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的人生玥玥

第一三五三章 调虎离山  “不错。”袁老尚书道:“这是皇上当朝颁旨。”  老尚书想了一想,才道:“你应该了解薛翎风此人,薛翎风担任虎神营统领之后,不与朝中任何官员有私交,虽说陆晓朝与薛翎风性情不同,但在为人处世上却很是相似,只听从薛翎风的差遣,也几乎不与朝中官员有往来。他父亲虽然曾经在兵部当差,得到过金刀老侯爷的提拔,但他父亲已经过世了十多年,在陆晓朝进入虎神营之前就故去,所以陆晓朝实际上与兵部还真没有什么太深的往来。”顿了一顿,才继续道:“让人觉得他和兵部有交情,甚至被认为他就是金刀澹台的人,只因为卢霄当年对陆家有些照顾而已。”  萧绍宗有着过人的判断能力,当他预感到齐宁很可能已经潜入京城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的时候,齐宁也并没有让他失望。  齐宁拱手道:“恳请老尚书相助。”  人潮因此而稍微顿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更多的人还是呼喝着向齐宁杀过来。  他伸手扶住桌上的茶杯,勉强稳住颤抖的手,沉吟片刻,才缓缓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设计好了陆晓朝接替薛翎风,但却利用了卢霄,让满朝文武以为陆晓朝是因为兵部的举荐才坐上那把椅子?”

  萧绍宗叹道:“曲神侯,你可知道,你虽然是北斗七星之中最聪明的,却也是最愚蠢的,能够看穿其中要害的是你,可是你本不该在本王面前显露你的聪明,这世上很多人就是因为太过聪明,所以聪明反被聪明误,落得名败身死的下场。”  萧绍宗颔首道:“兵部会上折子,神侯府那边也要递一道折子上来,这道折子里面自然会奏明薛翎风之死与九天楼有干系,涉及到九天楼的案子,当然是由神侯府来处理,到最后这件案子就由神侯府来结案。”  “我欣赏你,就因为我知道你是胸有大志的人。”萧绍宗含笑道:“江湖那些草莽自古以来眼中就没有朝廷,虽然那些粗勇之夫难成什么大事,但却还是有能耐闹出一些麻烦,天下一统之后,林立在北汉境内的江湖门派,确实需要有人去收拾,而这个人,你当然是最合适。”顿了一顿,才道:“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我赐你武林盟主的位置,你看如何?”  齐宁摇头道:“皇上的安危,眼下无法确定......!”想了一下,才继续道:“其次要弄清楚萧绍宗目前的状况,除了他现在手中掌握的这些力量,是否还有其他隐藏的力量。”  老尚书颔首道:“正是。先帝仁善,并没有因此而动怒,那些流言蜚语后来也就渐渐消失。至若有人传言澹台老侯爷曾经向先帝上过折子,提及太宗皇帝的承诺,那也是一派胡言。金刀澹台是太祖皇帝嫡系臣属之中最有实力的一位,所以别有居心之辈就将澹台家抬了出来,事实上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流言说太祖皇帝有过承诺,但却全无证据,宫中也绝无此等记录,澹台老侯爷睿智过人,岂会因为这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就向先帝进言?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正因为秦淮军团步步紧逼,北汉前线吃紧,他们派了九天楼的人在建邺京城潜伏甚至杀人制造混乱,反倒是可以说得通。”袁老尚书虽然年迈,一双眼睛看似浑浊,但眼眸深处却还是带着一丝精光。  “主子,薛翎风死了,兵部那边肯定要奏呈上来。”贵和道:“卢霄此人似乎并不是很听话,奴才觉得他很可能代表兵部向朝廷举荐新的虎神营统领人选。”  齐宁点头道:“卢霄觉得陆晓朝与兵部有渊源,此人在兵部的可控之中,由陆晓朝取代薛翎风,反倒更容易被兵部所控制。”  老尚书脸色微变,苍老的手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已经进入夏季,夜里的温度也不低,老尚书却是不禁紧了紧衣衫。  “如此你就先退下。”贵和瞅了箱子一眼:“至若这首级......!”微一沉吟,才道:“暂且留在这里。”  袁老尚书从不请人在外用宴,即使真的要请人吃饭,直接请人到礼部尚书府岂不更为方便?即使真的要请客,要不可能寒酸到要往一处茶楼来,而且时间还选在亥时时分,这已经是半夜。  “身不由己?”老尚书皱眉道:“你是说皇上被人所挟持?”  “不久前皇上上朝,当时他气色似乎不是很好,而且.....说话的嗓音也与从前有些不同。”老尚书道:“当时大家都以为皇上是因为龙体不适,所以说话时声音有些变化.....!”  “那人挟持了皇上,将玉玺握在了手里,所以你所接到的圣旨,都是此人所为。”齐宁道:“此人意图谋朝篡位,但在此之前,当然要将他觉得威胁他登基的力量尽数铲除,而恰好我正是他不得不除的眼中钉肉中刺。”

