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开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青悠怔怔地回不过神,却是旁边一个机灵的小朋友最先叫了出来:“哎哎呀呀呀,求婚啦!大家快来看求婚呀!”

小孩子的嗓音本就比较突出,这一喊叫,顿时将屋里屋外的人全都召唤了进来。本文由  首发

于是青悠和宋陌辰很快就被一众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团团围住。

周围有些吵,有人在起哄有人在拍手,可是宋陌辰却似乎一点影响都没受到,眼睛一直锁定在青悠身上,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可是围观群众却明显影响到了青悠,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有点点生气,因为今天是小芒的生日呀!这家伙选哪天不好,非选在今天求婚,她这岂不是抢了人家小芒的风头?

似乎是察觉到了青悠细微的表情变化,宋陌辰赶忙急促地补充道:“我不会强迫你做出任何决定,我……我只是实在等不及了。青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这一回我一定会做你想要的那个王子。”

青悠的脸“噌”地就红了,狠狠瞪他:“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什么王子啦!”真是的,被别人听到了会觉得她很幼稚吧!

宋陌辰赶忙说:“好好好,我不说这个了,你不要生气……只是这橘子你还吃不吃?”

他哪里是想问那橘子青悠还吃不吃,分明是想问她愿不愿意答应他的求婚吧?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围观的宋陌梨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青悠啊,你就答应吧答应吧,我弟弟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你再不嫁给他说不定他就出家去了!”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笑了出来,青悠脸上的红色也未淡去,她无奈地看了宋陌辰一眼,他还是巴巴地望着自己,便道:“这里人太多了,我们换个人少的地方说,去你车上吧。”

宋陌辰立刻点点头:“好。”

见他要站起来,有几个太太不禁调笑道:“哎,可不准站起来啊,人家唐小姐不还没答应嫁给你嘛!你现在站起来可就是心意不够真诚了哦!”

众人又是一阵笑,连宋陌辰这万年不脸红的人都有些羞窘了,他僵在原地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最后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青悠征求她的意见,青悠越看他越觉得这家伙太笨了,怎么现在什么事都要问她啊!对他挥挥手:“好啦,允许你暂时站起来。”

宋陌辰这才站起来,跟着青悠到门外的车里去了。

好在还有宋陌梨撑着场子,那些宾客这回没跟上来,两人坐回了车里,终于能稍微清静一会儿了。

“青悠……”宋陌辰也不说什么具体的内容,只是凑到青悠旁边,温柔而低沉地不断重复她的名字。

青悠被这噪音吵得头疼:“你够了够了!我说你怎么回事啊,不是跟我说好了要等我考察你的吗,这才多久你就求婚了?我有说过你通过我的考察了吗?”

宋陌辰把下巴枕在青悠肩上:“你没说,所以我才要求婚啊。这样是不是就给我加分了?以后我每天跟你求婚一次,肯定很快就能通过考察了。”

可能是最近孕期的缘故,青悠的脾气比从前大了许多,她现在只想一巴掌拍在宋陌辰脑袋上:“你要是真敢这么做,我现在就走!”

宋陌辰赶紧抱住了她:“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对孩子也不好。”

青悠鄙视地看着他:“刚刚人家小芒抱我一下你就嫌他压着我了,那你也松开!不要压到我的宝宝!”

说着就去推他的脑袋,谁知却被宋陌辰反手一勾,将青悠带进了他怀里,两个人面贴着面,宋陌辰很认真很深情地望了她一会儿,然后沉默不语地将她搂紧了。

他的怀抱很温暖,青悠不禁放松了身体,打算稍微在这诱人的怀抱中沉迷那么一小会儿。

“没事,你要是现在还不愿意,那我就再等。”

过了好一会儿宋陌辰才开口说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反正我以后的人生都是你的了,我一点儿都不着急。”

青悠呛他:“不着急你倒是别求婚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尴尬!”

宋陌辰将她搂得更紧:“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下次求婚一定选个没人的地方,好不好?”

