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性办公室

  “除非你突然有一天开了天眼不然几乎是不可能看见她的,而我也有开天眼的道具,但是天眼一开之后,就不能关上了,每天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见到各种各样的灵魂。”这可不就是售卖机在吓她,一旦开了天眼,可能都认不出灵魂和人类有什么区别了。  “是不是感觉它变模糊了?”千说道。  暗已经按照暗的要求把水给泼出去了,触碰到水的红外线果然消失掉了,已经被淋得像落汤鸡的三人赶紧往里走,就这样一边泼水一边走,很快红外线就完全消失了,而他们也已经走到了尽头,水桶里面的水也所剩无几。  房间内可以说是除了桌球什么都没有,但是房间四周围却有三扇门。  “喂,阿布,人我带来了,等下你和她谈吧。”郭远看着这个奇怪的东西洗澡已经习以为常。  可是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也只是那边所对应的包间自动冲水而已啊!  “跟他说,游戏人数必须男女平等。”售卖机也听见了年轻人的话,就在郭远的脑袋里提醒了一下他。

  “他要是第一个玩,你和李珊珊就不用测试这个密室了。”  然后李珊珊非常勉强地摇了一下头,她现在没地方住,要是得罪了郭远,今晚得住天桥底呀。第58章 狗血  让我们把镜头回到密室中,姜和兰看见门开之后,门虽然被兰给打穿了一个洞,但是对厕所里面没什么影响,从外面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蹲厕,但她们没有轻举妄动地进去,而是先回到镜子前询问千的意见。  让暗给姜和兰传递让他们在五个包间那排最里边那个包间等着的消息,还提醒了她们一句,千万不要被吓着。  小便池对面则是厕所的包间,一共有五个包间,这些包间也都是都关着门的,包间门的门把有个有颜色的扣锁,红色带表有人,绿色代表没有人。现在只有离厕所大门最远的那个包间扣锁是显示绿色的,其余的都是红色的。第57章 相识  千有预感这个漆黑的对面就是第二个房间,但是如果要通往对面那个房间要经过路上的红外线,看着密密麻麻的红外线,千感觉肯定是有机关把这些红外线给关掉,那只能从外面的小便池或者是镜子洗手池那些寻找线索了。  “珊珊你今晚要上学么?”

  (主人不要烦躁,米已经说了到时候再另行通知。)  (那就随便准备一些什么东西吧。)  “那就是电锯的灵魂,她跑进了你的梦境中和你聊天……”  暗听到千的吩咐,马上把信息传递给了姜和兰,姜和兰收到信息后自然也是去按照千的说法去做一遍。  镜子变得透明之后,下一步就是该想的就是如何去通过这块镜子了。  就这样潦草地结束对话,郭远也觉得售卖机说的话有道理,是该请另外一个员工了,不过似乎还没怎么赚到钱啊,再请一个人真的好么?  不用怎么去细想找人的问题,等一下在门口写个招工就好了,然后就是愿者上钩了。

  最多还有房间内的灯,和三扇门。  郭远发现,今天的售卖机在李珊珊面前没叫过一次“主人”,又发现了它的一个特点,死要面子。  晚安。  千又回到镜子前,对着姜和兰说道:“你们刚才去的是不是第一个靠门的包间?”千这样子问的原因是他看到女厕所入口跟男厕所的入口是对称的,再结合这块玻璃本来就是一个镜子,所有直接给出了一个答案。  “别再提了,睡觉!”正是那一件事情,害死了拾荒的老人,这对他来说是个永远都好不了的伤疤。  而千看到了装了“雨”的水桶也大概知道要该怎么通关了,再结合姜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你先把水桶装一半的水,再把水龙头整个给扭过来。”  那个门把,破旧的程度都可以直接把整个圆形门把给拔出来了,因为这个门把是坏的,所以这个门也打不开。  然后郭远就不知道回答什么了,这人根本就不会聊天啊,聊天终结者啊!

这里  按照千的要求,姜和兰推了包间的隔板,确实如他所说,这个隔板也是旋转门。  “拿水泼红外线。”千向提着水桶的暗说道,这也是千刚才让姜向水桶装水的原因。  郭远对于顾客当然是无比欢迎的,不过好像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对他说:“有的,但是至少要四个玩家一起噢,你有没有其他的朋友呢?”  李珊珊的房间收拾好了之后,郭远和售卖机已经离开的她的房间。  回到那个可以开门的包间,年轻人觉得可能有线索的地方就数那卷挂着的卷纸了。  千说到这份上,此刻暗和姜也就明白了水桶上的颜色还有文字是什么意思了。  “你好,请问这是是招工么?”一个面容俊朗,蓬松刘海,皮肤黝黑,身高大概在175的帅气小伙走进店内。

  “我去按我这边靠门的冲水按钮。”千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他知道她们两个会理解得了他的意思,如果这都理解不了的话,不配跟着他做事,他不需要废物。  “果然在里面啊。”暗抚摸了一下自己帅气的发型,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  做完慕斯放进冰箱,郭远觉得虽然这个陈子维不会聊天,但是技术还是杠杠的。  而想要握手的陈子维发生了一些事故,他伸出了左手……  “因为未来的某一天,李珊珊和电锯会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想要让电锯和李珊珊更好地契合,必须要告诉她存在灵魂这件事情,而且说之后,你出现在珊珊的家中就合理了。”售卖机给郭远的解释是点到为止了,不能再像上次样子告诉某件事情未来发生的概率了。  之后两人来到了售卖机的面前,屏幕上早已显示:(新的任务,是否接受?)  “按你这么说,你不如回家自己开店?来我这打什么工?”说话的同时郭远把淡奶油和黑巧克力融化掉了:“帮我泡好吉利丁片。”  而暗则是去寻找洗手池上的抽纸巾,也是一无所获。  但是这一边开门后和男厕所的情景稍微有些不同,这边也是一眼往前看也是黑漆漆的,但是里面有一个蓝色波浪形的倒圆柱形水桶,似乎水桶上还写有字。  这句话有什么含义呢?  “因为我在这个密室里起很关键的作用。”郭远不想说是自己担任NPC,如果说出来的话密室对他们的吸引力就会降低了。  “进来之前不会先敲门么?你们人类的礼貌呢?”虽然售卖机的声音没有任何愤怒情感,但是郭远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它的愤怒。  售卖机:“……”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