乖的来和你作伴的。”

“藤野惠美,你这个毒妇!”唐天英开始挣扎起来大叫着:“你要是敢动雨儿一根汗毛,我绝不会放过你!”

藤野惠美凑近邪笑道:“放心,我不会亲自动她的,我会先把她扒光了,然后让你亲眼看着你最心爱的女人被我们大日本的皇军一个接一个的糟蹋,接着再让她来陪你一起做**试验品,你们就去做一对鬼鸳鸯吧!”

“藤野惠美,你这条毒蛇,我真后悔,我那天真该把你直接杀了……”唐天英凄厉的大叫着,藤野惠美没再理他,大笑着出去了。

门口的藤野大造也得意的盯着唐天英半饷,走开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