青悠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忍不住笑了,低低说了一句:“还真想再求一次啊……”

宋陌辰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但又好像没听见,他不禁扭头看向青悠的侧脸:“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

青悠也懒得跟他打哑谜,只是拿出那个镶嵌着钻戒的橘子看了一眼,说:“把这个退了吧,那么贵。你之前不是给我买过一个吗?用那个就行了。”

“那怎么行,这是我们新一次的婚姻,我要给你最好的东西,上次那个——”宋陌辰说到这里终于反应过来了,“等等,那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同意嫁给我了?”

青悠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颇显无奈地点头:“恩,就这样吧。”

“什么叫就这样吧,不行,青悠你不可以这么说。”宋陌辰忽然捧住青悠的脸让她直视自己,“来,跟我重复一遍,宋陌辰我也好爱你,我愿意再嫁给你一次。”

得到的是青悠的一个白眼:“你够了啊,最近越来越神经了。好啦,我要下去了,车里好闷,我要去吃点蛋糕。”

即使没得到自己想要的完美答复,可宋陌辰仍旧笑弯了唇角,他跟在青悠身后,小心翼翼想要扶着她,立刻被对方在手臂上掐了一下:“我能走啦,再把我当病人看我就收回刚刚答应你的事。”

宋陌辰只好不舍地收回了手,但是很快又追了上去,把那个橘子递到青悠面前:“但是钻戒你要戴上啊。”

青悠摇头:“快收回去啦,那么贵重,一会儿我不小心弄掉了可怎么办。这个能不能退啊,你拿去退了吧。”

宋陌辰却不由分说拉住她的手,将戒指戴了上去:“必须要戴着,不然别人看你手上空空的,跑过来跟我抢你可怎么办。”

青悠无语,正想训他几句,可这一幕被宋陌梨看见了,她不禁惊喜地凑上来,压低声音说:“哎呀,钻戒戴上啦!青悠,那你是不是同意了啊?”

青悠对宋陌梨笑着点了点头。

宋陌梨一拍掌:“那可太好啦!我正想着——”

谁知宋陌辰突然打断了她:“停。你可不许再跟青悠说什么让她帮你带孩子的事,那是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带去。以后都不要麻烦我老婆。”

宋陌梨看了眼青悠,脸上有点愧疚,其实她一直有点担心青悠会和弟弟离婚有自己的因素在里面,因此赶忙说:“哎呀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刚刚是想说,上次你们结婚都没好好办一场婚礼,不如这次补上吧!由我做主,这回一定给青悠办一场盛大又漂亮的婚礼!”

这个提议让青悠一怔,她不得不承认,之前没办婚礼那件事对她来说也算是一个长久的遗憾了,可是现在,自己这身体一天比一天不方便,办婚礼也不合适啊?

更何况她已经结过一次婚了,对那些浪漫场景的期望早就消散到了和宋陌辰的日常冷战与争吵当中,婚礼不婚礼的,也无所谓了。

于是她摇摇头:“算了陌梨姐,婚礼又费时又费钱,还累得慌,就不办了。我们一家人像上次那样一起吃顿饭就好。”

听她这么说,宋陌梨不由有点焦急地给她弟弟使了个眼色,宋陌辰果然很快开口了:“青悠,不会很累的,婚礼流程我会请专人全程负责,你只需要穿上婚纱和我走一段地毯就好了。”

青悠顿时明白过来,敢情人家宋家人早就商量好婚礼的事情了,就等着宋陌辰求婚了然后告诉自己呢?

她不禁多看了宋陌辰一眼,哼,亏他姐还说什么他变了许多,这哪里有变啊?这不还是那个精明的商人宋陌辰嘛!

发现青悠脸色不对,宋陌辰又赶紧补充道:“我……我只是提议一下,如果你真的不想办婚礼,那我们就不办了,我都听你的。”

青悠看了看他,最终叹了口气:“那好吧,简简单单就行了,不要搞得太复杂。”

宋陌辰眼睛顿时就亮了:“好,你放心,一切都交给我,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青悠暂且相信了他的话,然而一个多月后,她就为自己这一次轻信感到后悔不迭。

“宋陌辰!”青悠站在别墅客厅里,大声喊着她丈夫的名字,“你给我现在就下来!”