  但唯独这一次羽林营由迟凤典亲自带着数百精兵离京,而且不是为了保护皇帝,这当然会引起薛翎风的警觉。  眼前这位茶伙计根本不是方才引着自己上楼的那人,却变成了一张十分年轻的面孔,铁证一眼便瞧出正是齐宁。  曲小苍道:“臣希望大楚平定北汉之后,臣可以统帅神侯府收服北方各大门派,让天下所有的门派都屈服在神侯府之下,屈服于王爷足下!”  铁铮神情冷然,盯着齐宁眼睛道:“你可知道你犯了大错,你本不该回到京城的。”  羽林营自然不是没有离开过京城,但每一次离京,都是为了护卫皇帝陛下。  他当初听到这则传闻,便觉得可能性微乎其微,今日老尚书这样一说,便确定果真只是流言而已。  萧绍宗有着过人的判断能力,当他预感到齐宁很可能已经潜入京城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的时候,齐宁也并没有让他失望。  齐宁点头道:“卢霄觉得陆晓朝与兵部有渊源,此人在兵部的可控之中,由陆晓朝取代薛翎风,反倒更容易被兵部所控制。”

是多  “正因为秦淮军团步步紧逼,北汉前线吃紧,他们派了九天楼的人在建邺京城潜伏甚至杀人制造混乱,反倒是可以说得通。”袁老尚书虽然年迈,一双眼睛看似浑浊,但眼眸深处却还是带着一丝精光。  齐宁目光深邃,神情冷峻:“自然是为了篡夺皇位。”  十多名被寒刃划伤的敌人先后倒在地上,抽搐着,然后死去。  对于军人来说,与敌对阵,没有任何的同情与怜悯,交手之间,只有两种结果,你死,或者我死!  又是一大群人从楼梯口冲过来。  齐宁也没有任何的怜悯,手中的寒刃与他浑然一体,就像是变成了他一只手,挥舞之时,干脆利落,直取敌方要害。  “臣不否认。”曲小苍道:“臣确实有继任神侯之心。”

  齐宁松了口气,老尚书问出这句话,也就表明这位老人打心里对自己还是十分信任的,他没有追问叛国一事,也就表明在这老人心中,并不相信自己真的叛国,立刻道:“老尚书,薛翎风死后,乍一看起来,似乎受益的是金刀澹台一系。澹台老侯爷和澹台大都督虽然都已经过世,但金刀侯在楚国的势力却没有因此而荡然无存,至少卢霄依然还在维持着金刀这股势力。”  利箭又快又急,而且劲风呼呼。  曲小苍抬头看着淮南王,恭敬道:“曲小苍拜见王爷!”  “三件事情?”  “也许不是这样糟糕的局面。”齐宁道:“可是如果被我言中,陆晓朝确实是萧绍宗安插在虎神营的棋子,那么一切都已经在萧绍宗的掌控之中,我大楚帝国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如此你就先退下。”贵和瞅了箱子一眼:“至若这首级......!”微一沉吟,才道:“暂且留在这里。”  “总要试一试。”齐宁道:“只是京都府如今定然被死死盯着,我无法接近京都府,而且正如老尚书所言,如果我直接派人联络铁铮,以铁铮的性情,只会带人来围捕我,根本不会给我解释的机会。”  眼前这位茶伙计根本不是方才引着自己上楼的那人,却变成了一张十分年轻的面孔,铁证一眼便瞧出正是齐宁。  “若当真是大开杀戒,恐怕那些心存疑虑之人反倒真正相信了这等流言。”齐宁叹道。  薛翎风手握大刀,低喝一声,挥刀向冲在最前面的一人砍了过去,他身边那两人也是大叫一声,挥刀冲上。  萧绍宗只是微笑着,看着曲小苍起身弯着腰往后退,忽然叫道:“等一下!”  “那帮人盯着京都府,固若金汤,我若是贸然出手,就等若是自投罗网,不但救不出家人,恐怕连自己也要折在京都府。”齐宁叹道:“所以要救她们出来,只能先将埋伏在京都府附近的那些人全都引出来,说句不中听的话,只要那些人撤离京都府,要从京都府救出几个人来,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