“来了来了。”书房里立刻传来一阵响动,宋陌辰从二楼快速跑下来,“怎么了老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青悠没好气地指着五分钟前刚刚送到家的婚纱:“这是什么?”

宋陌辰看了那镶满了各种宝石的高级定制婚纱一眼,回答道:“咱们婚礼你要穿的婚纱啊。终于到货了,之前那个设计师还跟我打电话说有可能赶不上呢,还好赶上了。”

青悠气得拍了他一下,指着装婚纱的盒子上印着的logo,气愤愤道:“我跟你说的是这个吗?之前你不是答应我简单办一下就好吗?怎么买了这么贵的婚纱,我就穿一次,买这么贵不是浪费钱吗?”

现在在家里,关于财务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青悠说了算。她平时就比较节俭,重新回到宋陌辰身边之后仍旧如此,换到别的富贵人家若是遇到这么一个精打细算的媳妇,只怕早就乐开了怀,但宋陌辰却对此感到很无奈。

因为他想对她好啊!想给她花钱啊!每次和阿丰一起去聚会什么的,对方都要无意识地跟宋陌辰表现一下他有多么宠老婆,而阿丰的老婆也是特别爱阿丰,宋陌辰看得简直都有点嫉妒了,毕竟青悠对他,早就不像以前那般深情眷恋了。

阿丰给他出主意说:谁都爱好的东西,你多给老婆花点钱,平时再在语言上多体贴一些,日子久了她自然能感受到你的爱,然后两个人的感情就能升温了。

宋陌辰深以为然,这段时间都在不断地实行这个主意,可是青悠却根本不买账的样子。

可是一提到孩子,青悠又很舍得花钱,这才三四个月的功夫,她就把小孩子长到两岁需要用的所有东西都买全了。因为不知道男女,还全都买了两份。

想到这里,宋陌辰不禁灵机一动,走过去抱住青悠柔声道:“老婆,你听我说啊,这个牌子的婚纱特别有收藏价值,以后会越来越珍贵的。如果以后你生个女儿,留着给她不是很好吗?”

青悠果然怔了一下,但很快又皱眉:“可是如果女儿不喜欢呢?我也不想强迫她穿她不喜欢的婚纱呀。”

“那也没关系,你收藏着,以后女儿长大了问我们,爸爸妈妈你们结婚时是什么样子啊,你就可以把婚纱拿出来穿然后展示给她看了,这可比那些婚礼视频有现场感多了。”宋陌辰现在哄起老婆来那简直是一套一套的,让他不少同学朋友都大跌眼镜。

好像……好像说的有点道理啊?青悠想了想,既然有收藏价值……唔,那不然还是留着吧?虽然现在她也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

于是她放过了婚纱的事,可是宋陌辰却纠结了,他轻轻抱住青悠的腰不肯松手,在她耳边撒娇道:“老婆,我被你伤到心了……”

这话最近他不知道说了多少几遍,青悠早就免疫了,连看都懒得看他:“这回又是什么事啊?”

“就是婚纱啊。这可是我跟设计师讨论了很久,他才做出来的。你觉得不好看吗?也不夸我一下?”

青悠无奈地瞪他:“你怎么最近总是要让我夸你啊,早上夸一次晚上夸一次,你是小孩子吗?真是的。”

宋陌辰用鼻子去蹭她的脸:“唉,老婆不夸我,我好伤心……”

“哎好好好,你做的太棒了,婚纱很漂亮我很喜欢,这样好了没有?”青悠一边说一边用手揉他的头发,这已经是固定动作了,每次她这样,宋陌辰就不会再缠着她闹个不停。

果不其然,宋陌辰满意了,他松开青悠,拿起那件婚纱:“那你现在穿上试一释永信开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下吧?看看效果好不好?”

青悠只得点了点头,拿着婚纱又叫了保姆阿姨帮忙,进卧室去了,宋陌辰就站在楼下等着。

十分钟后青悠总算费劲地把婚纱穿好了,不过头发没有打理,就随意地披在肩上,她开门走出去看向楼下的宋陌辰,问:“怎么样?会不会有点太炫了?”

宋陌辰怔怔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才忽然发神经一样几步就冲了上来,然后猛地将青悠抱起来举到半空中。

“你、你干什么呀?”青悠垂下头,略显惊讶地看着他,只觉得宋陌辰的眼睛是前所未有的明亮炫目。

顾及到青悠的身体,宋陌辰抱了她一下就赶快把她放下了,却立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老婆你好漂亮。”

青悠淡淡笑了一下,但很快就嫌弃地戳了戳他的脸:“好啦,疯疯癫癫的像什么样子,不要闹了。咱们还要去你姐姐家呢,快让我把衣服换了。”

婚礼的请帖都是宋陌梨组织发出去的,因为后天就是婚礼的日子了,所以宋陌梨叫青悠过去核对一遍,看看还有没有谁给漏掉了。

两家人也就离了一小段路的距离,青悠换下婚纱之后就和宋陌辰一起出了门。

却没想到宋陌梨家竟然还有客人。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青悠还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凌景杨,算起来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了。

而凌景杨也立刻看到了青悠,和青悠身后的宋陌辰。他眼底很快闪过一抹失落,但脸上却保持着他一贯的微笑:“青……唐青悠,好久不见了。”

青悠也笑了:“你好,真是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在这里?是和小芒的事情有关吗?”

凌景杨点点头:“恩,学校里让我做定期家访,没想到这么巧会遇到你。”

“是啊。”

两个人才交流了简单几句话的功夫,宋陌辰就有点不高兴了,他走过去站在青悠和凌景杨中间,问:“姐,请帖都核对好了吗?还有没有漏发的?”

宋陌梨看出弟弟的小心思了,赶忙说:“我正要给青悠说呢!青悠,我已经检查过了好像没什么问题,你要不要再看一下?”

“哦,行。”青悠走过去坐在宋陌梨旁边,宋陌辰则盯着凌景杨,脸色阴沉:“凌先生,家访还要做多久?”

凌景杨笑了笑站起身:“刚刚正好结束了,我正打算离开。既然你们还有事要忙,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宋陌辰对他冷漠地点了一下头,立刻就有保姆送凌景杨出门。

等他离开之后,一直坐在旁边默默画画不吭声的小芒忽然抬起了头,扫了舅舅一眼,道:“又乱吃飞醋。”

这臭小子,怎么跟个小大人儿似的?宋陌辰没好气地伸手在小芒头上揉了揉:“去去,一边儿画画去。”

青悠听到他这么说顿时抬头看了宋陌辰一眼:“宋陌辰,跟小孩子说话就不能温柔点吗?平时看你不都挺绅士的。”

宋陌辰顿时缩起了脑袋,讨好地拉了拉青悠的手:“没没,和小芒处得熟了,一时之间就忘了。”

青悠正在核对信息,也懒得理会他,不过说起这发请帖的事儿,其实之前还闹了一点幺蛾子,宋陌梨发请帖的时候当然是把该请谁不该请谁都考虑得很清楚的,但为了灵活应变其中有一小部分印成了不具名的,谁知这请帖兜兜转转,竟然跑到了尹以婉手上去。

于是一个礼拜之前,尹以婉就顶着两只楚楚可怜的眼睛来找宋陌辰了。家里的保姆早就得了宋陌辰指示,自然不能让她进来,因此几个人便在门口争执起来。宋陌辰当时正陪着青悠在卧室里看胎教视频呢,忽然被保姆神神秘秘地使了个眼色,等他皱眉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尹以婉已经像泼妇一样和那些保姆打起来了。

“让我进去!你们竟然敢挡着我,以前我可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宋陌辰要是知道了肯定把你们全都开除!”她一边喊一边撕扯着保姆的袖子,头发都乱了。

这顿时让宋陌辰想起了上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如果那天他不是头脑发胀抽风了让尹以婉进门,说不定青悠根本不会跟自己提出离婚。想到这里宋陌辰是又自我懊悔,又对这个女人厌烦,不禁走上前去让保姆闪开,冷冷看着尹以婉:“你也知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如今这里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请你立刻离开,不然我就叫小区保安来了。”

尹以婉重新露出凄楚表情,拿出那张被她捏的皱巴巴的请帖:“陌辰,我知道你肯定还是爱我的,你是故意想要气我所以才说要和唐青悠复婚对不对?她有什么好的,她就是个心机深沉的恶毒女人,你千万不要被她——”

“你竟然敢说她恶毒,尹以婉,你真是会颠倒黑白!”宋陌辰冷厉打断了她,不想再跟她废话直接让保姆打电话给小区保安,然后看向她,“你走不走?”

尹以婉抽泣着看他:“陌辰你变了,你以前不会这么凶的……”

“我早该这么对你了。”宋陌辰冷声道,“从今以后请不要再来这里,我和我的妻子都不希望再看到你,你好自为之吧。”

眼看保安就要赶来,尹以婉只好灰溜溜地拿着请帖走了。

自这件事之后,宋陌辰就一再叮嘱他姐,一定不要在婚礼上把尹以婉和她那些作妖的姐妹们放进来了。

想到这件事,宋陌辰赶紧对他姐使了个眼色,宋陌梨心领神会,拍拍他胳膊低声道:“放心,你姐的办事能力你还不放心?你们的婚礼绝对会顺顺利利的。”

宋陌辰点点头,这个时候青悠也检查完了所有宾客名单,告诉宋陌梨她确认没有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宋陌梨看看时间,笑道,“正巧中午了,厨房的菜也快最好了,你们就留在这里吃饭吧。”

大家都没有异议,于是中午饭就在宋陌梨家吃了。

饭桌上,宋陌辰很自然地打开电视,调了一个有意思的频道,就一边吃一边和青悠讨论起来。

他姐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自己的弟弟以前在吃饭时可最喜欢端着架子了,不爱说话就算了,旁边稍微有点噪音都嫌吵,可现在竟然开始看电视了。

宋陌梨哪里知道弟弟这都是在丈人家练出来的,因为青悠的爸爸最喜欢对着电视吃饭,宋陌辰为了讨好对方,每次和青悠回娘家吃饭都会陪丈人这么吃饭,久而久之的,竟然也习惯了。

不过看着弟弟现在吃饭时生动的样子,宋陌梨这个做姐姐的还是欣慰许多,起码现在他看上去比以前更丰满更充实了,再不像那个只会赚钱的冷冰冰的宋陌辰。

她想得入神,等低下头才发现儿子不声不响在她碗里放了一筷子菜,宋陌梨有些感动地摸了摸小芒的脑袋,这段时间小芒长大了不少,再加上青悠经常过来开导他,现在儿子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排斥自己了。

“快吃吧。”小芒夹完菜发现妈妈还在发呆,不由提醒了一句。

宋陌梨只觉得眼角泛酸,赶忙点了点头,凑上去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好,儿子真懂事!”

这顿饭吃得十分和美,事实上,自从青悠回到这个家之后,他们原本冷寂的家庭气氛就改善了很多。

宋陌梨颇为感激地看向正和宋陌辰讨论电视内容的青悠,有这个弟媳妇,也算是他们整个家的福气啊。

·

第三天大清早。

宋陌辰轻手轻脚从床上起身,没有吵到还在旁边酣睡的青悠。他缓缓走出门去,看到准备婚礼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客厅里安静等待了。

尽管关上门后隔音很好,但宋陌辰还是压低了声音:“再让我老婆多睡一会儿,你们把其他的准备好,我一会儿去叫她。”

“好。”婚庆人员自然是点了点头,又过了二十分钟,宋陌辰才有些心疼地将青悠叫醒了。

醒来的青悠有点起床气,拍了宋陌辰一下:“当初还说什么不会办得很麻烦,骗我!还不是让我这么早就起来了!”

宋陌辰吻了她一下:“这不是想让你漂漂亮亮的走进婚礼殿堂吗?那些化妆师都很熟练,给你化个妆,然后你在车上继续补眠,好不好?”

“才不要。”青悠睨了他一眼,“这样多不好啊。好啦,我起来了,你让化妆师进来吧。”

于是一系列婚礼流程这才正释永信开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式开始了,青悠坐在梳妆台前让专业化妆师给自己上妆打扮,宋陌辰隔一会儿就要进来骚扰一下,由于青悠身体的缘故,再加上他们也不讲究婚前不见新娘的习俗,因此宋陌辰就来去自如地在房间里飘过来飘过去,一会儿过来问问青悠要不要吃东西,一会儿又想给她捏捏肩膀。

最后青悠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出去啦,不要在这里捣乱,人家都没办法给我盘头发了!”

宋陌辰只好灰溜溜地走了,旁边婚庆公司的员工羡慕地看着她:“唐姐姐,你老公好疼你呀。”

青悠本以为自己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的,可是抬眼看向前面镜子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脸上竟然挂着笑容。

就是在这一刻她才知道,或许,自己心底一直还是在期待着和宋陌辰的婚礼吧。

即使没有从前爱得那么深了,可是这么多年能走进她心底,并且没有离开的人,也只有宋陌辰一个而已。

所以,这是不是可以说其实她真的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梦想,嫁给了想嫁的男人呢?并且这一回,那个男人表现得十分爱自己。

想到这里青悠终于对那个羡慕她的员工报以一笑,淡淡道:“谢谢。”

婚礼的过程其实都比较大同小异。青悠过去参加了不少认识的人的婚礼,因此对整个过程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期待,但是当她和宋陌辰面对面站在一起,听到他说出那句“我愿意”的时候,那一瞬间青悠还是有些失神。

她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说的了,也不知道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她有没有犹豫,可是宋陌辰却立刻露出欢喜的神情将她用力搂住,接着台下便是一阵略显嘈杂的欢呼鼓掌。

青悠听到宋陌辰在她耳边说:“青悠,我已经学会爱你了,以后还会更加努力。所以以后如果有一天你愿意重新爱我,那一定要告诉我,好不好?”

青悠望着头顶灿烂的灯光,最终轻轻应了一声:“……好。”

那一瞬间,她和宋陌辰从初次见面到现在这一秒的所有记忆都向着青悠涌来,因此她不知道的是,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宋陌辰,脑海里此刻也在回想着一段记忆。

那段,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叫唐青悠的女子的记忆。

那天他其实很早就下班了,助理问他要不要去见见新介绍过来的相亲对象,宋陌辰问了一下那个叫“唐青悠”的姑娘的出身,不禁皱了皱眉:“我不是说尽量帮我找门当户对的吗?”

那个时候,刚刚摆脱了和尹以婉婚姻的他,对类似尹以婉的家庭出来的姑娘几乎是避如蛇蝎。

助理神色有些躲闪,他可不敢承认这个唐青悠是“托关系”才介绍过来的,因此赶忙说:“对不起董事长,是我的失误,那我让司机直接送您回家?”

宋陌辰想起家里对他婚姻大事的催促,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算了,去见见吧。”

于是他来到了那家自己名下的餐厅,可是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宋陌辰示意服务生安静,悄悄站在一旁观察着坐在他订好的那张餐桌旁的姑娘。

她很年轻,长相看上去很素素淡淡的,一眼望过去并不觉得如何惊艳,宋陌辰沉思着究竟是直接过去跟她道歉说对不起今天耽误了她的时间呢,还是当做没来过呢,然而就在这时,唐青悠忽然拿起她刚刚折好的纸船笑了一下。

那不是一个如何妖冶的笑,和她的人一样清爽而天真,然而宋陌辰却忽然觉得心口猛地跳了一下。

他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个小男孩走到了青悠桌前,宋陌辰才回过神来。

服务生在旁边低声说:“老板,您如果不方便和她说,我们代您转达您的歉意。”

宋陌辰却摇了摇头,他快步朝青悠走了过去。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觉得自己那天是鬼使神差了,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才从自己的好友那里得知:“兄弟我真是对你无语了,什么鬼使神差,你这是一见钟情好吗?”

啊,原来是一见钟情啊。

宋陌辰终于明白这个词不是前人夸张的杜撰,尽管在他明白过来的时候青悠已经差点要离开自己,可是好在最后他明白过来了。

好在他终于来得及挽回。

宋陌辰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将青悠抱上婚车,让这贴满了鲜花和丝带的车将他们载向新的生活。

(全文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